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当代传媒语境中的文学消费

2018-09-07 08:57:52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当代传媒参与构建了“文学符号”,使其具备商品消费的价值;扩增了文学审美的感知途径,使艺术审美更多层次;易化了文学讯息的接受方式,使文学接受更便捷。从这个意义上说,当代传媒助推了文学消费,是一次历史的“结缘”。

新时期以来,当媒介与文学炒起一波又一波的文学消费热潮,当影视改编一番又一番地刺激文学消费欲望,当网络文学“IP热”一浪又一浪地跑马占地,一场由媒介引发的文学消费样态及其生存图景的争论便喋喋不休。一种声音认为,文学强烈的“媒介依附性”令其丧失了文学性,娱乐至上、图像审美、快餐消费使得纯文学消费遭遇前所未有的“劫难”。另一种声音认为,搭载当代传媒的快艇,文学走向大众,满足了人们的故事性需求、情境式体验和诗意化情结。传媒让文学、影像与现实结缘,使文学获得了一个新的生存境界。当文学消费适逢当代传媒语境,究竟是一场“劫难”,还是一次“结缘”?

市场经济条件下,当代传媒语境中的文学消费存在三个维度:一是物质的、经济的、市场的、商业的;二是精神的、审美的、思想的、艺术的;三是媒介的、技术的、影像的、讯息的。基于此,我们对文学消费境遇的评判应综合这三方面来考察。

从市场经济维度看,文学作为文化商品,利用商品符号价值制造消费热点,拉动消费需求,最大限度地获取产值利润是文学消费市场的规律。比如莫言文学与影视传媒结缘,《红高粱家族》《白狗秋千架》《师傅愈来愈幽默》的影视改编成功将莫言推向市场。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之后,其作品销量激增,影视改编再次升温。作为一种文学符号,莫言能激起人们对中国文学的关注,为低迷的文学消费市场注入活力。如今蓬勃发展的网络文学亦是如此。截至2017年12月,国内网络文学界拥有1300余万注册写作者、1600余万部作品以及超3.78亿读者。《琅琊榜》《甄嬛传》《芈月传》《花千骨》《何以笙箫默》《步步惊心》等一部部故事情节生动、粉丝规模庞大、IP开发精良的作品获得了高度关注。据《2018年中国网络文学IP影响力研究报告》显示,网文IP改编占据影视行业半壁江山,热门IP备受市场青睐。消费市场上的文学作品虽然并非都是高雅之作,然而随着大众审美品位的提升,市场优胜劣汰和自我净化机制的不断完善,一个良性循环的文学消费市场必将日臻成熟。

从艺术审美维度看,文学是语言的艺术,是话语蕴藉中的审美意识形态。文学消费的审美诉求在于品味文学语言的表述艺术,探寻话语蕴藉中的韵味和意境,参与营构诗意化的意象世界。当前,传统的文学审美思维方式出现了转型:内视化审美衰微,外视化审美突起,两者逐步趋向协调和融通。所谓外视化审美是对直观形象的感知,强调感官审美的直接性和体验性。所谓内视化审美是文学独有的审美思维,强调通过对语言文字的感知、想象而把握到的艺术形象,具有心理意识重构的间接性和参与性。视觉时代的图像霸权语境中,传媒承载了文字、影像、游戏等多种文本的融通,也导致了审美思维向外视化的偏移。其实,内视化与外视化并非水火不容,文学、影视、游戏三种审美依靠传媒相互借力、相互渗透的消费现象愈来愈频繁。如大型网络游戏《仙剑奇侠传》因融汇了大量文学文化元素,圈了一批又一批粉丝。近几年该游戏因被改编成电视剧而再受关注。随着文学传媒化的深入发展,故事性强、情节紧张、人物个性鲜明的外视化审美挑战并瓦解了传统以语言文字为中心的内视化审美惯例,而文字优美、底蕴深厚、寓意深刻的内视化审美也介入并浸透以图像为中心的外视化审美领域,一种新型的以语言文字、图像声音、游戏情境等综合而成的审美思维正在形成。

从媒介技术维度看,媒介技术开创了新的文学消费样式和形态,影响了受众的文学阅读和审美习惯。随着媒介技术不断革新,传统文学样态经过媒介技术的塑形,形成了多样化的文学图景:纸媒文学、影视文学、广播文学、网络文学、手机文学等。这一现象对文学消费的显著影响就在于,一是纯文学的纸媒消费趋于边缘化,文学文本的图像化和影像化消费趋向明显,大量改编自文学的图画书、动漫作品、影视作品成为文学消费的主要方式。二是多文本黏性消费。影像文本的感官性和浅表性,让受众在感性刺激的同时生发出溯本求源的冲动;文学文本的内视性和间接性,让受众在心灵触动的同时激发出感官愉悦的欲望。三是文学消费趋于大众日常生活审美消费。媒介革新技术使得媒介使用成本更低廉、携带更方便、应用更普遍。文学消费出现了精英式艺术审美向大众日常生活审美的转化。现代机械复制和网络传播将文学消费圈无限扩大,文学审美渗透到生活的各个方面。

概而言之,在当代传媒语境中,文学是商品,是艺术,也是讯息。文学消费是商品消费、艺术审美,也是讯息接受。当我们在诘难传媒搅浑了文学商品市场,颠覆了传统的审美惯例,使文学阅读陷入片段化,令文学消费遭遇“劫难”时,我们需要正视的是,商品消费需要文学符号作为文化资本,艺术审美需要依靠感官作为感知途径,讯息接受需要传媒作为平台。当代传媒参与构建了“文学符号”,使其具备商品消费的价值;扩增了文学审美的感知途径,使艺术审美更多层次;易化了文学讯息的接受方式,使文学接受更便捷。从这个意义上说,当代传媒助推了文学消费,是一次历史的“结缘”。(李晓彩)

责任编辑:侯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