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窦尔敦和他的故乡献县

2017-12-28 08:00:26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窦尔敦故乡献县窦三疃村。

阅读提示

“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一首京歌《说唱脸谱》,让本已妇孺皆知的绿林好汉窦尔敦,更加深入人心。

鲜为人知的是,窦尔敦不仅仅是戏剧中的人物,历史上更是实有其人。他的故乡,就在今天的河北献县。

1 历史记载中的窦尔敦

“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一首京歌《说唱脸谱》,让本已妇孺皆知的绿林好汉窦尔敦,更加深入人心。

窦尔敦是传统戏曲中久唱不衰的人物,《连环套》《盗御马》时至今日仍在上演。窦尔敦的脸谱“兰花三块瓦”,本就在“三块瓦”脸谱系列中用来表现绿林豪杰和勇猛悍将,再加上眉部的一对双钩,更成了窦尔敦威风刚烈的象征。窦尔敦也是茶楼酒肆里、豆棚瓜架下和百姓炕头上津津乐道的人物。尤其是清代公案小说《施公案》和《彭公案》的传播,更让窦尔敦家喻户晓。

窦尔敦不仅仅是戏剧中的人物,历史上实有其人。关于窦尔敦的记载,主要有三个出处,即《献县志》《古城瑷珲》和国民政府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编辑的《明清史料》。这三个来源中差异最大的是关于窦尔敦的死。

《献县志》记载,窦尔敦在放弃了无险可守的河间府之后,来到清皇陵马兰峪以北的风水禁地兴隆山。在一处三面临水、一面绝壁的险峻之地,筑起连环套营盘,继续与清廷为敌。清军五年攻不下连环套,居然想出了通过捉拿窦尔敦的老母,诱其投案的卑劣计策。窦尔敦救母心切,误陷圈套,被官府秘密处死,时年34岁。

而《明清史料》记载,康熙五十六年七月二十七日巳时,刑部所题,步军统领隆科多拿送大盗窦尔敦等,照例即行正法一疏。上曰:“窦尔敦、王老四公行劫年久,甚为凶恶,杀人亦多。平人杀人三口,尚且凌迟,此为首者,亦当凌迟。本发回,着隆科多会同三法司议奏。”照此记载,是康熙皇帝御批,凌迟处死了窦尔敦。

而《古城瑷珲》记载:窦尔敦为救老母,投案自首,被判死刑。恰在此时,康熙皇帝召见黑龙江将军萨布素,部署收复被沙俄占领的雅克萨城一事。萨布素将军为收复雅克萨城,固疆戍边,广招人才。他对窦尔敦刚直的品德和高超的武功,早就敬佩不已,几番奔走,终使刑部免去窦尔敦的死罪,改判流放黑龙江。

到黑龙江后,在窦尔敦及其所部的参与下,清军攻下雅克萨城。但在撤回瑷珲后,不甘失败的沙俄军队重又占领了雅克萨,修复被毁坏的城墙,并建起一座塔楼,楼上树起一丈旗杆,旗杆上再设楼橹,敌方将领登楼用旗指挥。在二次收复雅克萨久攻不下的紧急关头,窦尔敦混入城内,砍断旗杆,使沙俄军队失去指挥。然后冲入敌阵,只身奋战,里应外合,使第二次雅克萨战争又以清军胜利告终,并为《尼布楚条约》的签订奠定基础。战斗中窦尔敦身负重伤,于1687年逝于瑷珲镇附近的火石山,随其同去黑龙江的儿子从此落户

瑷珲。

这一说法也并非完全不可信。《古城瑷珲》虽为地方志书,但也是清朝留下来的史志。另外,至今瑷珲火石山有村子名为窦集屯,村中窦姓人家均自称窦尔敦后人。

修葺后的献王陵园内的献王刘德像。

2 代代相传的侠义

窦尔敦的死说法不一,但对于窦尔敦的生则无任何异议,他出生在直隶河间府,今天的献县窦三疃。

献县人世代尚武,为窦尔敦的成长提供了丰厚土壤。沧州武术享誉中华,而历史上地处南北要冲的献县,就是沧州武术的源头之一。在武举制度最被看重的明清两朝,献县一个县出过5名武状元,2名武榜眼,2名武探花,46名武进士,297名武举人。

隋末农民起义军领袖窦建德,即是在献县(时称乐寿)建都,自称夏王。之所以选中献县作为根据地,并非有什么易守难攻的城池关隘,而是因为深得献县一带百姓的拥护,入伍追随者众多。那些跟着窦建德冲锋陷阵,不惧生死的献县人,生下来便有一种侠肝义胆,而且这种流淌在血液中的侠义,代代相传。

献县至今有戚继光墓,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其来历是因为抗倭名将戚继光的队伍中多有献县人,戚继光生前,他们跟随戚继光舍生取义浴血奋战。戚继光死后,他们又在自己的家乡献县建起这座衣冠冢,追思忠良,不忘国忧。这件事说明献县百姓重情重义,也说明一旦国家有事、民族有难,他们会义无反顾地走上前线。

几百年过去,戚继光的墓前早已荒草萋萋,但戚继光的精神却薪火相传。

20世纪30年代,当侵略者再次践踏神州国土的时候,又一位献县人举起抗日的旗帜。他虽出身贫寒,但在东北军已官至团长。在蒋介石电令其所在部队开往南方“剿共”时,他毅然弃官离职,回到家乡献县,过起退隐生活。但是,当卢沟桥的枪声响起之后,他怒发冲冠,再也按捺不住一腔爱国热血,毅然拉起队伍,举旗抗日。他就是著名民族英雄马本斋。他的队伍就是享誉冀中,威震敌胆的回民支队。

被誉为百战百胜的回民支队,确实能征善战,他们创造的游击战范例,当年即被编入延安抗大的教材。在马本斋的故乡,不知有多少人追随他走上抗日前线,抗战期间只一个本斋乡,就有60多名革命烈士。成立于抗战初期的献县抗日游击大队,曾三次上收为正规部队。但走一拨,又拉起一拨,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淮海战役之初,与何基沣将军一起在前线率部起义,被誉为“佩剑将军”的张克侠,早在1929年即加入中国共产党,潜伏敌营20年,关键时刻听党指挥,为淮海战役胜利作出不可替代的贡献,彰显了献县男儿的另一种形象。

历史有时候惊人的相似。清廷逮捕窦尔敦之母,借以诱捕窦尔敦的下三烂手段,几百年后一招不差地重演。日寇对马本斋无计可施,居然逮捕了马母白文冠,让马母劝降马本斋。

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如果说当年窦母得知儿子上当后,毅然撞墙而死,其慷慨壮烈让人感佩。那么,马母入狱后坚贞不屈,绝食七天而死,从容就义的凛然正气,更是震撼人心,无愧朱德总司令的题词:“壮志难移,汉回各族模范;大节不死,母子两代英雄。”相隔数百年,两位献县母亲用各自不同的方式,书写了献县女人亦英雄的传奇。

献县马本斋烈士纪念馆。本版照片均由献县县委宣传部提供

3 文化上的独特贡献

如果以为献县的名片上只有尚武任侠之乡,是不全面的,献县文化的辉煌不是“深厚积淀”之类词汇能够囊括的,它为中华文明的发展作出过独特贡献。其中首推献王刘德。

刘德是汉武帝刘彻的同父异母哥哥,汉景帝前元二年以皇子身份被封为河间王,而当时河间国的都城在献县境内,即今天献县的河城街镇。英年早逝的刘德死后也葬在献县,谥号“献王”,献县即得名于此。

“献王”的本意是聪明睿智之王,而献县的百姓宁肯相信他是因“献书有功”,才被封为献王,并代代相传埋在献县献王陵的是“献书王”。因为,当汉武帝采纳“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治国策略之后,面对的局面是:焚书坑儒早已让儒家典籍付之一炬,而读书人更是谈儒色变,对于儒学唯恐避之不及,“尊儒”到了无从着手、无从谈起的地步,抢救儒家文化成了迫切需要。刘德率先垂范,身体力行,他倾河间国之力,搜集求购古籍,对于献出旧书的人,他命人重抄一遍,在重金奖励的同时,还返还献书者一份抄本。这种诚恳的精神和奖励措施,打动所有家藏旧书的人,纷纷奉献给刘德。

宋末元初著名学者马端临在《文献通考·经籍志》中即转引宋代著名藏书家、目录学家陈振孙的话说:“世传秦火之后,河间人颜芝得《孝经》藏之,以献河间王。”

刘德抢救儒家典籍的影响超出其封地河间藩国,远达冀、鲁、豫、陕等地,一大批知名的儒生如毛苌、贯长卿等也纷纷集结到刘德的旗帜下。为方便这些儒生对搜集来的旧书进行整理校勘,刘德专门修建了儒学研究机构日华宫,聚集儒学之士上百人。“群儒个个褒衣雍容,弹冠奋袂”,由朝至暮,日华宫诵读之声不绝。其结果是搜集整理出了《诗》《书》《左传》等大批正本典籍,一部分献给朝廷,一部分在献县一带开班讲授,使儒家文化得以重生。

许多知名的历史学家认为,自汉以来两千多年,中华民族多次遭受外敌入侵,但最终总能走向统一,这和我们有着统一的思想有关,这个思想就是儒家思想。而刘德的卓越贡献在于,以他终生不渝的虔诚和勤奋,为我们构筑统一的价值观留下了教材和火种,他被后世称为“贤王”。

以《枫桥夜泊》闻名的唐代诗人张继,在凭吊献王陵后,赋诗感叹:“汉家宗室独称贤,遗事闲中见旧编。”陶渊明则说:“其名德者唯贤王”。清代的乾隆皇帝居然写了20多首咏献王刘德的诗,虽然乾隆的诗多而滥,但一代帝王为一千多年前的一位古人写这么多诗,也足见刘德对后世的影响。

当然,影响最大的还是班固在《汉书》中对刘德的评价“修学好古,实事求是”。这是中国典籍中第一次出现“实事求是”。这就使得献县不仅仅是儒学的再造之地,而且是实事求是的源头,以至于刘德逝世两千多年之后,毛泽东在题为《大兴调查研究之风》的讲话中说:“汉朝封了一个王叫河间献王。班固在《汉书·河间献王刘德》中说他‘实事求是’,这句话一直流传到现在。”

令献县人骄傲的是,一代贤王刘德并没有成为献县文化传承中的绝唱,1800多年后,一代文宗纪晓岚又诞生在献县崔尔庄村(该村在20世纪50年代才划到沧县)。

毫无疑问,纪晓岚最大的贡献是主编了《四库全书》,但他为中华文化的贡献,决不仅仅是《四库全书》。他的笔记体小说《阅微草堂笔记》,被著名作家孙犁称为“可以和《聊斋志异》比肩的两大悲调。”即使今天没有通读过《阅微草堂笔记》的人,也可能读过初中语文课本中的《河中石兽》,该文即选自《阅微草堂笔记》,区区300来字,深刻而生动地说明了实践出真知的道理:“然则天下之事,但知其一,不知其二者多矣,可据理臆断欤?”足见纪晓岚的文字功力。无怪乎鲁迅先生评价《阅微草堂笔记》“隽思妙语,时足解颐;间杂考辨,亦有灼见”。

世人对于纪晓岚的印象,多得于种种“戏说”,深入人心的是其思维敏捷、聪明机智,以及或幽默或尖刻的独特语言风格,尤其是与一代权奸和珅的争斗,在百姓口中更是传得津津有味。但在献县乡亲们的心中,他还有为人宽厚平和,重视乡谊乡情的一面。

当年,纪晓岚回家探亲,驿卒抬其过献县单桥,一不小心跌了一跤,轿子摔倒在地,居然把纪晓岚从轿子里摔了出来。闯了如此大祸,轿夫吓得手足无措。不料想纪晓岚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掸掸衣服上的土,随口吟道:“忍饥已几日?疲癃不汝嗔。跌倒寻常事,我是故乡人。”驿卒虽然吃皇粮,但待遇非常之低,常常吃不上饭。连饭都吃不饱,能不疲惫吗?纪晓岚不仅体谅这些乡亲的苦处,还安慰他们:摔个跤算什么,不用怕,我也是献县老乡。

当代著名哲学家张岱年,无论是其研究成果,还是研究方法,都有广泛影响。而其胞兄,同为哲学家的张崧年,则是中国研究罗素哲学的第一人。兄弟二人对故乡献县一往情深,尤其为献县文脉的深厚绵长而自豪。张岱年晚年在亲自为新版《献县志》所作的序言中,不无骄傲地说:“我们现在倡导的‘实事求是’,源出于《汉书·河间献王传》。我们现在引用‘实事求是’的成语而赋予新意,使之成为一个重要的理论原则,而这个成语的起源是与河间献王有关的。”

献县窦三疃村窦氏祖坟。

4 说不尽的故事

有句名言: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一定意义上,尚武也是崇文的另一面。当文化解决不了问题时,拳头的威力便彰显出来。而单靠拳头不再起作用时,就该发挥文化的影响力了。譬如西汉,争夺天下的时候,毫无疑问把拳头的威力发挥到极致。而一旦统一的大汉帝国形成,则必须寻求文化来德化百姓,构建统一的思想。于是,刘德应时而出手,儒学应运而再生。

武术的传承和文化的延续,就这样交替在窦尔敦的故乡上演着。久而久之,文化中渗透了武术的风尚,武术也在一定意义上成了文化。生在献县、长在献县的知名作家孙振,抗战期间曾任中共献县县委秘书,新中国成立后以“雪克”为笔名,以献县抗战为背景,创作了长篇小说《战斗的青春》,作为红色文化的经典,感动了几代人。这样一种纯文化产品,反映的却是硝烟弥漫、刀光剑影的战争。作品中包括女区委书记许凤在内的抗日战士,哪一个身上不洋溢着英武而又无畏的侠气!

窦尔敦的故乡,有说不尽的故事,但毋庸置疑,窦尔敦至今仍是乡亲们最乐于提起的人物之一。

历史上劫皇杠、劫“生辰纲”之类的故事数不胜数,但多是传说、演义。而窦尔敦真的劫了大名府运往京城的十万两官银;他真的是疾恶如仇、杀富济贫,有恶霸财主恶意拖欠长工工钱,致使长工无法过年,窦尔敦居然在除夕之夜取了财主人头;他真的是武艺超群、多谋善断,而且光明磊落、不使暗器,至少在那个年代的北方武林,是一言九鼎的人物。这些都对百姓的口味。

至于窦尔敦算好人还是坏人,在故乡人的心目中,他当然是好人,而且希望他好得出众,好得辉煌。

在新版的《献县志》中,窦尔敦救母心切、自投罗网的经过被归为“传说”,而在代表官方观点被视作正史脉络的“总述”中,则写道:窦尔敦“始在河间府杀富济贫,为绿林好汉,继在遵化府土城子举旗反清,成为义军领袖。后于康熙三十五年因沙俄入侵,毅然投入反侵略的皇清军队,带领军队三攻雅克萨城,城陷负伤身亡。为战役的胜利,为中俄早期唯一平等条约——《尼布楚条约》的签订,作出了宝贵贡献。”

这倒是和《古城瑷珲》的记载贴近,也是献县人最希望听到的窦尔敦的结局。即使有一天人类真的能够穿越,回到清朝康熙年间,亲眼看到窦尔敦并非这样的结局,也不要作什么澄清,因为窦尔敦在抗击沙俄侵略前线壮烈牺牲的形象,彰显了献县人的血性,寄托着献县人的正气:一旦国家有难,无论何人,必须以国为重,上阵杀敌,哪怕以身殉国。(江童燕)

责任编辑:张云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