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新春走基层】春运中的车辆上水工:溅湿的衣服常被冻成硬邦邦的铠甲

2018-02-10 14:29:04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每年春运期间,也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时节。在熙熙攘攘车流汇聚的列车夹缝中,有一种最苦最累又最危险的工种,他们每天往返于宽度为1.2米的铁路轨道之上,为一节节车厢加水,乘客每喝上一杯热水、每吃上一碗泡面都离不开他们的付出。而他们就是火车站的上水工。

春运期间,石家庄火车站的上水工们每天要不断重复相同的动作,为大约1500节车厢进行上水作业,寒冷的天气里,飞溅的水花常常会打湿他们的鞋袜。

2月2日16时,上水工韩新培正在给开往广州的Z89次列车上水。

上水工每人每天为60节车厢加水

2月2日,省会春运的第一个客流高峰日,车站大厅内人头攒动,当日16时许,从石家庄开往广州的Z89次列车停靠在第21站台边,等待发车。

此时,铁轨旁5位身着橘黄色马甲、手戴黄色橡胶手套的上水工正在车厢外忙活着,因为Z89次列车是始发列车,按照规定,始发车的水箱必须加满。单靠肉眼和听力很难判断水箱何时加满,上水工韩新培需要不断绕着车厢来回走动,以密切观察另一侧的溢水管,一旦水满,他就要迅速拔出水管。一节车厢上满水之后,他又转身到下一节车厢,只见他熟练地从铁轨旁股道上的上水井边抽出橡胶管,插入车厢注水口,打开上水井,自来水顺着管道注入列车水箱,上水完毕,收管、关阀门,整套动作十分娴熟,“这套动作,我已经做了四年。”上水间隙,韩新培对记者说。16时46分,车厢上水完毕,列车准时驶出站台。韩新培转身前往下一站台,再次重复刚才的工作。

韩新培表示,一般情况下,车站每天平均有75列车1100多节车厢需要上水,春运期间增开22趟列车,大约有1500节车厢。也就是说,上一个班12小时,平均下来,他们每个上水工都要为60节车厢加水,长的需要30分钟,短的3分钟。

一天重复上千遍动作,枯燥却有意义

记者了解到,在石家庄站共有92位上水工人,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班,每个班又分为三个小组,韩新培是丁班的副班长,今年30岁,石家庄人,在上水工岗位上已经干了4年。

对于这份工作,韩新培总结“每天重复同样的动作上千遍,很枯燥,但又很锻炼意志。”韩新培说,就拿吃饭来说,只要自己当班期间就几乎没遇到过正点。轮着吃饭时,总共也就20来分钟,年龄大一些的上水工因为跑不过来,还是要请年轻人捎饭,就在站台上凑合一口。韩新培从早八点到晚八点的白班时间里,最多只有两三次休息时间在半小时以上,其余短时间休息都基本无法回到室内,而是穿梭在不同的站台、股道之间。

对于这样一份看起来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工作,韩新培却干得无比认真,他说“这是个良心活儿”。韩新培说,按规定始发车必须上满水出站,途经列车因为停靠时间短,是根据停靠时间来决定加水的时间的。从上水井拔出注水管,再把注水管插进注水口,再打开水阀,每个步骤都需要时间,任何一个步骤耽误几秒钟,那么给火车上水的时间也就给缩短了。所以,动作更熟练迅速一些,路上快跑两步,就能为过路车多补点水,给旅客提供更多的用水。

溅湿的衣服上“盛放”朵朵的冰花

上水工为Z54次列车上水。

“列车进4站台,工作人员准备接车!”随着对讲机响起,韩新培待列车停稳后迅速将注水管从上水井中拔出,然后小跑着拿起注水管插到火车上水管道,打开水阀,整个过程10秒左右完成……

韩新培说,一年四季他们都需要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尤其是每年春运期间,都是最寒冷的时候,又是旅客最多的时候,为了确保工作中动作的灵活性,韩新培和他的工友们都不敢穿得太厚,所以他们一般都是里面穿保暖衣,外面穿棉大衣。因为时间紧、任务重,上水工又需要在几个车厢间反复地走,往往是刚上完半列车的水,就出了一身汗。但拔水管时水又容易溅到身上,在室外零下气温下,衣服上的水很快就会结成冰,硬邦邦得像铠甲一样。

但就是这样一份艰苦的工作,常常让韩新培和他的工友们感到自豪。韩新培说,记得有一年冬天,从通辽开来的一辆满载旅客的列车,由于天气寒冷列车上水口全被冻住,历时21小时沿途各站均未能补上一滴水,旅客已经无水可喝了。当班的韩新培和几位同事二话不说,拿来开水壶,一点点将注水口的冰块融化,逐一补水,最后除了不载乘客的行李车厢没有来得及补水外,其他车厢水箱全部加满。近50分钟,这是时间最长的一次作业,也是让他最骄傲的一次。

除夕夜,他又要值夜班陪不了家人

T167次列车,17:01进站,17:07出站;T9次列车,17:25进站,17:31出站……说起石家庄火车站各趟列车的进出站时间,韩新培脱口而出。他告诉记者,熟记列车时刻表,一方面可以了解车辆运行进站时间,及时加水和撤管;另一方面如果相邻列车进站时间相隔超过半小时以上,他们就能进休息室里休息十分钟,因为来回上下楼梯需要20分钟的时间。

除了工作,韩新培感觉最亏欠的莫过于家人,他告诉记者,自从四年前自己从部队复员后开始从事这份工作,四年里他没有陪家人度过一个除夕,而今年除夕当天,他又要值夜班:“不用说,今年除夕也是要在岗位上度过了。”韩新培说,妻子如今有孕在身,但对于他的工作一直都十分支持,每次下班回家妻子都将热好的饭菜端上桌,倒是他自己,常常由于工作太累进家之后倒头就睡:“有时候她也会抱怨,但这些我都能理解,现在我就希望她和宝宝都健康平安,我会努力工作给娘俩一个美好的未来。”

“那你工作中的这些辛苦家里人知道吗?”采访的最后,记者忍不住问道。

韩新培笑了:“以前当兵的时候养成了习惯,跟亲人,吃的苦不说,享的福才说。”(记者王萌/文 记者赵海江/图)

责任编辑:谭倩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