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沧州东光廊坊霸州:两个示范区 一条品牌路

2017-11-21 09:12:55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在霸州,企业的家具产品通过河北省金属玻璃家具监督检验中心的品质检验,可以更自信地进入市场。图为检验中心正在对家具进行抗压测试。 记者袁伟华摄

阅读提示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省委九届五次全会要求,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积极调结构、转方式、促转型,促进产业集中集约集群发展。

河北拥有380多个年收入5亿元以上的产业集群,集聚着大量中小企业,是县域经济的重要支撑,其转型走向尤其值得关注。

而在沧州东光和廊坊霸州,这两个分别以包装机械制造和钢木家具为特色的产业集群,不仅实现了产业的转身,更是实现了品牌价值一年增值10个亿、生产总值五年增长50%以上的快速发展。据了解,上述两地已通过国家“全国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建设的验收。

东光和霸州找到了一条怎样的创新之路?又有哪些经验值得其他产业集群借鉴?

倒逼企业更加注重质量提升

2012年启动的“全国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建设工作,我省有15个园区获批纳入。但截至目前,只有东光县“全国包装机械产业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和霸州市“全国金属玻璃家具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完成了验收。

国家推出品牌创建示范区建设,目的是培育更多的区域产业知名品牌,推动产业集群和工业园区做大做强,提升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

这一活动给东光、霸州两地产业带来了怎样的改变?

“品牌示范区创建的内在要求,让东光和霸州这样的产业集群以质量、品牌和创新为抓手,找到转型升级之路。”省质监局副局长王普增表示,为产业集群发展找路径,不同部门侧重不同,质量部门找到的路径,就是推进质量、标准、品牌和信誉四位一体联动提升的大质量战略。

11月2日,在霸州市金属玻璃家具产业园区,三强家具公司董事长崔延文正在厂区内的智慧家居研发院试验车间里,对着一款新设计出来的餐桌冥思苦想。

“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年代了。”崔延文在家具行业打拼30多年,对行业发展遇到的瓶颈深有感触,“从做最简单的金属衣架起步,靠仿样式、低成本跟人家竞争,这样的生产模式难以跟上市场的步伐。”

历经30多年的发展,霸州金属玻璃家具已经成为产业密集程度高、产业链条完整的地方支柱产业,全市生产企业达2000多家。因为原辅料80%自给自足,当地金属玻璃家具的成本比国内其他产区低25%。

产业规模大,企业数量多,不等于有竞争力。近年来,霸州金属玻璃家具产业规模的增长,逐渐敌不过广东、浙江等家具产地在产品创新、品牌质量提升方面的全方位竞争。同时,一些小企业不断出现令人担忧的质量问题。

“创建知名品牌示范区,最根本的是要有过硬的产品,从数量优势向质量优势转变。”霸州市质监局局长张建道出了变革所在。

近日,“河北省金属玻璃家具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TUV南德意志集团合作实验室”挂牌成立,这家实验室将为华北地区进出口企业和国内外客户,提供家具类产品第三方检测、咨询、培训、市场拓展等全方位技术服务。

这意味着,霸州的传统特色产品金属玻璃家具,通过国际认可的第三方检测,可以更加便捷地进入欧美市场。

“想进国际市场,你的质量必须符合人家的标准。我们就是要通过这样一种引领方式,倒逼企业更加注重质量提升。”张建认为,这其实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具体尝试。

按照知名品牌示范区的创建要求,霸州在强化金属玻璃家具产品质量提升、完善检验机构提高服务水平、在行业内实施标准化战略、引领企业持续创新等方面开始发力。

“我们的家具已经不是原来在县城农贸市场里卖的那些铁管衣架、玻璃茶几,而是凭借高标准高质量,打入到欧美高端市场的全品类产品。”霸州市副市长柴立新说,通过不断提升家具品质,霸州家具形成了从三四线城市向一线城市覆盖,直至走向世界高端市场的格局。

如今,霸州金属玻璃家具出口占全国同类产品出口量的50%以上。可在2004年,其产品出口量几乎为零。把生意做到国外去,在十多年前还是霸州的家具生产企业没工夫去想、也不敢想的事。

找到品牌这把升级“金钥匙”

记者采访时,河北冀星纸箱设备公司董事长高润起刚刚送走了一批来自埃及的外商。从生产包装机械配件起步,到如今成长为东光包装机械制造行业的“领头羊”,高润起和冀星公司的经历极具代表性。

“还像以前那样靠贴牌、靠成本竞争越来越吃力了,我们得有自己叫得响的品牌。”高润起说,“按照品牌示范区的创建要求,我们开展了品牌建设、品牌价值评价、顾客满意度调查分析等一系列工作,这些看似务虚的工作,带来的可是真金白银!”

起步于上世纪60年代的东光县包装机械制造业,发展到近些年,结构不合理、层次低、区域特色不强等问题越来越突出。东光县委书记宫济鹏就直言不讳自己当年的困惑:“那时候企业对品牌的认知度不高,全县共有3个省级名优产品,跟广东、湖北等包装机械产业发展好的地方比起来,还有相当的差距。”

在产业升级过程中,东光找到了品牌引领这把“金钥匙”。

不久前,来自墨西哥的外商Paulo Horta专程来到东光,到冀星公司订购了一台全自动水墨印刷开槽模切机,并表达了与冀星建立长期合作关系的意向。

品牌的示范作用,让东光的包装机械产业,不仅在国内市场需求低迷的形势下实现产值稳中有升,还在国际上打出了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

如今,东光包装机械产业已经拥有省名牌产品6个,省优质产品11个,省著名商标8个,全行业获专利300多项。2016年,东光包装机械产品出口额达16亿元,占全国同类产品的30%,成了名副其实的“中国纸箱机械之乡”。

在全国区域品牌价值排行榜中,2015年,东光包装机械区域品牌价值达31.06亿元,排行第37位。短短一年之后,其区域品牌价值41亿元,猛增10亿元。

霸州的金属玻璃家具产业,同样将品牌建设提高了一个层次。

以品牌交流和教育活动为抓手,霸州开展了“中国家具发展TOP”对话、中国中西部百强家具品牌展示等活动,成立了胜芳家具品牌联盟,并且深入挖掘胜芳家具文化,编辑“品牌文化手册”,将品牌建设与文化结合起来,形成了具有地域特色的家具品牌文化。

打破“天花板”只能靠创新

霸州市胜芳镇三强家具厂区原料场上,堆积着大量废弃木材。公司经营总裁肖祥训告诉记者,这是他们废旧木材资源化处理的原料。

“废旧木材资源化利用,是我们最近正在大力推进的一个项目。”肖祥训说,废旧木材主要是建筑用的旧木头、铁路上的废弃枕木、修高速公路用的模板等,企业收购回来,通过一道道工艺流程,制作成完整无污染的环保板材,再进行家具生产。

记者发现,在节能环保压力越来越大的背景之下,霸州家具产业的链条正在重塑。比如,金属玻璃家具的两个重要原材料——钢铁压延产品及玻璃,都面临压减产能的压力,本地家具生产企业,都在加快技术和产品升级的步伐。

在三强家具产品展示大厅,记者看到了几款智能衣帽架产品。其中,新开发的驱虫衣帽架可以通过超声波驱离跳蚤、蟑螂、老鼠等,灭蚊衣帽架可以进行智能消灭蚊虫,香薰衣帽架可以清新室内空气,加湿衣帽架可以调和室内环境。

肖祥训介绍说,企业创立了河北智慧家居研发院,不仅拥有大型试制车间和专业检测试验室,还建立了研发中心、商学院等,与河北工业大学、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河北经贸大学等开展多方面合作。

依靠创新打开产业新局面的还有东光。

记者看到,在东光县胜利纸箱设备制造公司,一条高速瓦楞纸板生产线正在组装。订货的巴基斯坦客商已经来催过两次货,生产进度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

“目前我们有3项发明专利,这对于一个传统企业来说非常难得。”该公司总经理李广利说,知名品牌示范区创建工作的引领,不仅让企业管理更加规范、品牌意识更加强烈,也使得企业科技创新的动力更加充盈。

“创新是我们开展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工作的动力源泉,更是东光包装机械产业通过质量品牌引领转型升级的能量支撑。”宫济鹏表示。

产品与技术创新是基础,管理和理念的创新是保障。

在霸州,企业在管理上推出更多创新举措。比如,按照要求推行质量官制度,聘任了首席质量官,从质量战略、质量计划、质量体系、质量改进和质量攻关上提升企业质量管理的有效性。

三强家具还在管理上导入了ERP企业资源规划管理系统、家具计算机设计系统,开创了成品抽检“百套试装”检验法,促进了企业管理、产业和技术的综合提升。

“近年来,很多传统制造业发展遇到了‘天花板’,一大批产业集群正在寻找提升路径。”省社科院京津冀协同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陈璐认为,创新是传统产业集群转型的根基,“在创新之路上,永远不会有‘天花板’。” (记者袁伟华)

责任编辑:侯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