摆脱家暴,走好这几步很关键

2016-05-10 15:15:18  来源:河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李莎
此次《反家庭暴力法》首次明确冷暴力为家庭暴力的一种形式,对家庭暴力是这样界定的: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

    自3月1日《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以来,家庭暴力问题引起了更多人的重视。而作为一个标志,“人身保护令”也更多地进入人们的视线。石家庄市新华区法院率先发出一则人身保护令之后,不仅有其他城市采取人身保护令的方式保护受害者,河北省妇女儿童保护中心还帮助一位受害人申请了跨区域人身保护令。《反家庭暴力法》实施以后,情况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但如何更好地为家庭中的弱势一方撑好保护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人身保护令是“护身符”

    4月下旬,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作出一份民事裁定书,禁止赵远(化名)对张梅(化名)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赵远骚扰、跟踪、接触张梅及其相关近亲属。这是河北省妇女儿童保护中心律师张魁明一行人为保护离婚暴力受害人远赴北京作出努力的结果。

    据了解,张梅系定州市人,2008年1月与赵远登记结婚。2015年8月,赵远因故意伤害罪被刑事处罚。据张梅讲,她在怀孕期间被赵远打过一次,赵远还多次威胁她如果敢提出离婚就杀她全家。张梅因不堪忍受家庭暴力到定州市人民法院起诉离婚,后因家人劝说而撤诉。2016年2月19日到3月12日,赵远多次恐吓张梅,派出所两次出警处理。

    张魁明律师作为河北省妇女儿童法律援助中心专职公益律师,为张梅提供了法律援助,协助收集相关家暴证据。4月18日,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收到受害人的人身安全保护申请,并在法定时间内审核张梅的申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27条规定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裁定:禁止赵远对张梅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赵远骚扰、跟踪、接触张梅及其相关近亲属。张魁明律师解释,人身保护令可谓受害者的“护身符”。

    家暴案过去往往难以家暴判结

    5月3日,“五一”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在河北省妇女儿童法律援助中心,来自石家庄市鹿泉区的秋菊(化名)拿着一纸判决向张魁明律师诉苦说,“一看这判决书,俺心里一下子又麻烦起来了!”

    秋菊告诉记者,“俺跟他(丈夫)过了20年,被他打了20年,他还要在外面找人!这20年啥时候想打了就打我,我还当牛做马干活挣钱盖了十几间房子……”

    张魁明律师介绍说,虽然秋菊的情况有家暴事实,但她的案子并不是以家暴认定的,最后是以重婚罪判决的,包括财产的划分。司法实践过程中,很多时候家暴会综合其他情况,家暴取证困难,往往不以家暴来判结。

    石家庄市桥西区法院振头婚姻家事法庭庭长纪晨宇也有类似看法,桥西法院婚姻家事法庭成立四五年以来,每年审结六七百件案件,其中以家庭暴力判结的寥寥无几。大部分的家暴案件合并其他情况,比如合并第三者;家暴较难认定,取证难,许多人在家暴发生时并没有留下什么证据,导致这种案件大多无法以家暴判结。

    纪晨宇所说的这种情况在《反家庭暴力法》实施以后有望得到改变。《反家庭暴力法》规定:“公安机关接到家庭暴力报案后应当及时出警,制止家庭暴力,按照有关规定调查取证,协助受害人就医、鉴定伤情。”这意味着,接到家暴报案必须出警,出警以后做出的出警记录以及现场询问可以作为遭遇家庭暴力的证据。

    石市桥西区法院婚姻家事法庭审判员王娜表示,在司法实践中,有的出警记录过于简单,无法作为证据。如果遭遇家暴报警后,建议受害人要求警察记录更完整,并添加警察出现场后所观察到的情况。

    大多数女士 面对家暴不再沉默

    在石家庄市裕华区居住的某女士与男友同居期间,她的手机里有一个陌生电话,被男友认为是暧昧关系。于是,男友开始揪着她的头发,用她的头撞墙。该女士被鉴定为轻伤,其男友构成犯罪,目前正在等待判决。

    这是裕华区法院最近遇到的一宗家庭暴力案件。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2003年成立婚姻家事合议庭,后成立婚姻家事法庭,这在全国走在前列。法官何亚辉说,在这起案例中,两人均是80后,受害者和施暴者是同居关系。以前,受害者往往会选择不报案;现在,受害者勇敢地站出来,报案让施暴者被绳之以法,这说明年轻一代的受害者已经拥有了妇女维权意识。现在有了《反家庭暴力法》的保障,有望让家庭暴力这一现象的处理越来越走入法制化道路。

    冷暴力 以文化层次高者居多

    此次《反家庭暴力法》首次明确冷暴力为家庭暴力的一种形式,对家庭暴力是这样界定的: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

    张魁明律师说,前文提到的张梅即是遭受的冷暴力,张梅自述,她的丈夫只在她怀孕时打过她一次,其他时间只是对她进行恐吓、威胁,冷暴力是此次《反家庭暴力法》关注的亮点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在实施家庭暴力时候,多是男性针对女性,而在家庭冷暴力事件中,男女双方都有可能成为实施家庭冷暴力的一方。尤其在男方事业失落、压力大的时候,女方对其的冷暴力行为,危害程度要远远大于肢体暴力。

    中国法学会全国家庭暴力现状的一项社会调查表明:在发生矛盾的家庭中有88%会出现夫妻双方互不理睬的现象,30%多出现负气使劲关门离家而去或摔东西的行为,48%的家庭会出现互相辱骂的现象,还有20%左右的家庭中,丈夫会威胁并殴打妻子。心理学家通过对北京、天津、武汉、长沙四大城市2000多个家庭的调查,发现有70%以上的家庭都有过或正处于不同程度的冷暴力。

    张魁明律师对多年接触的家庭暴力案例总结发现,冷暴力者多为高学历者,表现为对受害者进行精神控制,给受害者精神压力,但往往冷暴力和肢体暴力同时存在于家庭暴力案例中。然而,冷暴力一般不像肢体暴力一样能看得见,更不好界定,这就需要当事人更谨慎地应对来化解或摆脱危机。

    反家暴,保护好孩子是关键

    石家庄的某女士投诉,她与前夫离婚后,带着孩子与现在老公结婚,婚后生育一个孩子,但现在老公老打她,现在她又怀孕了,老公还是打她,她想寻求帮助。

    根据中国妇联抽样调查,家庭暴力现象在我国具有相当的普遍性,它不仅发生在夫妻之间,还多发于父母与未成年子女、成年子女与年迈父母之间。据统计,全国2.7亿个家庭中,遭受过家庭暴力的妇女已达30%,其中,施暴者九成是男性。每年有近10万个家庭因家庭暴力而解体。

    有数据表明,在家暴等不协调环境中成长的孩子,走上偏激、极端的几率更大。孩子成年后,其婚恋观、人生观、价值观都有可能扭曲,且严重缺乏安全感。因此,如何釜底抽薪保护好孩子,让孩子免于家暴困扰,让暴力家长受到制约和惩罚,更是降低家暴几率的关键。

    反家暴应形成 立体防护墙

    同样作为河北省妇女儿童法律援助中心公益律师,王素满律师作为女性和张魁明律师有着不一样的视角,王素满表示,在近期援助的秦皇岛两起家庭暴力案,受害者同为女性,不同的意识就有着不同的结果。一位受害者为公务员,这位公务员女性法律意识强,能在第一时间知道如何取证,保留证据,事后该采取什么样的途径来维护自身权益,所以这位受害者的维权路比较顺利。另一位女性则因为工作不稳定,没有固定的经济收入,文化程度也不高,所以在面对家庭暴力时显得更弱势。她的维权路就比较坎坷。王素满提醒家庭暴力的受害者,面对家庭暴力时,第一时间应选择报警,这样既能保护自己同时又便于保留证据。

    张魁明律师认为,《反家庭暴力法》需要对涉及的部门工作人员进行宣讲和培训,比如最关键的公安部门的各个派出所,比如各个基层法院的相关法官等。女性则更需要唤醒维权意识,面对家暴时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

    石家庄市妇联一位工作人员退休后到河北省妇女儿童法律援助中心做志愿者,做了几十年妇女权益工作的她认为,《反家庭暴力法》的真正意义在于,把反家庭暴力从国家层面立法,从而唤醒社会对妇女权益意识的重视,改变有些人比较麻木或陈旧的观念。家暴说到底是一个社会问题,唯有全社会都重视起来,形成足够的合力和共鸣,才能让社会和家庭更好地摆脱家暴的阴影。 燕赵都市报记者李会嫔

相关新闻

石家庄市裕华区巾帼志愿者集市普法反家暴

2016-04-05 09:12:47

石家庄市裕华区妇联组织巾帼志愿者深入社区、乡村集市,通过现场解答、专题讲座、发放宣传手册等形式,大力宣传于3月1日起实施的《反家庭暴力法》,营造关注妇女儿童,维护家庭、社会和谐的良好氛围。

热门推荐

  • 河北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法律顾问:河北球衡律师事务所 杨建国
  • www.hebnews.cn copyright © 2000 - 2016
  • 新闻热线:0311-67563366 广告热线:0311-67562966 新闻投诉:0311-67562994
  • 冀ICP备 09047539号-1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06002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冀)字第101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11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