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热点聚焦:河北文明城市创建,听听老百姓怎么说

2017-07-18 17:43:32 来源:河北新闻网

第二部分:在精准对标上用心 把服务群众融入创建全过程

记者:很多老旧小区都存在违建问题,你们小区是怎样解决这项顽疾的?

王殿元:去年市委、区委下了很大的力度,把全部的违建都拆,尤其新火车站所在地范家店片区,违章建筑非常多,20多年了也没有解决,这次政府列为1号工程,重拳出击拆除违建100多万平方米,没修通的断头路也修通了。就我们小区来说,里头的菜园子、违建都拆了,路灯、管网、文化墙、停车场都弄好了,街道社区的工作人员也做了很大的工作,我们老百姓非常满意。

记者:定州整治“红三轮”过程中具体有哪些措施,治理效果怎么样?

韩振京:电动红三轮在定州来讲被老百姓称为“红蜻蜓”,他们随意性强,随便掉头转弯,逆道行驶,常常造成交通堵塞,交通秩序混乱,并且出现一些事故。再加上红三轮车主技能操作不规范,有些起码的交通知识都没有,造成很大的隐患,事故频发,以往有很多血的教训,所以说群众反映非常强烈,这次创城活动正好是一个契机,取缔“红三轮”可以说是民心所向。

记者:如果他们不支持这项工作怎么办呢?

韩振京:从目前来看,自从开展创城以来,这项取缔活动开展的非常顺利,主要是靠我们改变过去的工作作风,要通过宣传教育,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这些经营者和老百姓都了解现在党的政策和国家的法律法令,让他们在实际接受教育过程中,提升自己的思想认识,提升自己的素质。在宣传活动中,有关部门印发了大概18万份致经营者和营运者的一封信,让他们了解存在的问题。再就是发明白纸,在取缔过程中都提前告知。定州经过市委研究、全民同意,准备在什么时间取缔红三轮,提前给大家发布告示,希望经营者和营运者在此期间了解具体情况,按照上级部署去做。实际证明效果是非常好的,老百姓并不是不明白道理,只要把道理讲清楚让他明白就好。另外光宣传不行,还要解决实际问题。比如像“红三轮”运营者大部分都是一些弱势群体,没工作、残疾人等等,针对这种情况,市委结合民政局、残联、人社局等部门解决他们的收入、就业、培训等问题,这样一来解决了后顾之忧,他们没有不接受的道理。所以自从开展创城工作以来非常顺利,也没有出现我们想象中的急发案件,效果非常好,非常理想。

记者:你们社区如何从一个老旧社区变成现在的美丽社区的?

方冬梅:邯郸市创建文明城工作开展以来,复兴区委、区政府下大力度准备整治“脏乱差”,老旧小区。我们小区在开展工作以来,居民自己动手硬化土地,清理边角落,拆除鸡鸭棚,硬化土地4000多平,建筑围墙50多米,粉刷墙体、美化墙体6000多平,我们绘制了创建文明城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讲文明树新风和学雷锋志愿者的文化墙,做公益性广告,包括小区文明公约、市民公约之类的。在这时候我们把小区整个私搭乱建进行了整理,公示上墙,并成立了社区一家人的微信群进行公示,拆一户在微信里公示一户,这样居民监督居民拆,居民带动居民拆。我们每家每户做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们逐渐也明白了,并主动要求拆除违建,整个社区很和谐。例如我们5号楼有一户居民,叫李香兰,他们家的小房都20年了,他家人口比较多,有的可能在里边住或放点杂七杂八的东西。当时跟她谈的时候,她就说等等。然后我们找她的儿女,找到她亲戚做工作。她看到拆后的街道变宽了亮了,她们5号楼特别狭窄,消防车还进不去,我们给她讲了一些消防安全知识,她也能理解,最后找到居委会就说:“主任,拆吧。我看到拆出来的好处,道路都变宽了,他们都拆了,我也不拖腿”。每次跟他们见面的时候我们就用真情和感情打动他们,现在我们每天都是起早贪黑去做,把18个鸡鸭棚全部腾空,建出来了绿地,现在种植了1200多平麦冬草,硬化了一个小广场,建了三个小游园。我们的小区不是很大,我们在小院里建的小游园,也都是亲自动手建的,工人就是小区的志愿者。我们正常工作不能丢,夏天的时候打个时间差,我们7点到工作岗位,到10点天热了,我们就正常工作到3点,这一天的工作完不成绝对不收兵。有时候干到夜里才回家,好多大娘大爷比较心疼,有时候就说你们连家都不要了。后来居民也出来主动干,从单位下了班到社区来当志愿者,会什么就做什么,有当小工的,有当泥瓦工的,有当油漆工的,我们亲手把小区打造成成现在和谐、优美的小区。

记者:公共设施添置也需要一些资金,你们的资金来源是哪儿?

方冬梅:资金是我们办公室引领一部分资金,像我们建小花园的时候办事处买的石凳、花木和水泥、沙子,人力是靠我们自己,也找周边援助单位和企业,靠他们给我们投资。

记者:在小区里头很多居民称您为“破烂书记”,把另一位书记称之为“化缘书记”,不知道这两个称呼背后都有什么故事?

方冬梅:我给你讲讲,我们的街道主任叫唐伟强。我们街道是一个小街道,街道资金比较少,没有自主收入,靠上边给我们一点帮扶经费是不够的。我们书记找周边企业跑断了腿,磨破了嘴来支持我们。这个“破烂书记”就是从我们拆迁的时候,总共拆了200多个小房,拆出来大量的砖,我们捡了3、4万的砖,用这些砖新砌成围墙。我们用自己捡来的砖,还有居民丢弃的旧木地板,在小区里建了一个小门楼。小区南方人比较多,都是四川的,竹子比较多,我还用他们的废旧竹竿做了一道500米的篱笆墙,让他们对小区有一种归属感。我们用废砖还砌了石桌、石凳,还有花坛,这全是小区居民自己设计,自己改造的。我们隔壁单位搬迁,他们的外墙是用铝合金做的宣传画,他们不要了,我们一看做的挺好,就说:“把你们这个拆下来给我们吧。”他说:“你们拆下来就不能用了这个东西。”我说:“那我们试试吧。”我们就把它捡回来之后进行了装裱,在小区做了一道靓丽文化墙,这样我们节省了资金有一万多。这些完全靠我们自己打造小区,后来居民跟我们调侃的时候喊我们“化缘书记”和“破烂书记”。

责任编辑:张向琳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