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留守之痛代际传递

2016-12-29 12:25:38 来源:河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高小茹
近日,石家庄的爱心志愿者将捐赠的衣物、文具等送至赞皇县阳光小学。有志愿者问留守孩子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孩子们几乎异口同声地回答:希望爸爸妈妈能陪在身边。

别让留守之痛代际传递

 留守儿童。

别让留守之痛代际传递

   回到家,孩子像变了个人一样。

别让留守之痛代际传递   

     相互慰藉的兄弟俩。

    燕赵都市报记者 刘岚 文/图

    近日,石家庄的爱心志愿者将捐赠的衣物、文具等送至赞皇县阳光小学。有志愿者问留守孩子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孩子们几乎异口同声地回答:希望爸爸妈妈能陪在身边。

    留守儿童大量出现于上个世纪90年代,其成长和引发的问题引起国家层面的关注始于2006年。如何让家庭从割裂的状态变完整?今年以来,国务院及河北省政府均出台措施,要求强化有关各方的监护责任。

    然而,农民从土地上难以获得更大收益,外出务工仍是改变生活的无奈选择。在此背景下,有专家表示,大力发展县域经济,让出走的农民回归故乡,让家庭这个社会细胞重回完整,或为解决留守儿童问题并符合目前社会经济发展实际的路径之一。

    讲述

    学校吃得好,但还是想奶奶做的面汤

    又到了回家周,石家庄市赞皇县阳光小学的王家乐、王安乐、王赞淞挤在电动车上,被接回十多里外、地处赞皇和井陉交界处的家里。接他们的是王赞淞的妈妈、家乐和安乐的婶婶。

    三年前,家乐和安乐的父亲因病去世,母亲改嫁,两个孩子开始跟着同样贫困的叔叔婶婶生活。“如果不是阳光小学免费接收他们,家里肯定供不起这些孩子念书。”家乐的婶婶是个朴实的山里人,对于别人的救助也说不出太多感激的话,只会使劲儿抹眼泪。

    在赞皇县阳光小学,80%以上的学生是留守孤困的孩子。在与缺少父母照管的留守孩子打交道的几年里,20多岁的班主任郑瑞霞已经成了孩子们的妈妈。她感慨道,“与留守孩子建立起信任并不容易。比如小安乐,入学几个月了,虽比刚来时放开些了,但话还是很少,一般不会主动跟老师交流。”

    不过回到家中,小家乐和小安乐就放松了下来,都像变了个人。小安乐偎在奶奶怀里,露出腼腆的微笑。他说,学校哪儿都很好,但他最期待的还是回家周,喜欢吃奶奶做的面汤……

    经常头疼,就是想妈妈了

    承德市隆化县的初中生肖宁(化名)从去年开始经常念叨头疼。“我一年内差不多来回跑了三十多次。”在北京务工的肖宁妈妈说。

    肖宁刚上小学,她的父母就去北京打工了,经过多年拼搏,目前在北京开了一家小家政公司,收入还不错。

    “头些年没条件带孩子去北京念书。现在虽收入高了些,但是在北京咱也去不了好学校,孩子就一直在隆化寄宿制学校读书。”肖宁的妈妈说,“从去年开始,孩子就经常念叨头疼。我回来带她去医院检查过多次,也没查出啥毛病。不过每次我回来待几天,孩子就好了。一位朋友提醒我,孩子可能是心理问题,就是想妈妈了。”

    肖宁的妈妈叹着气说,“从小就把孩子扔在老家,忽略了她对亲情的需求,挺对不住她的。”

    自己当年曾留守,不想让孩子再继续

    在石家庄打工的李健这几天一直在跟家里人闹别扭,“家里让我回去相亲,我不想去。现在我什么都没稳定下来,结婚生了孩子,怎么管?”

    李健的老家在灵寿县,像他这样二十啷当岁的小伙儿一般都开始张罗婚事了,可他很抵触。“我小时候,爸妈都出去打工了。”他说,爷爷奶奶管着他吃住,爷爷脾气不好,经常跟他发火,有时候还打骂。

    “男孩儿小时候都调皮,我知道爷爷管教严也是为我好,但是每次受到管教时,都特别想爹妈。”李健说,儿时他常坐在门墩儿上望着村口,希望父母能在他需要的时候出现,但这样的梦总是在孤独中破灭。他之所以害怕结婚,就是因为自己还没能力在身边养育孩子,“我过怕了留守的生活,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再像我一样留守。”

    探讨

    亲情缺失导致成长缺憾

    曹增利,赞皇县阳光小学校长,多年来一直从事农村教育事业。自上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