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今天,我们怎样学习

2017-12-28 08:20:57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12月26日早8时30分,石家庄呈明24小时书店内读书的人。记者王思达摄

[阅读提示]

学习,这个更多与学生联系在一起的词语,随着现代社会的变革,也在悄然发生改变。

不久前,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表示,我国高等教育已经进入大众化后期,即将进入普及化阶段,终身学习、灵活的学习制度将成常态。

正如吴岩所说,如今,学习覆盖的人群已被无限扩大。从校园里、课堂内的莘莘学子,到已经工作的职场人士;从朝气蓬勃的青年,到退休之后的老人,无不被卷入学习的浪潮。

学习的方式方法也被无限扩展。手捧书本、端坐课堂是学习,订阅公号、线上听课是学习,建立知识社群、共同探讨也是学习。

在信息时代和知识经济的今天,我们为什么学习?我们如何学习?我们的学习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雄县育才中级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的学员正在认真学习电脑课程。 资料图片

学习方式方法无限扩展

“第八节!和孩子一起去上英语课,加油!”

12月15日周五晚,家住石家庄裕华区的全职妈妈张继芬在微信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消息,配图是她和9岁的儿子在一个教室的自拍合影。

自从两个多月前和儿子一起上英语课外辅导班之后,每周五晚,张继芬都会在朋友圈记录自己和孩子的学习历程。

“孩子出生后我就没出去工作了。为了能更好地跟孩子沟通,也为了让自己不落伍,我决定每周和他一起去上课,补习英语,希望能给他做个榜样。”张继芬告诉记者。

在经历了最初的入门难,以及“与孩子们一起上课的尴尬”之后,张继芬坚持了下来。“现在儿子经常跟我比着背单词,看谁学得好。”张继芬一边笑,一边向记者“炫耀”了几个并不常用的英文单词。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张继芬这样的方式,不断学习,充实自己。

石家庄某课外兴趣班负责人王春强介绍,近两年来,为了陪孩子上培训班而热衷艺术培训的家长越来越多,原本只开设了少儿班的培训机构很多都增设了成人班,包括乐器、美术、围棋等。“我们今年增开了3个成人班,每个班10人,而且人数还在增加。”

除了覆盖人群更为广泛外,学习的地点、方式、方法也正在被无限扩展。

12月16日,石家庄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24小时书店——呈明书店正式营业,引发许多市民的追捧和热议。

“一直想找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学习、阅读,听说这是家24小时书店就过来了。”开业第一天,正在店内阅读的石家庄市民杨冰说。

“情况比预想的还要好,每天客流都在两三千人次,有年轻人,有带孩子的家长,也有上了年纪的读者。”呈明书店副总经理张玮表示。

和在书店阅读这种传统的学习方式相比,利用网络平台和应用程序进行线上学习、碎片化学习的方式,则显得更具时代气息。

“对很多忙于工作的职场人士来说,现在只有碎片化时间能用来学习。”石家庄市民朱春苏是一名媒体从业者,在公交上或者走路时用手机听一堂线上课,是他习以为常的一种学习方式。

像朱春苏这样的城市上班族已经成为线上学习的主力军。

“其实,学习本身就是一个拼凑知识碎片的过程。回想学生时代,每门课程的学习都是从一个个概念开始的,零散的知识点串联起来,才能搭建起完整的知识框架。即便看书,如果不是一口气读完整本书,内容的获取不也是碎片化的?都要通过知识复盘,将碎片化内容系统化。”朱春苏表示。

某著名音视频分享平台负责人告诉记者,在知识更新快、生活节奏快的今天,线上课程会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学习方式,一期期线上课程就像书本的一个个章节,只要坚持下去,不断累加,就能拼出特定领域的完整拼图。

河北老年大学2017年春季招生时火爆的报名现场。 资料图片

是什么让我们不断学习

线上的音频、知识分享社区,线下的业务培训、内容多样的讲座、老年大学……知识经济时代,各式各样的学习需求和方式层出不穷,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学习的大军。

今天的我们为什么要学习?

“促使人们不断学习的第一个原因是,在信息时代,各种知识的爆发式增长和知识更新周期的不断缩短。”中国政法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郭炳强认为,量子计算、引力波、众创空间……一个个新名词不断进入公众视野,如果不加以了解,往往令人一头雾水。

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知识的迭代与重构从未像今天这么迅速。

“如果不学习,就很容易落伍。”郭炳强说,农耕时代,一个人读几年书,就可以用一辈子;在工业经济时代,一个人读十几年书,才够用一辈子;到了知识经济时代,一个人必须学习一辈子,才能跟上时代前进的脚步。

人们接触到的知识更多了,社会对人才的要求也在改变。

“当今社会分工更加具有交叉性、综合性,要求我们的知识体系更为多元和健全,不再局限于某一特定工种,不仅仅一专或一精,而是需要复合型人才。”郭炳强认为。

为了适应变化的社会环境和行业性质,职场中的人们不得不通过学习进行职业提升、技能培训,以谋求更好发展。

“时间一晃,90后已成为行业新锐力量,我这个70后真是感到‘压力山大’。”41岁的魏平说。

魏平在保定一家软件开发公司工作,已在行业内打拼10多年的,他见证了软件行业的快速发展。如今他已是公司中层,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发现自己的经验正被快速“折旧”。

“我们这行就是靠技术吃饭,信息时代技术更新太快,作为软件项目经理,我有时发现自己的开发能力甚至比一些新员工都差,每次开会和布置工作时,我都备感压力。职场没有铁饭碗,真怕哪天醒来发现自己失去了饭碗,被扔到求职市场上。”魏平表示。

于是,魏平开始每天强制自己学习专业方面的新知识,保证自己在技术层面不落后。他还定期去北京参加企业管理培训课程,不断提升自己的综合素质。“不断地充实和学习,让我的焦虑慢慢减少,以前的自信又回来了。”

魏平的经历在如今的职场中颇具代表性。来自易观智库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的职业培训在互联网、教育、外语培训、会计培训、公务员考试、IT技能培训等领域发展较为成熟。国家统计局调查显示,截至2016年,全国职业技术培训机构已达9.3万所。

除参加培训外,为了谋求更好的职业发展,也有人选择学历进修,读在职研究生、MBA等,或订阅人际沟通、职场情商、人生管理等课程。

促使人们不断学习的另一个动力,则是精神追求、自我实现层面的兴趣性学习。

“亚里士多德‘三段论’的意义何在?”“当宗教遇上科学,是谁狂揍谁?”……这些离日常生活似乎有些遥远的问题,来自某网络音频平台上的音频课程《科学简史》。自今年10月上线以来,该课程的累计收听量已经超过百万。

类似《科学简史》这样的课程,在各大音视频平台并不少见。去年,一本《七堂极简物理课》成为爆款,该书向读者讲述了相对论、量子力学等20世纪以来现代物理学的伟大理论发现,在亚马逊众多门类榜单上占据首位。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副教授田艺苗的音频课《古典音乐很难吗》,带大家“穿T恤欣赏古典音乐”,播放量已超千万次。

“对学习者来说,这些知识不能直接转化为工作中的效用,但却带来了精神层面的愉悦感和幸福感,因为感兴趣而选择学习。而随着人们生活水平和自我要求的不断提高,这样的兴趣性学习会不断增加。”郭炳强认为。

付费学习渐成新趋势

相较于某些网络节目动辄上千万、甚至上亿的点击量,音频课程《科学简史》的百万点击量似乎不足为道。

但当得知这是一档需要9.9元才能收听的付费节目,你是否会有些惊讶?

《科学简史》的火爆,只是网络平台付费学习快速发展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喜马拉雅FM、知乎、分答等付费知识服务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在郭炳强看来,付费知识服务平台的出现,是知识经济时代的必然产物。当终身学习逐渐成为更多人的需求,当海量信息带来众多真假难辨、似是而非,人们对真正有价值的知识,反而更加渴求。

企鹅智酷的调查数据显示,27.6%的人经常会有想获取特定信息或者资源却无从入手的情况,50%的人偶尔会有这种情况。知识经济瞄准的正是这个巨大空间。

最近发布的《知识付费经济报告》显示,55.3%的网友有过知识付费行为。这里的知识付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花钱买书、参加培训班等,而是指知识经济时代,购买知识付费平台上的产品。

“目前,我国知识付费用户群体达数千万。同样达到千万量级的,还有活跃在喜马拉雅FM、得到、分答等知识付费平台的知识供给者。”郭炳强告诉记者。

在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的石家庄人宋岚,就是千万知识付费群体中的一员。由于工作需要,宋岚经常接触和尝试当下流行的新学习方式。今年8月,他在某知识付费平台上看到有人开了个司法考试讲座,反响还不错。

“我当年司考也是高分通过,我的经验也可以讲出来,不仅能锻炼语言表达能力,还能赚钱。”宋岚说,在根据平台规定缴纳押金、上传学历证书等文件进行资格认证后,他在平台上的付费讲座“开张”了:120分钟的语音,20个问答,售价9.9元。让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是,短短4个多月时间,他的讲座已经售出了600多次,进账6000多元。

除获得收益的知识分享,知识经济为学习者们带来的红利也不容忽视:知识不再被困住,学校里、专业领域内的知识被转译成大众可以理解的内容,庞杂的知识被过滤成相对精简的干货。求知欲高涨的学习者们有了入门的桥梁,学习的时空也被重构。

此外,知识的传播链条不断简化,学习者甚至可以直接按需约见达人,向其提问,当然,是在付费的前提下。在分答APP上,向不同行家提问的定价各异,从几元到几千元不等。提问者花钱提问,围观者花1元就能“旁听”。而知识技能分享平台在行APP,则按职业发展、生活服务、投资理财等类别将达人分类,附上详细介绍和约见价格、用户反馈,尝鲜者不少。

付费学习的另一个好处是提高学习效率。今年第一季度一份微信公众号调研数据显示,所有微信公众号的平均打开率只有4.63%。当打开率低迷成为内容生产遭遇的普遍问题,需要付费的知识产品反而有自己的优势:相较免费内容,付费行为代表了学习者的选择倾向,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学习成本,能让学习者更加珍视内容本身。

“知识的供需市场上,很多人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是分享者也是学习者,身份的边界在逐渐融合。”郭炳强说,“知识经济是门好生意,但又不只是门生意。让更多有价值的知识留存下来,被更多有需求的学习者获得,生意也就有了意义。”(记者王思达)

责任编辑:张云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