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智慧“高段位”

2017-12-08 09:03:52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张勇

明朝曹臣编撰的《舌华录》中记录,有一天,汉武帝和东方朔游上林苑,汉武帝看见一棵不知名的树,便问是什么树。东方朔说树名叫“善哉”。汉武帝记住了。过了几年,再游上林苑时,汉武帝又问东方朔同一棵树的名字。东方朔说名叫“翟所”。汉武帝说被他骗了几年了,因为几年前他说的不是这个名字。东方朔回答说:大的叫“马”,小的叫“驹”;长成了的叫“鸡”,年幼时叫“雏”;大的叫“牛”,小的叫“犊”;人初生时叫“小儿”,年长了叫“老人”。这棵树从前叫的名字当然和现在不同了。老与少,死与生,万物的败与成,岂有一定。

东方朔,绝非油嘴滑舌之辈,关键时刻的“急智”,不仅化解了尴尬,还轻松免除了欺君之罪,这样的事在一些国外名人身上也多有发生。

有一次,美国总统林肯正在演讲时,有位青年递过来一张纸条,他拆开一看,上面只有两个字:“傻瓜。”林肯脸上掠过一丝阴云,随即平静地说:“我收到过许多匿名信,全都只有正文,不见署名。今天,我收到的这封正好相反。刚才这位递条子的先生,只署上了自己的名字,却忘了写正文。”说完他便继续他的演讲。

萧伯纳和音乐家万达里尔李一起外出时,遇到了万达里尔李的好朋友马尔费特。马尔费特紧紧握着万达里尔李的手说:“我的邻居克斯米克去世了,今天是他的葬礼。克斯米克夫人听说我们是好朋友,非要我请你给她丈夫致悼词。帮帮我,请马上跟我走一趟吧。”

当时亲人去世,以请到名人致悼词为荣,名气越大似乎就越有脸面。萧伯纳看见万达里尔李有应酬,就要离开。万达里尔李说:“就跟我一起去看看吧,说不定能给你找到点写作素材和灵感呢,估计那里的人不会认识你。”萧伯纳碍于朋友的面子,只好答应随同前往。到了克斯米克家,有人认出了萧伯纳,马上告诉克斯米克夫人:“那就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萧伯纳先生。”克斯米克夫人惊喜不已,在征得马尔费特和万达里尔李的同意后,决定改由萧伯纳致悼词。

萧伯纳听说后直摇头,说:“葬礼马上开始,可是,我对逝者的生平一点也不了解,叫我怎么说呢?”克斯米克夫人说:“凭先生的聪明才智,随便怎么说都可以。”马尔费特和万达里尔李也在旁边给他加油。萧伯纳无奈之下,答应试一试。

萧伯纳略加思索,说出了如下悼词:“各位朋友,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我们以无比沉痛的心情,送别克斯米克先生。在此我想问诸位几个问题:是谁建立了诺曼底王朝?是谁解放了黑人奴隶?是谁发明了蒸汽机?又是谁写出了《哈姆雷特》?也许,这都不是克斯米克先生。假如给克斯米克先生这种机会,他是可以完成这些丰功伟绩的。愿上帝保佑克斯米克先生的灵魂早升天堂。”

乔冠华曾任中国外交部长,有雄辩之才。辩论时,乔冠华可以互换位置,无论站在哪一方,都能把对方驳倒。这种才能,早年他在盐城县第二高等小学读书时,就显露出来了。

有一次,县教育局长到学校视察,找几位老师座谈。语文老师提起了乔冠华,将他作为自己的教育成果展示出来。局长大为惊讶:“不会是编故事吧?”校长赶忙作证:“名副其实,我已经领教过他的厉害了。”

局长还是认为不可思议:“能不能让我也领教一下呢?”

校长哪有不同意的道理。乔冠华被叫到了校长室,一点儿也不怯场:“局长好,校长好,各位老师好。”

“你也好。”局长故意一本正经地说:“在座的各位都不知道电报是谁发明的,你知道吗?”

乔冠华机灵的双眼盯着局长,说:“您肯定是明知故问。哪个不知道电报是爱迪生发明的?”

“对,我是明知故问。”局长笑了,说:“是爱迪生发明了电报,而不是爱迪生的儿子发明了电报,这说明什么问题呢?”

乔冠华知道这不是一般的问题,所以没有打断他的话,静等下文。

局长继续说:“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上代人比下代人聪明。你赞成这个结论吗?”

校长担心乔冠华不理解局长的目的是要他“怪题怪答”,暗示说:“你说这个结论对不对呢?”

乔冠华胸有成竹,以稚嫩的嗓音高声说:“不是上代人比下代人聪明,而是下代人比上代人聪明。因为发明电报的是爱迪生,而不是爱迪生的爸爸,所以下代人比上代人聪明。”

乔冠华刚一说完,局长、校长和几位老师便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

其实,“急智”是智慧的“高段位”,它不是哗众取宠,不是无理狡辩,而是建立在深厚学养基础上的一种人生智慧。

责任编辑:高薇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