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厕所问题

2017-12-08 08:57:41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何申

今年初秋,和老伴随旅游专列去西北,一路上大家对厕所的感受是——愉悦在其间,烦恼亦在其间。

说“愉悦”,是西北地广,景点相距远,加之多为老年人,下车若很快有厕所一卸负担,腹内轻松,眉头舒展,说愉悦都是低的,简直是幸福。反之,人多厕小排大队,不仅烦恼,甚至悲惨——同行一喜爱写诗的朋友便深受其害,坐车不看风景光瞄厕所,自吟:“纵有锦绣三百里,不见厕所使人愁。”

厕所古时又称“圊溷”,因农家厕所用茅草遮蔽,亦称“茅厕”。古人管上厕所叫“如厕”,又名“出恭”。春秋时期的厕所简陋,最有名的事例,是晋景公“如厕,陷而卒”。有人分析是他使劲过大,心脏或脑血管出了毛病,但终归是一个大活人掉下去了,可见坑之敞之陋。后来变了,史上最奢华的厕所,据说出在西晋石崇家。他家厕所修建得华美绝伦,备有各种香水香膏,并且经常有十多个穿着锦绣打扮艳丽的女仆恭候。客人上过厕所,要为他们换新衣,原先的就不再穿了。再后来到了1903年,慈禧太后拜谒西陵所乘铁路花车,“如意桶”底贮黄沙,上注水银,粪落水银中,无迹无味。外施宫饰绒缎,成一绣墩,可谓奢侈之极。

说来厕所乃实用之所,没必要搞得奢华。但太简陋了,也有伤大雅。20世纪70年代,我下乡时见当地厕所多为“连茅圈”,即与猪圈相连。初到不知,就有女同志如厕时大叫着窜出来。后来政府积极改造“连茅圈”,才使春秋“圊溷”灭了踪迹。

近年来最令人称赞的,是高速公路服务区的洗手间,面积大,干净光洁,且备有坐便器。坐便在过去被视为奢侈品,现今早已遍布普通家庭。尤其老年人腿脚老化,多已不习惯下蹲。坐火车,问清厕所形制非常重要。毕竟那是在行进中,本来就不稳,再来个刹车,就曾有人先头碰壁再坐坑里,还好,没成晋景公。

到一个景区,以我的观察,该景区设施建设如何,看了厕所便知。厕所好,其他一般也错不了;厕所差,其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当下旅游热,那日几趟专列同奔了喀纳斯,即便那里有稍大些的卫生间,一时都难以承受。同行游人已经检票往里行进了,女厕前还排着大队,急眼了就只能强占男厕了。

对于景区或饭店而言,要揽瓷器活,就得有金刚钻。有天早上天不亮,全专列的人聚一起吃饭,60桌,讲明饭后上车要连开三小时。放下饭碗众人就直奔厕所,怎奈厕所狭小,容不下太多人,结果因此烦恼的不在少数。

“厕所革命”一是数量,二是质量。数量是让人在公共区域能够很快寻到厕所;质量是厕所要干净,有容量,且有人性化设施。那天去青海湖,一早很冷,把能穿的都穿了。等到出太阳了,又很热。我和老伴就去了景区特设的“第三卫生间”,很从容地换下了较厚的衣裤。

专列上的厕所是真空马桶,但也有缺水的时候,锁了不让用。许多人都有临睡前方便一下的习惯,那天到半夜了,厕所还没启用。有能忍的,忍到天亮,终于能使了,出来问什么感觉,说:解放了!

责任编辑:高薇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