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保定:深山造林人让昔日荒山瓜果飘香

2017-08-28 12:16:26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郝军国走在自己修好的山路上。

他退休后,靠着退休金本可颐养天年。但他却没有享受这份清闲,寄情故土、染绿荒山成了这位年过六旬老人的“第二份工作”。五年来,他花掉了20余万元积蓄,让昔日荒草和碎石满山的400亩荒山瓜果飘香。水资源缺少、路被毁了、种树技术缺乏等等困难他一一克服。面对未来,他信心满满要染绿整片荒山;面对挑战,塞罕坝精神化为力量激励他前行。近日,记者来到曲阳县,走访了这位正在深山中种树的造林人——郝军国。

阻挠重重仍要坚持改造 400亩荒山

2012年,曲阳退休干部郝军国到过一次灵山镇洼子村的荒山,从此,这里便成了他放不下的牵挂。

从灵山镇洼子村西行3公里,再翻过2座山头,便来到这座让郝军国放不下的荒山。此时,站在山顶四望,山沟内的核桃树、苹果树和桃树果实累累,半山腰的侧柏、松树郁郁葱葱。而据了解,5年前,这里还是碎石布满山涧,荒芜的山上只有零星的小草。

因为缺水,植物成活率太低,400亩的荒山几经易手,当时承包荒山的是郝军国的亲家公,他也正考虑着放弃荒山。郝军国无意中得知他这一想法,便有了“接管”荒山的念头。“我闲不住,想着退休后种种树挺好的。”郝军国回忆。

2013年,郝军国从曲阳县地税局灵山分局退休,开垦荒山成了他的“第二份工作”。郝军国这一举动,无异于一声“炸雷”,在家里引起轩然大波。不但郝军国的三个儿女不支持,妻子庞素梅也坚决反对。“放着清福不享去开荒山,不是自找苦吃、自找罪受吗?”在全家人的反对声中,郝军国一个人开车进了山。

对于大家的质疑,郝军国说:“绿化荒山我不认为是受罪,而是一种享受!看着我这满山的绿色,我就高兴。”

没有一一回应质疑,郝军国便默默干了起来。自从作出了上山开荒种树的决定,郝军国几乎每天都往山上跑,没过多久,他便被晒得黢黑,每天回来鞋上沾满泥巴,衣服时常被磨破。老伴拗不过他,时间久了又害怕他有个三长两短,也就跟着他上了山。

于是,只要不下大雨,郝军国夫妇每天4时准时起床做饭,饭后带上午饭,开车从家(灵山)出发经朱家峪村、洼子村,最后把车停在山下,步行上山干活儿。

郝军国正在为果树修剪枝叶。

打井、架线、修路,直到把家搬上山

如今,站在山顶,满眼绿色尽收眼底,而这些树都是靠郝军国夫妻俩,用锄头一下一下种起来的。

据了解,此前这座荒山原是梯田,后来附近村民因为捉蝎子把石头地界都拆了,洪水一来就冲成了乱石沟。郝军国夫妇合力用钢钎撬开乱石,徒手抱上石块,一块块儿地垒起地界。第一年春天,郝军国夫妇就平整了三十多亩地,全部栽上了薄皮核桃树苗。自从干了“第二份工作”,这位在机关工作几十年的地方退休干部满手便长满了老茧。

因为没有路,郝军国夫妇想要上山种树只能步行。第一年春天过后,郝军国夫妇便开始修路,用自己的双手,硬是将1.5公里长的羊肠小道拓宽到能开车的山路。如今,越野车和皮卡车能够沿着他们修的路开到山顶。“因为力量有限,所以只能修个山路。”郝军国腼腆地笑着说。山路等到雨季,总被冲坏,郝军国夫妇只得等雨停了再平整道路。五年过去了,郝军国也不记得这条山路已经修了多少次了。

由于没钱,引电上山也只能依靠郝军国夫妇的两双手一点点来。回想起那段时间的艰辛,庞素梅至今难忘:“电是从两座山外架线引来的,山下的电线杆还好说,山上的电线杆是我们俩抬着、拽着上山的。”“为了让她少出些劲儿,往往是我在前边拽,她在后面推,一趟下来就得花两三个小时,一天运不了三四根。”郝军国接过话茬说,靠着自己,他们硬是将30多根电线杆运到荒山的每个角落。

树种了,路有了,电通了,可是种树离不开水,他们只得从1.5公里外的山下一桶桶往山上抬水来浇灌树苗。为彻底解决缺水的问题,郝军国做出了一个当地人想都不敢想的决定——在深山中打井。一向节省的他一下子拿出几万元,请打井队上山了。打井机在深山中响了一个多月,硬是在岩石中打下了50多米深。“再打下去也出不了水。”打井师傅的话让郝军国充满希望的心凉了半截。“打不了井,那就挖渗水坑、建蓄水池。”15立方米的渗水坑,郝军国夫妇不到10天就挖成了。之后,他又投资2万元建了300立方米的蓄水池。

再干30年,誓把荒山建成“花果山”

为了干活方便和减少奔波,郝军国夫妇将路修通后,就在核桃树旁搭建了3间彩钢房,将家搬进了大山。日常时间,他们给果树捉捉虫、剪剪枝、清理树坑里的杂草。虽然劳累,但心里高兴,老两口的身体日益健硕。

五年里,郝军国开烂了一辆面包车,至于用坏了多少把铁锹和锄头,磨烂了多少件衣服,穿坏了多少双鞋,以及肩上、手上、脚上结了多少次痂,他都记不清了。为了开发400亩荒山,郝军国夫妇已经把养老钱和毕生积蓄都拿了出来,几年来已投入了20余万元。

“这么累,又有这么多困难,您想过放弃吗?”记者问道。

“说实话,面对困难有时候真想哭,但想想山上我种的这么多的树,我就不能放弃。”郝军国笑着说,“还好都挺过来了。”

如今,郝军国夫妇已在乱石堆里建成了35亩核桃园、5亩苹果园,还嫁接了枣树、桃树,栽种了松树、槐树、柏树2万余株,并搞起了生态养殖。接下来,郝军国还将继续把种树的工作做到底,目前已挖了六七十亩的育林坑,只待解决了用水问题,树苗马上入土。

未来开山种树的投入和困难还很多,郝军国说,他的退休金和山上的收益,他会全部投到这里。尤其看了新闻中报道的塞罕坝故事,郝军国更有干劲儿了,“人家那么艰苦的环境都能坚持下来,虽然不知道还有多少困难,但我对绿化这片荒山更有信心了。我才60多岁,再干30年,这荒山肯定能变成‘花果山’。”(记者田媛媛 通讯员郭英昆)

责任编辑:史艳泽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