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聚焦河北

谢有顺 | 好的童书可以唤醒记忆(六一荐书)

2017-06-01 16:17:45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在一部儿童文学作品中,两个小女孩如此集中地谈论、反思“生与死”“灾难与罪过”“肉体与灵魂”“记忆与遗忘”“现实与历史”“善与恶”等沉重话题,这是少见的。 —谢有顺

《像蝴蝶一样自由》(明天出版社)不同于一般的儿童文学作品。在这部小说中,叙事是轻盈的,但在轻盈的叙事中深藏着沉甸甸的追问。

它是小说,字里行间却弥漫着浓郁的哲学沉思与心灵拷问;它是想象的、虚构的,但又无处不见现实锋芒;它不仅写给孩子们看,也值得我们每一个成年人掩卷深思。 或者可以说,它是借用童话的形式,来唤醒那些被我们遗忘的记忆。毫无疑问,这样的文学书写更具难度,也更见写作者的勇气与担当。 这是一本记忆之书。

十岁的小女孩老圣恩在一次神奇的出游中进入到一个童话世界,在这里,她与《安妮日记》的作者安妮相遇。小说以二战为背景,故事在现实世界与童话世界不断交替,在老圣恩和安妮的心灵对话中不断推进,作者试图唤醒我们对战争、屠杀、灾难、死亡等等那些沉重的记忆。

“人类总是羞于提起过去,或者拒绝相信很多确确实实发生过的事情。”——小说呈现出的正是当前这样一种现实。

与此同时,作者陆梅也给我们展现出这样一种“常识”­——“历史不是陈迹,它的某些部分,与现实相通,也与未来相通”。换而言之,即“以史为镜”。

阿维夏伊·玛格利特在《记忆的伦理》一书中提出这样的疑问: “我们有义务记住过去的人和事物吗?”

答案是肯定的。然而,现实中我们大多数人总是在遗忘,那些苦难记忆,在我们的日常中不断消散,最终化为虚无。 人是善于遗忘的物种,所幸的是,总会有人在恰当的时候提醒我们——历史是不能遗忘的。那些巨大的灾难仍需警醒,那些逝去的生命仍需尊重。

 二

尊重与关爱是理解《像蝴蝶一样自由》一书的关键词。

按照玛格利特的说法,安妮是战争灾难的“道德见证人”,因她不仅是观察者,同样也是受害者。当这个死于一九四五年的孩子在这部小说中以“灵魂体”的形式重生之后,她同时也变成了这段历史记忆的传递者。

借安妮之力,活在今日的十岁女孩老圣恩逐步进入了那段被大多数人遗忘的历史中。

在这部小说中,战争带来的血腥、死亡、恐惧记忆化身为了童话世界里在天堂街上的金房子里画画、听故事的哈娜、爱娃、莉莉、彼特、鲁特等一个个鲜活而纯真的孩子。 也就是说,童话世界里的每一个孩子,每一幅画作,每一株花草,每一片砖瓦,都是那段历史的化身。

这意味着,在陆梅眼中历史不是出现在史书上的一行行冰冷文字,而是一个个值得我们记忆、尊重与关爱的鲜活生命。 在陆梅笔下的童话世界里,我们不仅看到战争的丑恶,更看到了每一个人对生命、自由、尊严的渴望。那些坚强、不屈、纯净的灵魂令人心生敬意的同时,亦让我们感觉到无处安放的羞愧。

 三

“轻”与“重”的糅合显然是《像蝴蝶一样自由》的一大特色。 卡尔维诺在《新千年文学备忘录》中,列出他认为文学作品最重要的五个特质:轻、快、精确、形象、繁复,其中“轻”居其首。

在叙事上,这部作品是轻盈的,陆梅选择用简洁又不失精确的诗化语言,让老圣恩在现实与童话两个世界来回穿梭。比如陆梅对“花开的声音”的描述:“每一朵都不一样,它们不是一起开的,而是一棵一棵、一朵一朵地开,有的热烈,有的羞怯;有的噗一下,有的呼啦啦像一阵风拂过原野;有的悄无声息有的像雪落时的扑簌簌;有的似小婴孩的呓语……嗨,太多种声音啦!”这样散文化的诗语,令人不由想起朱自清的散文名篇《春》。

就是在这样轻盈的叙述中,老圣恩与安妮的心灵碰撞逐渐地激发出许多沉重之物。

小说在情节上并不复杂,但它,蕴含着卡尔维诺所推崇的“以轻承重”。事实上,这也令我感到惊奇。作品中的两个小女孩,都有着异于常人的成熟思想,她们的思想年龄远远超过她们的生理年龄。于是,她们说出了许多我们成人都未必能说出的锐见。 在一部儿童文学作品中,两个小女孩如此集中地谈论、反思“生与死”、“灾难与罪过”、“肉体与灵魂”、“ 记忆与遗忘”、“现实与历史”、“善与恶”等沉重话题,这是少见的。 这些心灵的碰撞所激发出的火花,正是这部小说的厚重之处。小说有着童话的外壳,字里行间却隐藏着众多的现实批判锋芒。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陆梅写出了一部让孩子、成人在阅读之后都能深有感触的带“刺”之作。 时光无情,战争、鲜血、屠杀、泪水等在时间的流逝中逐渐地被人们淡忘。大部分人无法感同身受,也并不愿意去记起。

然而,正如普鲁斯特所说: “在其它一切事物的废墟上,在它们几乎不可触及的小水珠上,不屈不挠地负载着记忆的宏伟大厦。”

我们无法真正抹去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在大多数人都选择遗忘与掩饰的时候,陆梅用这部作品,试图唤醒那些苦难的记忆,并由此激发我们身上的善、尊严与爱。这真是一部有温度的、带着勇气与担当的好作品。 它是写给孩子们的,也是写给我们的。

责任编辑:魏雨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