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深秋的柿子

2017-12-08 09:02:09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刘军增

深秋了,山野间刮过的风里浸满寒意,一早一晚更是寒气袭人。山里人早已棉衣加身,不少人家还生起了取暖的炉火。但橙黄色的柿子依然挂在枝头。

这时,如果你在中国北方,又如果你有空儿走进太行山区,首先扑入眼帘的除了大山,应该是那些散落在山梁山沟、地边地沿的柿子树。此时,一向沉默寡言的柿子树已被寒风剥光了叶子,光秃秃的枝头除了柿子还是柿子——这些大自然一年一度汲取天地日月精华又艰难孕育而成的果实,如灯笼,似火焰,尽管没有一片叶子陪伴,仍然三五成群地在枝头绽开笑颜,一副固执任性和不管不顾的做派,一如既往地尽情张扬着成熟与丰收的喜悦,成为秋冬交替之际连绵起伏的山岭、荒凉的旷野和生存在大山怀抱里的小山村一抹亮丽的风景,成为一片抚慰人们心灵、勾起诸多乡愁的温暖秀色。当呼啸的寒风从山间吹过,驻守枝头的柿子们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但它们仍不肯挥别枝头,似乎还在心犹不甘地期盼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柿子树是太行山区的常见树种。这是一种知道“感恩”的树木,基本上可以一年种、百年收,用山里人的话说就是“你给我一条命,我回报你一生”。耐干旱,耐贫瘠,不择土壤,也不娇气,生长期内几乎不需要浇水与施肥,对管理要求也很少,属于“望天收”的代表。这不仅节省劳力,而且年年给山里人奉献出一树树成本低廉、好吃好看的橙黄色的柿子,因而很对山里人的脾气秉性。深秋的柿子不只色泽鲜亮、诱人,甚至摘下即吃,尤其是过了霜降节的柿子更是只需捏把几下就可品尝。这些如同“仙果”般的绿色天然食品,如今似乎已引不起山里人的兴趣,他们也不再如以往那样争先恐后地适时采摘,对柿子的成长成熟、掉落腐烂几乎不闻不问。倒是偶尔来爬山或旅游的城里人会兴致盎然地摘一些去尝鲜儿,山里人也从不去干涉,似乎那些本来属于自己的柿子树和树上的柿子此时已“事不关己”了。似乎也是为引起主人的注意,柿子树才不惜褪光全身的叶子,只留下累累果实挂在枝头。但从柿子树下走过的山里人仍然视而不见,头都懒得抬一下,眼也不屑瞟一下,就如同有些亏欠似的匆匆忙忙地走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面对我的困惑与不解,一位60多岁的山村老汉帮我做了分析。他说,以前山里人热衷于采摘柿子,一是卖柿子换钱补贴家用,二是为填饱肚子。“那时候咱穷,缺钱缺食儿嘛。如今赚钱的门路多了,咱袋里的钱也多了,这几年柿子又便宜,卖不下几个钱儿;加之摘柿子不只是个体力活儿,累人,还是个危险活儿,以往每年摘柿子都有人从树上掉下来摔死摔伤的。如此一来,山里人摘柿子的兴头儿自然就小了。再说充饥就更不在话下了,现如今咱山里人不光能吃饱,还琢磨着怎么能吃得更好。山里人不愁填饱肚子了,这摘柿子的劲头就又减少了许多。现在摘柿子也就只剩下‘尝鲜儿’这点儿吸引力了,可这柿子对山里人来说又能有多少鲜劲儿啊,自然就少有人问津了。”

我禁不住又问道:“都说靠山吃山。这柿子既然长在山里,就该让它为咱山里人发挥点儿作用,比如搞搞柿子深加工什么的,总行吧?”刚点上香烟的老汉点点头,说:“是这理儿,这附近几个村也有搞柿饼、柿桃儿的,还有搞柿子酿酒的。可你看这漫山遍野的柿子树,光靠这几招儿肯定不行,可其他更好的道道儿,还真不好琢磨哩!”

听了老汉一席话,我不禁抬头望向十几米远的一棵柿子树。只见阳光下那一个个橙黄色的柿子鲜亮亮的,正在风中耐心地等待着人们给它们找到一个光明的未来……

责任编辑:高薇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