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昼夜呼唤两年后 “植物人”丈夫说出她的名字

2017-08-04 10:07:24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唤醒“植物人”丈夫,张倩男接续上曾经中断的幸福。

张倩男陪着“醒来”的丈夫训练。

通讯员 任秀书 杨进涛

本报驻沧州记者 李家伟 文/图

这是肃宁县师素镇武庄村的一个普通农家,幸福,知足。

你可知道,几年前,一场噩梦降临到这个家庭。男主人武泽辉遭遇车祸,成了“植物人”。危难关头,当年只有22岁的妻子张倩男不离不弃,一直守在丈夫身边。听医生说“呼唤疗法”有可能创造奇迹,张倩男紧紧抓住了听起来那么渺茫的机会,坚持每隔10来分钟就呼唤丈夫一声,跟他说说话。正是在张倩男一声声呼唤中,武泽辉在“沉睡”许久后,终于在一个清晨醒了过来……

幸福,在一场车祸后中断

不久前的一天,在肃宁县师素镇武庄村西的田地里,手牵手走来了一对小夫妻,他俩老远就和乡亲们打招呼。这对“失踪”近两年的夫妻突然来到田里,乡亲们倍感神奇。

几天后,这对夫妻又到肃宁县人民医院复查,医生看完病历,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小伙子,惊讶地说:“你就是那年冬天出车祸的武泽辉?真没想到,你还能醒过来!恢复得真不错!”

这个小伙子就是武泽辉,自2014年遭遇车祸后,医生和乡亲们都认定他这辈子就是“植物人”了。谁也没想到,他不仅醒了,而且还站起来,可以走路了。他是怎么治好的,用了什么灵丹妙药?

时间回到2014年11月16日,武泽辉骑摩托车去上班,不料在路上发生车祸,造成严重伤害。事故发生后,他几经周折被送进沧州市中心医院,入院时病情说明是这样写的:武泽辉,21岁,颅骨骨折、多发脑挫伤、肺挫伤、气管切开、右股骨颈粉碎性骨折、四肢多发骨折——病危。

当时,经过两个多月的抢救、治疗,武泽辉出院了,医生惋惜地对武泽辉的妻子张倩男说:“我们也只能做到这儿了。他的命是保住了,但这辈子可能永远要躺在床上了。”

那年,张倩男22岁。

张倩男和武泽辉是初中同学,毕业后她工作了,武泽辉读了高中,但也只读了一年多就辍学工作了。俩人在工作中又“碰头”了,因为有着同学之谊,很快就坠入了爱河。

2012年农历2月,张倩男成为武泽辉的幸福新娘。后来,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可谁又能料到,平静的幸福竟被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打破。

武泽辉可能终身“植物人”!这时,有人好心提醒张倩男,说她毕竟太年轻了,可以考虑“再寻个好人家”。张倩男却舍不得丈夫,也舍不得把这个“植物人”丢给公公和婆婆,因为公婆一个患有心脏病,一个患有高血压。

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面对艰难选择,张倩男给自己打气:“我相信他肯定能醒过来,就算再也醒不过来,我就跟这个‘木头人’过一辈子。”

大爱,两年坚持“呼唤疗法”

张倩男到处咨询医生,看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丈夫武泽辉醒过来。

深为张倩男的执着感动,有医生建议她试试“呼唤疗法”。“病人跟谁最亲,谁就去接近他、呼唤他,让他耳边总有个亲切的呼唤声,一刻也不要间断。但这个方法也很渺茫,唤醒的可能大概万分之一吧。”

万分之一也是希望啊!张倩男决心把这万分之一变成百分之百!

“泽辉,泽辉,我是倩男,你睁开眼……”一天又一天,除了不间断地呼唤外,这个身高仅1.6米、体重不足50公斤的弱女子,还要定时给身高1.85米、体重100多公斤的丈夫通过胃管注水、注饭,给他清理大小便,擦洗、按摩……一直盼着丈夫张嘴应她一声,盼着丈夫睁眼看她一眼。

春节到了,别人家的小夫妻一对对地来家里给长辈拜年。看着人家两口子那幸福的笑容,张倩男的心禁不住翻腾,对“沉睡”的丈夫说:“泽辉,你也站起来,我们拜年去!”

春天来了:“泽辉,泽辉,快看啊,咱家的桃树开花了。”

夏天热了:“泽辉,泽辉,麦子熟了!起来,我们一起收麦子去。”

秋天凉了:“泽辉,泽辉,快起来,过秋呢,咱们该收棒子(玉米)了。”

冬天下雪了:“泽辉,泽辉,下大雪了,快起来扫雪去。”

……

“泽辉,泽辉,人民公园的玉兰花又开了,快睁开眼看看,新的春天又开始了。”

……

日复一日,时间慢慢流逝。张倩男整天就像对正常人一样,跟躺在床上的“木头人”丈夫说话,去趟厕所也是来去匆匆,唯恐丈夫突然醒来找不到她。近两年的时间,哪怕娘家就在邻村,她都舍不得回去一趟。

无数个日日夜夜,张倩男对丈夫的呼唤间隔从未超过15分钟,晚上怕睡沉了不能按时呼唤,她干脆就整夜整夜地坐在丈夫床前,实在熬不住了,公公、婆婆就跟她轮流“值班”……

感人,丈夫在她的呼唤中醒来

直到现在,提起丈夫突然醒来的那个清晨,张倩男的语调已然那么激动。

那是2016年3月份的一天。这天早上,张倩男像往常一样呼唤武泽辉。但这次,她发现,跟往常好像不太一样!因为,平时泽辉的眼睛里“没神”,但在这天早上,丈夫的眼睛里竟然闪出一丝光芒,“眼里有神了!”而更大的幸福随后也“袭击”了她,武泽辉突然冲她说了两个字:“倩男!”

从相识到结婚,再到过起小日子,这两个字,武泽辉不知叫过多少遍。但这一遍,在张倩男听来,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沉睡”已久的丈夫醒来了,而且叫了她的名字!

当然,武泽辉的神志并没有一直保持清醒。有的时候,他叫张倩男“姐”,叫自己的母亲“大姑”。但此时,谁还纠结于这些呢?

“大姑就大姑吧,好歹看见人了,会说话了。”婆婆看到儿子醒来,满足又感激地对倩男说。

呼唤还在继续,声声呼唤如根银银针刺激着武泽辉的神经。

一个月一个月地过去,武泽辉的病情慢慢好转,而且越发明显:会喝水了,会吃饭了,会拿东西了……直到有一天,他能站起来了!

2016年5月6日,对武泽辉来说,可以说是个重生的日子。对张倩男来说,更是一个无比幸福的日子。

这一天,已经能够站起来的武泽辉,一步一步地走到张倩男的面前,慢慢跪下,向妻子表达着他的感激和欣喜。

看着眼前的一切,张倩男泪流满面:幸福!这种感觉真的很幸福!

接下来,张倩男陪着武泽辉继续进行康复训练。家门前特意安装了健身器材,她还要陪着丈夫准时出去走走。武泽辉跟她交流已经完全没有问题,而且还能干简单的农活儿。

为了维持生计,张倩男在家里干起加工手套的工作,不陪丈夫锻炼时就赶点活儿挣钱。每次她加工手套,武泽辉就在一边当“助手”,帮着叠手套,帮着剪线头……

就这样,张倩男用自己的一声声呼唤,接续上曾经中断的幸福。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倩男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平常。因为在她看来,只有自己坚持住,武泽辉醒过来,家才是一个完整的家,才是团团圆圆的一家人。

对于未来,小两口也有着新的人生规划:等武泽辉彻底康复了,俩人就再要一个孩子。另外,他们还想着再找个挣钱多点儿的工作……

责任编辑:高小茹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