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调查|规范城市养犬,哪些难题待解

2018-07-12 05:27:34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阅读提示]

如今,城市养狗越来越普遍。相关问题也随之而来,比如弃养产生流浪狗,烈性犬伤人,在公共场所随意排泄等等诸多问题。

解决养狗带来的困扰,正成为城市管理的新课题。

今年恰逢《石家庄养犬管理条例》出台第十个年头。10年中,这座城市对养狗的管理,也在一步步探索,同时也面临一些新的难题。

难以摸清的底数

调查|规范城市养犬,哪些难题待解

7月2日,在石家庄市荣景园小区,一位居民带小狗在“狗厕”如厕。  记者张昊摄

6月25日16时,石家庄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二楼,接种疫苗的门诊前排起了队伍。

何耀带着7岁的儿子来打针,相比其他的候诊人要平静一些:“这是第5针了。孩子在路边走着走着,突然窜出来一条小狗就咬上了。有目击者说是一条流浪狗,我们就特别担心孩子的安全。”

何耀的儿子伤在小腿,一个多月过去了,还留着两个深深的牙印和猩红色的疤。说起孩子被咬,何耀很心疼:“这么小的孩子,受到了很大惊吓。大街上哪来的流浪狗呢?这么大一个城市,管不好几条狗?”

何耀的质疑,也是很多城市在探讨并亟待解决的问题。

6月26日10时,省会翟营大街嘉嘉农贸市场附近,三条大小不一的狗正跑着过马路,在停下来捡食物的过程中,几条狗发生了争执,叫声惊天动地。

商户们介绍,常围着市场转的狗有七八条,谁也不知道它们从哪里来,在哪里生存,有没有狂犬病,咬不咬人。

这就引发了一个令人关注的话题:城市里的流浪狗,是否形成了狗患?

石家庄市公安局下设的犬只留检所,日均可容纳100只犬,目前日均保持在80多只。

石家庄市公安局养犬管理办有一支3名民警8名辅警组成的执法巡查队伍,每天都在街上巡逻,对违规犬、流浪犬、无主犬进行暂扣。“目前没有发现大规模的流浪狗。每年都会有群众举报流浪狗问题,从数量上看也是少数的。”石家庄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苏建忠说。

石家庄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管理所副所长刘君卿介绍,今年5月,最多的一天有98名市民接种狂犬疫苗,而这只是市疾控中心一个门诊的接种量。

据介绍,从2013年至今,这家门诊共接种狂犬疫苗27000人次,每年总量较平稳,并没有想象中因犬只泛滥导致的狗患。

“需要解释的是,我们询问的初次来注射疫苗的患者中,有80%以上是被自家养的狗咬伤的。”刘君卿说,这意味着流浪狗并不是造成市民被咬伤的“主力队员”。

那么,市民饲养的狗又是什么情况呢?

养狗的市民能说出一堆养狗的乐趣。“孩子都在外地,就这条小狗陪我们老两口。小狗到家的当天,我们就给它做了防疫,准养证也办了。小狗的陪伴是我们生活重要的一部分。”退休职工杜万明手里逗弄的柯基犬,一岁多,每个月要花去他近千元的退休金,但他依然乐此不疲。

和养狗人的热情相比,不喜欢狗的市民则是能躲则躲。

“我们小区养狗的特别多,一到了晚上,小区甬路上遛狗的一个挨一个。”家住誉天下小区的胡女士说,由于天生怕狗,每次在电梯里遇到邻居带狗上楼,她都会下来等下一趟。“我特想知道,有没有部门掌握每个小区多少条狗,哪些狗注射了疫苗上了‘户口’。这些狗都是合法的吗?咬了人是否会传播疾病?”

遗憾的是,目前并没有专门的部门对主城区的犬进行统计,也无法对这些犬是否做过免疫进行系统统计。

有业内人士估算,石家庄市三环以内的主城区有数万条犬,“石家庄有2800个小区,保守估计一个小区得有50条狗,但这只是估算,不精准。”

石家庄市公安局犬类制证服务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石家庄有“户口”,也就是有犬只准养证的狗有近3万条。“每年都有30%至40%的增幅,每年固定续证(年检)的也有7000多条。”苏建忠介绍,这一情况比2008年刚出台《石家庄养犬管理条例》时已经好了太多。然而,这一数字并不代表每年城市新增了这些犬,而是那些早就和大家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的犬,第一次有了“身份证”。

执法尚存难点

调查|规范城市养犬,哪些难题待解

7月3日清晨,一位居民在小区内遛狗。  记者张昊摄

现有犬只的管理也并非那么容易。

2008年出台的《石家庄养犬管理条例》,将办理准养证和年检费的费用从规定的1500元与500元,分别降低到400元和100元,但近3万个准养证发放数量和石市估测拥有的犬只数量仍有很大差距。

“太贵!”说起不办狗证的原因,一位养狗市民说:“我这狗都不值400元。”

“目前,市民还没有形成一种养狗文化。选择养狗可能是阶段性的,也就不想长期投资。一旦不养了,遗弃的犬只将成为新的城市流浪犬。”苏建忠认为,这也造成养犬管理部门难以对城市犬只数量形成统计,无法拿出更有针对性的管理手段。

除了养犬文化不成熟,养犬人的习惯不好,也是很多市民对养犬反感的很大原因。

6月25日20时,石家庄万达广场步行街,逛街的市民和几条撒欢的小狗同行。一条狗突然在步行街蹲下便便,狗主人站在一边等狗拉完,留下一坨狗便,径直离去。

“别说大街上,就是小区里,管理狗随地大小便都是个难题。”一位物业公司负责人表示,目前物业接到的业主投诉中,涉及养狗的占了相当比例。“遛狗不拴绳、狗便不清理、狗叫扰民,业主都会投诉。可物业没有执法权,顶多说两句。”

这些问题,也是石家庄市公安局养犬管理办的难题。

“我们有时到现场处理,按照《石家庄养犬管理条例》,对遛狗不拴绳的养狗人,要处以50元罚款,但养狗人两手一摊说没钱。现行法律没有规定说罚款不能执行可以没收狗,所以我们也只能教育。”苏建忠说。

不文明养犬的种种表现,迫使个别小区“一刀切”:2014年和2017年,石家庄金谈固小区和塔谈新村小区一纸通知贴出来——小区内禁止养狗,即使有犬只准养证的也不允许。

此举一出,有人叫好,也有人认为矫枉过正。

其实如何管好狗,并不是完全无解的问题。荣景园小区是石家庄少数几个为解决狗随地大小便而设置专门狗厕所的小区。

该小区物业主管刘兴丰介绍,小区有14000多名居民、4234户,物业逐一上门登记,摸底到共有114条犬。“我们也曾面临业主的狗在小区到处拉尿的问题,后来我们在小区甬路一侧设置狗厕所,给业主发放狗绳、便便袋。以前遇到这种情况,有业主会说没狗绳、没便便袋,那好,物业都给解决了。再做不好,被物业发现,业主也会不好意思,现在的情况就大有好转。”

荣景园小区设置了18处狗厕所,专门设置的沙池定期有人去味平整。但刘兴丰也坦言,对于狗扰民,物业也只能劝解,实在搞不定,还要请民警到场。

事实上,民警处理起来也很困难。苏建忠说,按照规定,养犬人应当加强犬只的驯养和监管,不得放任犬只干扰居民正常生活,但没说怎么处罚。这就造成有的养犬人被邻居多次投诉,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面临无法可依的还不止于此。6月29日,石家庄体育公园,一名女子拉着一条一百多斤的阿拉斯加遛狗,狗主人被拽得一路趔趄,小跑着才能跟上。

因为这条狗体型巨大,几位锻炼的市民停下来闪到一边。而这条身高超过60厘米的大狗,属于城市的禁养犬。

“关于主城区的大型犬和烈性犬,也是我们执法的难点。”苏建忠说,按照条例,公安机关要对犬只进行暂扣,由养犬人缴纳罚款后将犬移出主城区,“但很多大型犬很贵,养狗人只愿缴纳罚款,却不把狗迁出主城区。”

这就形成一个怪圈。“同一个养狗人,会被处罚三四次。罚款不是目的,只是手段,但现在解决不了问题。”苏建忠说。

这些问题,不止石家庄一个城市存在。而目前,并没有哪一个城市找到具体而有效的管理手段。

从规范养犬做起

养犬,从10年前的限制改为管理,也说明这是一股挡不住的风潮。

目前,城市所面临的问题是,切实解决犬困。

苏建忠近期的工作计划中,有一项是制作电子犬牌,这将从根本上解决犬只走失以及遗弃犬的问题。“电子证植入狗主人的信息,一旦发现遗弃,马上进行处罚。这在过去,首先很难知道是谁遗弃了狗,其次即使知道狗主人是谁,对方不承认,也很难处罚。”

除了针对狗的管理,还有针对狗的免疫。

目前办理犬只准养证的流程是,要求养狗人在为狗办理准养证时提供当年的免疫证明。“我们很难辨别免疫证明的真假,因为它们并不是统一制式的。”苏建忠说。

为狗免疫这项工作,目前还没有机构出来“一统江湖”,各家动物医院的免疫证五花八门,甚至免疫的药物也不同,也就没有数据说明,到底主城区的狗有多少只进行了免疫,更不要提免疫的成功率。

“北京、大连实行强制免疫,一旦发生狂犬病,这是公共安全事件。有必要和其他动物注射的其他疫苗一样,列入政府财政,强制推行。”苏建忠建议。

这一建议和刘君卿的想法不谋而合。刘君卿介绍,当狗的狂犬疫苗全程接种率达到85%以上,才能形成一个有效的抗狂犬病病毒感染的免疫屏障,阻止病毒在犬之间的传播,并对人类形成间接保护。如果有关部门指定动物医院免费注射,将会大大提高狗的免疫率。

对流浪狗进行绝育,也是苏建忠一直想推行的。狗的繁殖效率很高,一年可以产两次,一次可以产七八只。这对于流浪狗的存在数量来说,尤其可怕。

业内人士呼吁家庭养狗的方式,从购买过渡到领养,也可以减少流浪狗的数量。

石家庄市犬只留检所,每月的领养量屈指可数,不到5只。

很多人都想领养一只名贵的狗,却不评估自身的时间和精力。常被遗弃的狗,内心也会受到打击,易产生攻击性。

如果按照规定,饲养的犬只产生幼犬的,养犬人应当在90日内,将超过规定数量的犬只转让他人或者送交犬只留检所,从而形成相对稳定的犬只数量。

送交犬只留检所的犬,在领养前由官方进行免疫,这一方面能提高免疫率,一方面形成一个领养链条,减少购买带来的无限繁殖,从而控制城市犬只的数量。

对狗的任何管理,从根本上讲,还是针对养狗人的管理。

“我们不能期待一夜之间每个养狗人都文明起来。但是,当念叨的次数足够多的时候,总会形成习惯。”苏建忠和同事从2017年开始,在石家庄不同的小区开展文明养犬宣传,尤其是请驯犬师和宠物医生现场讲解如何驯犬、现场义诊,特别受欢迎。“每一次都有养狗人现场办理犬只准养证,但这不是我们的重点,重点是让文明养犬的观念深入人心。”

2018年,苏建忠计划在30个小区开展宣讲。这和今年5月1日开展的针对遛狗不拴绳、粪便不清理的专项行动,形成了“白脸”“红脸”一起唱的局面,截至6月底,因为上述行为,主城区养狗人被教育处罚了621起。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5月,该市公安局养犬管理办也进行了类似活动。刘兴丰介绍,荣景园小区在这两次活动之后,遛狗拴绳的业主明显增加,更有业主主动去办理犬只准养证。

今年7月1日起执行的首部《石家庄市公共文明行为条例》提出,携带犬只不及时清除在公共场所产生排泄物的,处以50元罚款。在列入禁止的15条不文明行为中,携带犬只进入公共场所,携犬出户不束犬链,不及时清除在公共场所产生的排泄物等赫然在列。

针对养狗的管理,逐渐进入城市管理的日程,文明养犬正在逐步走近。  (记者白云)

■记者观察

责任意识 不可或缺

因为“忠诚看家”的好口碑,大多数人对狗的态度还是平和的。

尤其是宠物经济的持续走高,宠物越来越多走进家庭,很多市民已经接受了与犬相处。所有对养狗的反感,更多来自养狗人的不文明养狗方式。

部分养狗人放纵犬只惊吓到他人甚至咬伤无辜,以及狂犬病的高致死性,都导致不养狗的人对狗的恐惧。

养狗,在很大程度上给了养狗人精神上的慰藉和陪伴,养狗人也有义务用规范的方式获得这种快乐。

有数据显示,涉犬纠纷90%发生在社区。因此,石家庄市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苏建忠希望能将深圳的管理模式引入石家庄,“社工+义工”共同管理,从单个社区的微环境建立养犬劝导机制,“一次纠正可能不会形成效果,但多次纠正总会有些进步。”

部分养狗人的思想意识,还停留在“我养狗碍着谁”的阶段,殊不知这已经和当下的法治社会脱节。

每个人的责任和义务总是相辅相成。但很多养狗人在开始养狗的时候,显然还没做好准备。

这一点,在石家庄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疫苗接种门诊会体现得更加真实:有的养狗者,自家狗咬了别人,却并不情愿给对方治疗上的赔偿。

甚至,医务人员提醒伤口处于三级暴露的患者要注射免疫球蛋白的时候,狗主人还会为增加的费用和被咬人乃至医务人员发生冲突。

尽管我国的狂犬病发病案例从2013年的2000多例,已经下降到2017年的500多例,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能完全控制这一病毒。

还有养狗人认为,反正被狗咬了都要注射狂犬疫苗,干脆就不给狗注射疫苗。

这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为什么给狗注射了狂犬疫苗,被这只狗咬伤后,人还要打狂犬疫苗呢?

石家庄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管理所副所长刘君卿解释,和人类一样,注射狂犬疫苗的狗也存在个体差异,有的可能不产生抗体。医务人员无法判断哪一条狗注射过疫苗,是否产生了抗体,所以出于安全考虑,就会建议被咬伤的患者注射人用狂犬疫苗。

而从公共卫生安全角度考虑,当狗的狂犬疫苗全程接种率达到85%以上,能形成一个有效的抗病毒感染的免疫屏障,从而更好地保护人类,因此养狗人有义务和责任去为狗进行免疫。

既然城市出台了养犬管理条例,也就是许可养犬,那么现在的关键在于怎么养。在法律法规的限定范围内饲养,既是对养狗人的严格约束,也是在要求养狗人切实负起责任来。   文/记者 白云

责任编辑:张永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