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记录城市人民公安初创历程

2018-03-08 06:56:08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记录城市人民公安初创历程

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里,“晋察冀边区石门市政府公安局成立大会”复原场景。 记者赵杰摄

[阅读提示]

1947年11月16日,晋察冀边区石门市政府公安局成立。而此时,石家庄解放仅仅4天。

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克的第一个坚固设防的大城市,石家庄城市公安机关的建立,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城市公安工作扬帆起步的开端,也是新中国城市公安工作的开垦地和试验田。

这段光荣的历史,让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在全国众多的警察博物馆中独树一帜。

在中央工委指导下开展工作的城市公安局

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记录城市人民公安初创历程

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 记者赵杰摄

在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陈列着这样两件珍贵的展品——一本晋察冀边区行政干校“公安七班”通讯录,和厚厚一沓A4纸大小的公安干部培训班学习笔记。

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份学习笔记的纸张已经泛黄,钢笔印记已经日渐模糊。于20世纪80年代由石家庄市公安局公安史征编资料办公室编制的通讯录,如今边角也已经微微卷起。

但从这份通讯录上我们得以看到多位石家庄公安系统初建时亲历者的名字,在这份涵盖了城市管理方方面面内容的学习笔记上,还能够辨识出当年的讲课内容和授课老师。

“这两件珍贵的展品共同见证了石家庄市公安局初建的轨迹。”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顾问潘卫忠介绍,石家庄于1947年11月12日解放,但早在1946年,晋察冀边区就专门举办了各类培训班为接管城市培训各类专业人才,为接管未来华北地区城市解放工作做准备。

其中,在革命老区阜平举办了两个不同级别的公安培训班,有针对性地对学员进行城市公安工作全方位培训——一个是在水泉村举办的公安干部培训班,另一个则是在山咀头村举办的公安培训班,也就是通讯录中的晋察冀边区行政干校“公安七班”。

1947年11月12日,石家庄解放的当天,由这两个培训班学员组成的一支特殊队伍,就也随攻城部队一同进入市区。

他们先集结在一个资本家的大院内,而后便迅速占领接管了位于现中山路路北、老火车站以西的国民党旧警察局。此时,警察局已是人去楼空,一片狼藉,这些先遣人员进驻后,便马上开始清理敌伪档案,接管监管场所,整理内务准备视事,新的城市公安管理工作就这样展开了。

“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克的第一个坚固设防的大城市,当时石家庄公安系统的组建受到党中央的高度关注。这两个培训班学员组成了石家庄市公安局最初的班底,成为石家庄市公安局的

先遣队、生力军,城市的治安及时掌控在人民政权手中。”潘卫忠解释道。

鲜红的幕布上,“晋察冀边区石门市政府公安局成立大会”几个字庄严肃穆,台下60多条黑色长条木椅整齐排列。如今,在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展厅里,有这样一个实物复原场景。

1947年11月16日,石家庄解放4天后,石家庄市委、市政府在当时的石家庄市第一舞台(原新中国电影院)召开大会,宣布晋察冀边区石门市政府公安局成立,而这正是石家庄市公安局的前身。

“石家庄市公安局之所以在共和国公安史上占有特殊的地位,并不仅仅是因为它建立的时间早,更因为它是在中央工委指导下开展工作的。”潘卫忠解释。

“首先要多做宣传教育和说服群众工作,特别是要做那里铁路工人、大兴纱厂、炼焦厂的工人工作,把他们的工作做好,能够使工厂很快恢复生产,那里的大小商店都要开张营业。”当时由中央工委派到石家庄协助公安局开展工作的林浩然回忆,出发前刘少奇曾这样指示。

“正是对党中央指示精神的贯彻,石家庄在具体工作中更加明确了城市工作依靠谁这个问题,市公安局加大了对大型企业的保护力度,保护城市手工业者和工商业主的合法权益,坚决打击敲诈勒索商户的行为,制止以贫民团的名义吃光分尽的错误做法。”潘卫忠说。

潘卫忠介绍,不仅如此,在1948年对2000多名国民党军警宪特的大审讯中,党中央还令李克农派中央社会部工作组进驻石家庄指导协助,确保了大审讯按照中央的意图,对被审判人员分清情况分别处理,区别对待,释放了大批一般军政人员,处理了少数顽固不化、有血债、民愤大的人员。同时,掌握了相当一部分国民党特务潜伏计划。“不仅对巩固新生政权,分化瓦解国民党反动派起到了催化作用,也为接下来解放天津、北平扫清敌特起到了重要作用。”

新中国城市公安工作的开垦地和试验田

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记录城市人民公安初创历程

在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交通管理厅,我们还能看到新中国成立后不同时期的机动车牌照。  记者赵杰摄

来到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很多参观者都会在一面展示电影《虎穴追踪》的展牌前驻足,并对这部电影因何被列为展品感到疑惑。

对于这部上映于1956年的老电影,今天很多人可能已经有点陌生,更加鲜为人知的是,这部电影是曾任石家庄市公安局局长的王应慈,根据自己多次组织侦破国民党特务案件的工作经历创作的剧本。

电影中惊心动魄的故事只是当时石家庄公安系统面临的严峻形势的一个缩影。

“石家庄解放了,但新生的人民政权面临的局势却非常严峻。”潘卫忠介绍,石家庄解放后,周边城市平、津、保等地区仍在国民党手中,国民党不甘心失败,派出飞机狂轰滥炸。由于石家庄距西柏坡不足百里,是重要交通枢纽,此地也成为特务刺探情报、暗杀破坏的重点。

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维护城市的治安秩序、尽快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为百姓创造一个安定祥和的新环境?这一切都需要一个稳定安全的社会环境,而这也是新生城市公安机关面临的重大挑战和首要任务。

但即便环境恶劣,石家庄市公安系统却积极探索,为城市管理摸索出了很多行之有效的办法和利于推广的经验。

在博物馆的治安管理厅,展陈着一本当时的晋察冀边区石家庄市居民证。这本居民证的大小和现在的身份证相当,上面详细记录着“姓名”“年龄”“籍贯”“现住所”等信息。

“这相当于现代居民身份证的‘边区版’。它的发行对摸清城市人口底数、有效管理城市、确保城市供应起到了重要作用。”潘卫忠介绍,石家庄解放初期,为肃清反革命残余势力,尽快恢复经济建设,人民政府以街政府为单位对全市人口进行梳理登记,在登记中及时发现可疑人员以便采取措施,“这也是城市人口管理的雏形”。

而在另一个展厅,8本晋察冀边区石家庄市公安局侦探证也在无声地见证着,当年石家庄市公安局在侦查工作中一种卓有成效的尝试。

虽然年代已久,侦探证的纸张已经泛黄,纸上加盖的红色印章也已经变得模糊。但即便现在看,侦探证的管理都很先进,该证采用一案发一证,证上会注明所办案件,以便严格控制管理,同时证上也明确记载了颁证日期、使用期限、持证人基本情况等。

“为了迅速控制局面,粉碎国民党特务的阴谋破坏,石家庄市公安局抽调晋察冀边区精英,并将长期在这座城市做情侦地下工作,熟悉这座城市的同志,通过各口选调到市公安局报到,组成了200多人的侦查队伍,建立起市局侦查科,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同志仍然潜伏在敌人内部。”潘卫忠介绍,侦查科的组建,为清除国民党潜伏特务、打击派遣特务,保卫新生政权、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起到了重大的作用。而侦探证对我侦查人员开展秘密侦查,避免敌特分子冒充我公安人员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石家庄解放之初,公安机关作为人民民主专政的重要机构,面临着除旧布新和保卫人民城市的双重重要使命,特别是保卫西柏坡,在这些方面,当时的石家庄公安机关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工作。”在潘卫忠看来,不管是居民证还是侦探证,不过都是石家庄早期公安系统众多探索的冰山一角,这段光荣的历史还需要更多的史实来填充和还原。

“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坚持以农村为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战略战术为长,石家庄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克的第一个坚固设防的大城市,面临着这道城市管理的崭新的课题考验。”潘卫忠认为,在石家庄这块共和国城市公安的处女地,石家庄市公安系统的工作者们边摸索、边总结,有效地掌控了城市治安,彻底打破了国民党反动派鼓吹的“共产党都是土包子,根本管理不了城市”的预言,也用事实证明共产党的城市管理能力和智慧。

为共和国的公安系统输送了大批优秀人才和经验

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记录城市人民公安初创历程

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的警用装备厅,展示了各式警用枪械。 记者赵杰摄

“石家庄市公安局不仅为我军解放大城市接管国民党旧警察、特务机关创出了经验,趟出了路子,也培养锻炼出了大批干部。”潘卫忠介绍,随着解放战争顺利推进,石家庄市公安局的大批优秀人才带着石家庄城市公安经验参与接管各大城市。

对此,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展柜里陈列的两份调令,无疑是最有力的见证。

一份是《市公安局调刘先峰等11名同志组建归绥市公安局的通知》,1949年9月,时任石家庄市公安局长的王应慈同志带队赴归绥,奉命组建归绥市公安局,并出任局长。

另一份是《陈叔亮局长奉命参与筹建天津市公安局的文件》。1948年底,为准备接管天津,华北局社会部部长(华北人民政府公安部部长)许建国带着从全华北局系统抽调的815人赴河北胜芳,其中18人从石家庄公安局抽调。天津破城后,在许建国同志指挥下,他们迅速进城,全程参与接管伪警察局并建立起天津的人民公安机关,陈叔亮出任新建立起来的天津市公安局秘书长。

每一份调令背后,都意味着共和国历史上一个新城市公安局的建立,而石家庄市公安局为共和国公安系统输送的人才远不止于此。

1948年8月,太原解放在即,华北人民政府下令,抽调石家庄20名干警,由治安科长高杰带队奔赴太原。

新中国首都公安的队伍中,更是不乏曾在石家庄公安小试过锋芒的公安前辈们,其中林浩然、刘坚夫、武创辰、徐守身等,都曾来到石家庄参与了1948年对国民党军警宪特大审讯工作。

带着在石家庄接管国民党旧警察局建立人民公安的经验,林浩然不但参加了北平的接管工作,而后,又受命奔赴南京随周兴、赵舱壁等参与接管伪都,并首任南京市公安局侦讯科长。

……

石家庄公安工作对共和国公安系统的贡献远不止人才培养。

“石家庄市公安局自建立之初便颁布了《户口管理暂行规定》《石家庄市破案程序条例》等一系列法规性文件,这为新中国成立后全国大中城市的公安管理积累了宝贵经验。”潘卫忠表示。

“一、行人车马,一律靠左边走。二、任何铁轮车辆均不得在柏油路或洋灰路上行驶。三、各种车辆不得在马路上疾驶或并列行追,脚踏车不得同乘二人……”在博物馆陈列的一份《晋察冀边区石门市政府公安局通告》中,为“使市内交通便利安全并保护市区道路起见”,晋察冀边区石门市公安局公布了本市交通暂行规则,对各种交通行为做出了细致的规定。

此外,在博物馆我们还能看到《石家庄市交通违警暂行罚则》等石家庄市公安局建立之初发布的一系列法规性文件。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文件中,还有相关文件对工作人员进行了制约,1948年石家庄市公安局编印的《户口调查员须知》,在目录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须知》明确了诸如填写户籍簿、在户口调查中要注意发现哪些问题、如何发现问题等,还专门列出了户籍调查员的工作纪律。

“虽然这些法规性文件在今天看来很简单,但难得的是,在刚刚接手城市,石家庄市公安系统便已经考虑到用法规、制度来治理城市,通过依法行政来参与城市管理。而文件里所体现的依法治国理念,也深深根植在共和国的治国理念中。”潘卫忠表示。  (记者 周聪聪)

■相关

珍贵老物件见证公安变迁

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于2008年8月6日正式落成开馆,总建筑面积约1600平方米,现有藏品2200余件,这些珍贵的老物件见证着一段段不平凡的公安发展史。

在展厅尤为醒目的是一辆旧式消防云梯车,它的臂长16.5米,可升高12米,车身由松木制造而成。这架消防云梯车是石家庄于1952年从上海购置的,是石家庄市现存最早的旧式消防车,见证了石家庄市20世纪50年代的消防历程,这样的消防云梯车目前存世量已经很少。

在警用装备厅,展示了各式警用枪械,石家庄人民警察博物馆顾问潘卫忠形象地将其称为“枪支万国博览会”。

靠左边的展柜主要展陈了新中国成立之前公安系统的警用枪械,这个展柜的枪械型号多样,有勃朗宁手枪、9毫米美制左轮手枪以及20发速射型、俗称“二十响”的驳壳枪等,总共有30多种,堪称五花八门。

而右侧主要陈列了新中国成立之后的警用枪械,比如: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种制式手枪,也是我军第一支制式武器——51式手枪;于1954年定型,至今仍装备部队的、我国生产和装备量最大的手枪——54式;我国自行设计、自行研制、现大多配备于基层民警的手枪——77式。

“在没有夺取政权之前,我们公安战线使用的枪支基本都是靠缴获敌人的,而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我们配备的枪支基本上都是我国自行设计、研制的,形成鲜明对比的两个展柜无疑是人民公安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历程的见证。”潘卫忠表示。

这个展厅还展陈着警用摩托车,其中一辆是20世纪70年代使用的警用边三轮摩托车长江750,这种挂有边斗的三轮摩托车俗称“挎斗”。作为新中国成立后的首个摩托车品牌,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因其良好的性能和较高的安全系数,广泛应用于部队、公安、工商、交通监理等系统,驰骋于祖国大江南北,红极一时。

在它的一旁,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省会交警骑的外形时尚、性能优越的春风650型摩托车,它价值68000元人民币,时速可以达到190公里。

在交通管理厅,我们还能看到新中国成立后各个不同时期的机动车牌照。展柜里共展示了五代机动车牌照,纵观这些牌照,随着时代的变迁,牌照的大小、颜色、材质等都在发生变化。比如,展柜展陈的第一代机动车牌照,虽然小型汽车牌照也是我们现在常见的蓝底白字,但这些车牌上出现的都是数字,没有省份简称的汉字。此外,车牌上还有一颗红色的五角星。而展柜展陈的第四代车牌的格式也与我们现在所使用的呈现出很大的差别,牌照内容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分为“省(市、区)+省辖市序号”,下部分为序列式数字。而且当时家用汽车牌照的颜色也不是我们现在常见的蓝底白字,而是绿底白字,大型汽车车牌是红底白字。

一代代车牌的变化让我们在感受到国家经济高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升和道路建设高速发展的同时,也看到了城市交通管理的逐步规范和管理水平的不断提高。

文/记者 周聪聪

责任编辑:张永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