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抚宁镇派出所的老潘走了

2017-12-01 13:19:14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潘权生前参加表彰大会

潘权生前工作照

河北新闻网记者 蔡洪坡

通讯员李奥娜 张建林 文/图

“当日13时40分,见一人拄着单拐自户籍室北门向楼内走来,好像是找签字的。我看见后,立即从办公室走下楼,经了解得知系办理户口迁移,在楼门口签了字,避免了群众上楼的辛苦。”

在秦皇岛市公安局抚宁分局抚宁镇派出所所长潘权生前的办公室,翻开他的工作日记本,11月8日这天的记录格外简短。这也是他生命中最后一次写下的日记。

11月9日上午,抚宁镇派出所所长潘权因突发大面积心梗,抢救无效离世,年仅49岁。

今年5月19日,潘权担任所长的抚宁镇派出所获评“全国优秀公安基层单位”,潘权作为立功集体代表,在人民大会堂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接见。

天生是当警察的料

从秦皇岛市中心沿着宁海大道一直向西,约50分钟车程即可到抚宁区,像中国很多小镇一样,这里虽然没有林立的高楼,但依山傍海、街道整洁、商铺栉比,35万人口居住在此,其中三分之一居住在抚宁镇派出所辖区。

这里也是潘权工作生活了一生的地方,从警23年,潘权转任了4个基层派出所,所长一干就是14年。

潘权从小就崇拜警察,1991年,中专毕业的潘权到抚宁县茶棚乡土管所工作,仅两年时间,就凭着突出的业绩被提拔为土管所所长兼经委副主任,可捧着邻里乡亲都看好的“金饭碗”,潘权心里却放不下自己的“警察梦”。1994年,潘权通过政府公开招录考试转行到抚宁县公安局茶棚派出所,成为公安系统最基层的一个兵。

“潘权天生是当警察的料!”回忆潘权初当警察的几年,时任茶棚乡派出所所长金刚印象深刻。当时基层警力缺乏,茶棚乡派出所除了所长、副所长外,只有潘权一位民警,所长金刚很快发现,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不仅把内部工作梳理得井井有条,执行外勤任务也是一把好手。

1996年,一伙盗贼把茶棚乡搅得鸡犬不宁,辖区内连发入室盗窃案,两名犯罪嫌疑人躲到山里,昼伏夜出,玩起了“游击战术”,搜山、排查、蹲点……民警们连续半个月的追捕仍没有收获。一天,时任茶棚乡司法所办事员的张继衡接到群众线索,说看到嫌疑人正在去往邻县双望镇的路上,他赶紧去叫潘权,俩人立即骑上摩托车前去追赶,途中,潘权大脑飞转,“正值中午,嫌犯很可能要去饭店吃饭……”看路边餐馆门口停着的摩托车后座绑着包裹,十分可疑,冲进餐馆,两个正吃午饭的盗贼看到拿枪的警察傻了眼,乖乖束手就擒。两人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竟然“栽”在这个从警仅两年的内勤手里。

从内勤民警到副所长,从指导员到所长,潘权从警23年间,工作岗位几经调整,但潘权总是靠着踏实肯干的精神和敢啃“硬骨头”的谋略胆识创造着奇迹。

辖区居民的平安守护神

基础信息的搜集与共享是公安工作的基石,潘权带领全所走千家进万户,一个人一个人地统计,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比对,随时收集、录入、更新信息数据,实现了辖区有效管理。经过不懈努力,辖区内安全指数明显提升,极大消除了社会治安隐患。

除了对犯罪行为“防得住”,对犯罪分子也要“抓得准”,运用自己丰富的实战经验,潘权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追逃经典案例。2007年3月,他根据从群众中了解到的线索,通过详细摸排、循线追踪和将近半个月的蹲守,成功抓获公安部督办案件的杀人潜逃犯罪嫌疑人杨某某,使一起9年未结的命案告破。2016年7月,他准确摸排分析嫌疑人的活动规律和心理特点,成功将公安部督办案件的涉爆逃犯李某劝降投案自首。

仅2016年,潘权带领抚宁镇派出所破获刑事案件102起,抓获犯罪嫌疑人57人,查结各类治安案件688起,查处违法行为人90人,调解各类纠纷640余起,在2016年初的“港城风暴”破案会战中,荣获全市、全区派出所排名第一。几年来,辖区内无一起危害社会稳定的案件,无一起严重治安灾害事故。

“老百姓的事再小也是大事儿”

治安状况改善了,安全感提升了,老百姓发现,这位派出所所长还是个“闲不住”的热心人。刚拘留释放的栾某家庭困难,媳妇生产时他送去200元钱;15岁的黄某被亲生父母遗弃而患上抑郁症,他跑前跑后协调救助站把孩子安顿好。

时间一长,邻里乡亲的大事小情都愿意找他。长期在基层工作,潘权对外在形象不那么在乎,皮肤黝黑的他甚至显得有些土里土气,虽然不到年过半百,但潘权的头发却白了一半,不管多大年纪,大家都习惯叫他一声“老潘”。

抚宁镇派出所的所长办公室是最“热闹”的地方,从早到晚,来找老潘的群众络绎不绝。几平米的办公室,放着大大小小四五把椅子,床边也经常坐满了人,为了方便群众,老潘还在办公室门口放了一张长沙发。老潘不抽烟,可他屋里的烟灰缸经常一天要倒几次。

“老百姓的事再小也是大事儿。”这是常挂在老潘嘴边的话。他把自己的电话在户籍室公开,还交代户籍民警要把办事流程一次性告知清楚,不能让群众跑冤枉路。

工作拼命,对家人亏欠很多

不幸的是,生活给潘权带来了太多的磨难,数次变故像一记记重锤击打在潘权心头。

潘权姐弟五人,除他之外都在家务农,日子过得都不宽裕,时常需要他的接济,尤其是年过六旬的大姐,由于患精神疾病,一直没能出嫁,全靠他一人养活。

2014年至2015年也是他的多事之秋,岳父母都身患绝症双双住院,妻弟早逝,照顾岳父母的担子都落在了潘权一家的肩上。当时,抚宁镇派出所的工作正在关键阶段,为了不耽误工作,他给老人请了全天护工,又将女儿托付给别人,妻子挑起了重担,而他则白天上班,晚上跑医院。

如果说,今年的5月19日是潘权引以为傲的日子,那么十六年前的这一天则埋藏着他人生中的最大痛苦——他9岁的儿子在楼下独自玩耍时遭遇车祸不幸身亡。

想到所里处于起步阶段的工作,在忍着锥心的疼痛处理完后事后,他和病倒在床、濒临崩溃的妻子商量:“家里的事儿办完了,单位还有一大摊子事儿需要我去处理,我得……”几天后,所里民警又见到了疲惫、寡言的所长出现在岗位上。他又不知倦怠地投入到了工作中。

潘权热爱公安事业,把几乎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但也因此对家人留下太多亏欠。

抚宁镇派出所距潘权家的直线距离不过一公里,可妻子女儿都盼不到和他吃上一顿饭。每天中午,妻子女儿都午休了,潘权才匆忙进家扒拉口饭,经常晚上七八点钟,妻子接到潘权电话“给我留口饭,办事群众太多,我在单位顾不上”,可每次都是饭菜热了几回,也见不到他的身影。

“派出所的工作哪有忙完的时候,无论谁休假都是他顶上去,更何况他对工作要求标准高,各项评比都要争第一,没有时间休息。”妻子理解他的工作,也支持他,家里的事情从来都不让潘权操心。

11月9日凌晨6点,潘权如往常一样早早起床,在手机上回复了几条工作消息,突然,心脏处一阵剧烈的疼痛,让他一时几乎无法站立,他想吃几片药顶过去,妻子坚持送他去医院,没想到在医院他陷入深度昏迷,全力抢救也没能挽回他的生命。

责任编辑:高小茹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互联网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