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野菜花开

2017-04-21 13:07:23 来源:河北新闻网

□姚彩霞

对很多极富诗情画意的人来说,最有趣的往往是,听见花开,嗅到草绿。蓓蕾初绽,流水荡漾,久居城市的人们,便得到了亲近大自然的好机会。约几位好友,去乡间挖野菜,更能成为贴近唐诗、宋词与元曲的钟情时光……

骑上车子,一路闲聊。春和景明,有说有笑,简直痛快极了。车架上,绑上了轻盈的竹篮。前车筐里放着布袋、铁铲。很快,眼前便是广阔、淡绿的原野了。低头打量,抑或抬头眺望,阡陌田埂轻松自如地插进了人们的视线。土坡荒地,四处都能看见野菜的踪迹。看见了吗,灰灰菜、荠菜、面条菜、马兰头、野韭菜、紫云英……它们不仅食之鲜美,为人青睐,又长得茎叶肥嫩,生机勃勃。

眼下,城里的早市上已有荠菜出售。古书典籍里,可以查阅每一种野菜的前世今生,陆游曾在《食荠十韵》中品野菜的真味,他说:“惟荠天所赐,青青被陵冈。珍美屏盐酪,耿介凌雪霜。”辛弃疾对荠菜更是赞赏有加,他写道:“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其实,何止唐诗宋词有这种描述呢,任何时代的名人轶事,都可以窥见人们对野菜的倾心思念。比如,迷恋香茶、美酒、名吃与特产的汪曾祺先生,曾把那一道“翡翠蛋羹”赞叹得神采飞扬,他说:“一个汤碗里一边是蛋羹,一边是荠菜,一边嫩黄,一边碧绿,绝不混淆,吃时搅在一起。”或者,这位喜爱美食的江南才子,早在医书草药里,翻到了野菜的药用功效与生长特征。难怪李时珍曾在《本草纲目》中记录道:“荠生济济,故谓之荠。”

环绕青春的往昔,人们抹不去童年关于野菜的有趣记忆。最起码,不必远行。房前屋后,学校的操场边,上学放学途中的河岸池塘边,随手就能挖到野菜。那些美味实在太多了,比如荠菜,还有葛根、蒌蒿或者紫云英等等。孩童总在花草中寻找快乐,他们边采集野菜,边兴冲冲地唱儿歌:“阳春三月三,野菜当灵丹……”野菜匆匆忙忙地带回家,就能成为饭桌上的美味。更好玩的是那些爱美的女孩子,她们居然有心思将荠菜花端端正正地插戴在头上。原来,鲜花的清香与俏丽,任何人都不愿错过啊。

野菜多半带有一丝淡淡的苦味,常言道,凡苦味菜,皆可清火。春天,北方气候干燥,食野菜最为相宜。采来的野菜洗净控水,配肉丝爆炒,口感绝佳。或焯水后,香干切丁,辅以海米、蒜泥、生抽、醋和香油来细细地凉拌,那种野味实在是新鲜、清雅。或者做汤,汤里放几片嫩笋,或几朵香菇,再洒上蛋花,单看色彩,再小心翼翼地品一口,鲜、香、爽、滑、润……如饮了陈酿,在美味中获取了只有自己能懂的新春之意。

或者做成烧麦,更是别有风味。若想煮一碗汤面,最好是“龙须面”,面条煮至五成熟,随后,将淋了芝麻油的野菜、葱花、姜丝,往热腾腾滚开的锅里一撒,起锅后一人来上热腾腾、香喷喷的一大碗,碗中的色彩雪白翠绿,赶上这种美味,自己若说不馋,谁信呢。

采来的荠菜,芯儿里出了莛子,莛子上顶着细碎的白色的花,一朵一朵,仿佛满天星斗。将这些莛子一一剪下来,与采来的紫红色蝴蝶状野花、金黄色野生蟹爪菊放在一起,辅以修竹一两枝,不深不浅地插进清水当中。还用问吗,把它们供在书桌上,的确是别有一番风味呀。此时写作,野花不笑这笔墨书籍的凌乱,更不厌弃浮动文字的粗浅,却极其欣赏主人的书趣与雅兴。

世间公认,野菜可食,殊不知,生于野菜上的小花碎叶,居然营造出了看得见、摸得着的诗情画意。一首歌,一段曲,随即把乍开的野菜花,拥进了只属于自己的情怀……

责任编辑:高薇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