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对话割皮救父孝女康静:最想对所有好心人说一声谢谢

2018-08-16 05:40:03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对话割皮救父孝女康静:

最想对所有好心人说一声谢谢

[阅读提示]

4月2日,平山。一场意外让53岁的农民工康青海全身严重烫伤,面临生命危险,亟须植皮。

7月4日,石家庄。一场皮肤移植手术在石家庄市第一医院展开,康青海30岁的女儿康静割皮救父。

在这场与意外劫难的战斗中,我们看到了血浓于水的父女情,同心协力、共渡难关的好家风,更看到了来自社会各界鼓励支持孝女一家的正能量。

8月7日,康静重回工作岗位,她的父亲也在皮肤移植手术后脱离危险,逐渐康复。而康静也终于松口气,坐下来和记者聊一聊这些日子里她所经历的艰难却暖心的故事。

“我来供皮是最合适的选择”

对话割皮救父孝女康静:最想对所有好心人说一声谢谢

8月14日,康静到石家庄市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看望还在接受治疗的父亲。 记者史晟全摄

记者:距离7月4日你割皮救父已经一个多月了,许多读者都很关心你皮肤恢复得怎么样,还有你父亲现在身体状况如何?

康静:感谢大家的关心!我8月7日已经重回单位上班了。两条大腿上取皮部位的皮肤愈合得还算好,除了有些痒,走路已经没有问题了。

我父亲7月30日经历了烫伤以来第8次植皮手术,大夫说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未来根据皮肤生长情况还要做7到8次手术,能够出院大概还需要几个月。

记者:当时你母亲得知父亲烫伤后,说感觉天塌下来了。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康静:父亲在我们平山一家企业做工,出事是在4月2日早晨6点左右,当时他即将下夜班,却不慎跌入了作业区七八十摄氏度的高温废水池中,被工友们救起后,立即送到了平山县红十字医院。

我是从母亲电话里得知父亲烫伤送医消息的,当时没想到会那么严重。我当天10点多赶到平山县红十字医院,父亲已经在重症监护室,因为烫伤和惊吓意识模糊,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但看到母亲急得一直在哭,我告诉自己得替她撑住,虽然心里慌乱,就是不哭。

当天下午父亲转入石家庄市第一医院烧伤外科。医生检查后初步结论是,99%的皮肤严重烫伤,属于烫伤最高级三度烫伤,如果创面大面积感染,有生命危险,亟须植皮覆盖创面,为下一步救治争取时间。

记者:当时情况这么紧急,为什么你割皮救父是在烫伤3个月后才进行的呢?

康静:最初的几次手术,医生从父亲受损最低的头皮取皮移植到身上,但因为烫伤面积太大,头皮根本不能满足植皮需要。于是我们购买了两次医疗异体皮,但移植一段时间后发现排异反应很大,效果不佳,父亲显现出败血症症状,再次出现生命危险。在这样的情况下,医生才建议从亲属身上取皮移植,当时已经是6月底了。

记者:你父亲的主治医师说,你是他从业30年见过的第一例女儿为父亲大面积植皮的。你当时是怎么说服家人的?

康静:得知需要亲属植皮时,我就知道只有我最合适。

我大姑说取她的,大家都不同意,担心她年龄大吃不消,而且供皮者原则上年轻者为好。所以我们姐弟三个是候选。

我是大姐,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当时我们仨都争着供皮,但妹妹是3个孩子的妈妈,最小的才1周岁多点儿,那段时间几个孩子又频繁生病,她走不开。弟弟23岁,还没成家,父亲住院后,他不仅要上班,还要照顾83岁的奶奶,管理家里4000只产蛋鸡。把全家人的情况摆出来,就得我上。

记者:可是你也有两个孩子,小女儿当时才8个月,还没断奶。

康静:对小女儿,我确实有点过意不去。许多妈妈都舍不得给孩子断奶,我也一样。因为取皮手术用药期间无法哺乳,医生说奶水很可能憋回去,所以在手术前一天晚上,本来已经办了住院,我还专门赶回家一趟,给女儿喂了一次奶。当时我想也许是最后一次了,就让女儿多吃几口吧。

结果术后确实憋回去了。但看着父亲受这么大罪,给孩子喂不喂奶,都是小事了。

记者:你丈夫起初并不同意你来供皮,你是怎么做通他的工作的?

康静:我知道他主要是心疼我。手术前一天晚上,我给孩子喂完奶,他送我回医院,车开得特别慢。我说路上没啥车你咋不踩油门啊,他不情愿地说,媳妇咱还是回去吧。就这么劝了一路。他嘴上这么说,但也清楚我们不能回去,当时我已经做了全面体检,可以植皮,手术也排好了。

更重要的是,我俩都知道,对我们整个大家庭,我来供皮是最合适的选择。

“一大家子齐心协力给了我力量”

对话割皮救父孝女康静:最想对所有好心人说一声谢谢

康静与医生就父亲的治疗情况进行交流。 康静供图

记者:7月4日早晨8点左右,当你即将被推进手术室时,你脸上很平静,看不到一点紧张。你是心里对手术有数才这么淡定吗?

康静:说实话,我是因为没数才淡定。术前我只知道要从大腿上取皮,手术两周后能下地,恢复好的话不留疤痕,至于取多少、怎么取都不清楚。术前我还和大姑开玩笑,说让大夫取我肚子上的,这里肉多。还和主刀医生说,请他给我打一针麻醉剂,让我睡一觉。

记者:结果呢?

康静:结果手术只对腰部以下进行了麻醉,整个手术过程我意识清清楚楚。一会医生说“给我换个刀片”,一会又说“取一块小的让媒体拍一下”,我都默默听着。

术后媒体采访主刀医生,我才知道从两个大腿上分别割了一圈,每个腿取的总面积大约有8个巴掌大小,相当于我身体16%到18%的表皮面积。了解到这些情况,我顿时头皮发麻,两腿发软,心想“啊,这么多”。

表皮组织有三层,只取了第一层,这个厚度能尽可能保障我不留疤痕,同时父亲排异最小。

记者:取下来的皮肤给父亲用上效果怎么样?

康静:我后来才知道,父亲手术室就在我隔壁,取下来的皮肤马上就给父亲移植了,主要用在了烫伤严重的胯部和腿部。从这些日子的效果来看,确实比购买的异体皮排异度低。

还有一件事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移植给父亲的皮肤和他自身取下的头皮是搭配着用的,最终移植的头皮会生长,我的皮肤会一点点被“顶”下来。之所以要我的皮肤先顶替上,主要是要覆盖创面,给需要多次取用的头皮生长恢复留出时间。

记者:这些情况都不知道就上了手术台,你可真是心大啊!

康静:这还真要感谢医生提前没和我细说,否则我还真有些害怕。我这个人,遇到难事习惯硬着头皮往前走,走一步算一步,没准难关就这么不知不觉闯过去了呢。

记者:术后恢复阶段也是这么乐观吗?

康静:哎,麻药劲儿过了以后,双腿钻心地疼,得有三个晚上没咋睡觉,只能让医生给我打吗啡睡一会儿。

可正是在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感受到我父亲的疼痛,我只有大腿疼,他却遍及全身,这几个月他经历了怎样的煎熬。想到这些,三个多月一直忍住不哭的我,反而不知不觉掉眼泪了。

记者:父亲大概在什么时候意识清醒的呢?他同意你给他割皮吗?

康静:大概住院1个多月以后,父亲才能和我们简单交流了。后来说到需要亲属植皮,我们没想到他会说,先让家里三个孩子来,不够再让孩子大姑来。我们说“好家伙,您这是让全家人给您供皮啊(笑)”。

父亲其实对自己需要移植多少皮片还没有概念,他这么说反倒把大家逗笑了。本来全家一直低沉压抑的氛围,有了一丝轻松。

记者:从你父亲的话里可以听得出,劫后重生,是家人给了他依靠、希望和力量。

康静:是啊,不仅给了他力量,也给了我力量。这个时候就会发现有一大家子人有多好。

大伯主要负责到处筹措医药费,二伯和大姑、母亲一起轮流在医院值守。最初一个月,白天、晚上都需要至少两个人同时在,长辈们为了尽可能不耽误我们几个年轻人的工作,把医院一摊子事都担起来了。

我做了割皮手术后,多日里不能下地活动,大姑又守在我身边帮我按摩,给我送饭。因为无暇顾家,我婆婆带着两个孩子也累得够呛。

其实,在媒体报道我们的事情之前的3个多月里,全靠亲戚们的帮助才一点点迈过这道坎。一大家子齐心协力给了我力量,让我能够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地做出给父亲割皮的决定。

“想对所有好心人说一声谢谢”

记者:你割皮救父的事迹被媒体报道后,引发了很多市民的赞誉,大家通过各种线上线下渠道关注、转发、留言和点赞,平山县文明办还为你颁发了“最美平山人”荣誉证书。对于这些关注和赞誉,你怎么看?

康静:我觉得身为子女,看到父亲受这样的罪,无论是谁,都会尽其所能为父亲减少痛苦,这是子女的责任,是人之常情,真没想到这件事会传播这么广。

开始,只是石家庄市第一医院宣传处和我商量想做一个院内报道,没想到后来被省内媒体关注了,紧接着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等全国媒体都报道了,我一下成了大孝女,这个赞誉太重了,感觉担当不起。

大家的关注和帮助,让我感到世上还是好人多,但着实心有不安。

记者:为什么呢?

康静:主要是因为父亲受伤是工伤,按照政策医药费可以报销90%,剩余部分,雇用父亲的包工队也一直给出着。所以前期虽然需要筹借大笔钱垫付医药费,但在钱上并没有太大困难。

大家赚钱都不容易,我不想要这些捐款。最初媒体要报道时,我也要求过用化名,不留电话,也不接受捐助。

记者:但你没想到还是有好心人直接找到医院来看望你,给你捐助。

康静:是啊。

我做完手术的第二天,一位中年大哥带着他的女儿来病房找到我,说他88岁的老父亲在报纸上看到我的报道,很受感动,执意委托他送来2000元钱。

7月8日,一位家住石家庄市区的老大爷一大早骑着老年代步车赶来,送来5000元钱。他大概患有脑血栓后遗症,走路腿脚有些不灵便,一跛一跛地,看得我心里很感动。

还有一位阿姨,给我买了一大堆吃的,还留下200元钱。当时我正在进行术后治疗,她一进门看见我的腿就哭了,说心疼我受这样的罪。

这样的情况我推脱了几次,却怎么也推不掉。而且,钱有价,这些好心人雪中送炭的情义是无价的啊,这让我一时很为难。

记者:目前来自各方面的捐款大约有多少?你打算怎么办呢?

康静:有将近10万元了吧。送来善款的有素昧平生的好心人,也有我的家乡人和单位同事,以及政府、协会和企业。

平山县委宣传部、平山县文明办、平山县作协、平山山魂诗社、平山县曲艺家协会一同派人送来近万元善款。我工作的药企拿来1万元,单位还号召同事们捐款9000多元。还有当时在平山扶贫的一家企业捐助了3万元,石家庄市民政局捐助了1万元,石家庄市第一医院通过“刘琼芳基金”捐助了1万元……

团体和个人的捐款,我都一一记下了,包括每位捐助人的名字和电话,等父亲的病逐渐好转以后,我一定上门去拜访并表达感谢。等父亲工伤报销的钱下来,也希望将好心人捐助的钱一笔笔如数奉还。

记者:除了善款,有很多人还给予了你们一家精神上的支持和鼓励。

康静:是的。比如平山山魂诗社,我真的被他们社员的才华惊到了,为我写了好多好多的诗,还把我拉到他们的微信群里,给我加油打气。还有中国报恩网的志愿者们,他们来医院看望我,送给我的鲜花便签上写着“鲜花送给最美女儿”,看了非常暖心。

在网上,我也看到很多好心人在新闻下面留言鼓励支持我,在这里我想对所有好心人说一声谢谢。我相信这些困难都是暂时的,我们全家一定会同心协力,共渡难关,相信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记者李冬云)

■记者感言

孝与善在传递

在采访康静前,记者查找了关于她的报道。其中康静一张手术前站在病床旁的照片让人印象深刻:身着灰色防晒衣的她,扎着马尾,皮肤白皙,脸上难掩愁容,却又显得从容坚定。

康静一直对皮肤晒黑十分在意,但为了父亲却选择割皮,背后勇气令人钦佩。

尤其当面对面听她将这4个多月的经历一一道来,听她讲“为母亲撑着,就是不哭”,讲“硬着头皮往前走,走一步算一步”,讲“回奶是不需要纳入考虑的小事儿”时,记者对这位女子充满了敬意。

这是一位走出乡村来到城市打拼的30岁农家女儿,一位两个孩子的母亲,给整个社会带来的感动。

在社会各界得知此事后,给予康静一家的帮助和支持,则让每个人感受到来自社会的温暖和其中所蕴藏的向上力量。

其中,记者印象最深的是“一位老人”——这是他7月10日托儿子和孙女带给康静的信上的署名。

信是这位未留名的老人手写的,短短几行,却令人动容——

我在本月(7月)4号的报纸上看到你的事迹,“平山有一位好女子,为救父自己割皮”。你的精神感动了我这个近90岁的人,尤其是“乌鸦反哺,羊羔跪乳”,让我想起小时候父亲教育我的情景。我为你的行动所感动,特送来2000元,是我的一点心意,望你和你的父亲早日康复。

康静说,老人叫高玉林,今年88岁,家住石家庄市鹿泉区,曾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

这是一位与康静素昧平生的88岁老人带给我们的感动。

曾几何时,我们慨叹于这个社会的冷漠、自私,但如今,越来越多动人、暖心的故事如此真实地发生在身边时,我们又怎能不被打动、不被激励?

这些来自普通人的平凡却真实的故事背后,是整个社会对孝顺、良善,先人后己、舍己为人等价值观的认同与呼唤。在网络上或默默关注,或为之点赞、转发、评论的每个人,传递出的已不只是故事本身的感动,更是整个社会潜藏的向上之力。

正因如此,我们几乎每天都能看到类似的感人画面。向礼让行人的司机鞠躬致敬的孩子,伸手救助他人的快递哥,雨中俯身清理马路下水口的路人,将孩子从火中抛出自己却不幸遇难的母亲……

在采访的最后,一向坚强乐观的康静讲起手术后的一个小细节——

康静不满6岁的儿子,在医院终于见到了多日未回家的妈妈,看到妈妈坐在病床上慢慢揉着双腿,他默默靠上前,趴在病床边,用稚嫩的小手也一下下在妈妈的腿上抚摸起来……

孝与善,由此传递。  文/记者 李冬云

责任编辑:张永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