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人物|我为祖国守边防

2018-10-11 05:28:46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记者 白 云

[阅读提示]

说到边防,我们总会想到大漠边疆。其实,边防的范围涵盖沿海、边境和口岸。

作为沿海省份之一,河北省拥有487公里的海岸线,在这条海岸线上,矗立着45个边防派出所,承担着沿海边防管理、海上治安管理及渔船民管理等职责。

这些边防民警的身份是警察,但又不同于警察,他们穿着绿军装,具有军事和公安双重管理属性。

守在大海边

人物|我为祖国守边防

建在滩涂边的秦皇岛边防支队大滩边防派出所。

边防派出所的特色之一,是所里民警的一身橄榄绿以及铺叠整齐的“豆腐块”,还有每一座边防派出所一杆随风飘扬的国旗,每天早晨6时30分的准时出操。

河北海岸线上的45个边防派出所,365天执行6时30分出操,18时归所,22时就寝的纪律。

9月11日,从秦皇岛向南,穿过省道、县道、乡道,再穿过长满庄稼的田地,一个多小时后,汽车停在白色围墙、蓝色腰线的大滩边防派出所前。这是秦皇岛边防支队最南边的派出所,和唐山交界,两个所的民警曾隔着河道喊话打招呼。

民警种朝萌带着记者去巡逻。越野车在颠簸的土路上跳起来老高,又重重落下,种朝萌坐姿笔挺,一脸淡定地指着远处连成片的植被说,“我刚来的时候,这儿都是秃的。”

那是六年前,种朝萌刚分到大滩边防派出所。那时候,他还没这么黑。在辖区15.56公里长海岸线上的不间断巡逻,把和他一样驻守这个边防派出所的10名边防警察,晒成一个颜色。

“辖区6个行政村,3个码头,5671人。”副所长倪前亚说,“我们所的人,都宅,主要是就算有点空儿出去溜达,也没地儿可去。”附近除了村子就是成片的养殖区,很多时候,一周的活动就是在辖区的几十平方公里内巡逻。

民警付运达回忆起初到秦皇岛边防支队赤洋口边防派出所报到的那天,“支队派车把我和行李一起送过来,一路上灯光越来越少,越走心越凉。”

赤洋口边防派出所下辖56平方公里,15个行政村,村民习惯早睡,过了20时,附近村民家大多就关了灯。派出所附近只有一个小卖部,不过21时就关门,物资也不是很丰富。

同事张轩宇一副过来人的表情安抚他,“我还在唐山支队的时候,曾接新人到所里,刚把行李给他们搬下来,一转身看见一个大小伙子站楼道头给家里打电话抹眼泪呢。”

驻守边防派出所寂寞,一年30天的假期,几乎每一位边防民警都得算计着过。

种朝萌今年的假期大多在相亲,到秦皇岛市区和女方吃顿中午饭,要5时起床,6时出发,7时30分坐公交赶到昌黎,9时赶到秦皇岛。

“也就吃顿饭,想看场电影都来不及,15时我就得往回赶,晚了18时就赶不回所里了。”种朝萌苦笑着说,相了五六次,女方一听说他的工作地点和作息时间,往往就没了下文。

8月30日,唐山乐亭县中心渔港的渔民们正在进行禁渔结束前的最后准备,补网的老渔民双手麻利地在网具上穿梭,被允许出海清理海蜇的渔船刚卸完货。

几位渔民或坐或躺,倚靠着靠港的船帮喝啤酒解乏,船老大远远地伸出五根手指头,意味着这一船捞了5万斤海蜇。记者冲他竖个大拇指,他展着黝黑的脸,把手里的啤酒罐高高举起。

负责这块辖区管理和治安的是唐山边防支队大桅边防派出所。船管员张斯儒带着记者去他工作的码头转。开渔后,他每天都要来,警灯亮起震慑,军装绿来回巡逻。

码头上遗留的小海鲜已半干,脸盆大的水母摊作一团,腥味扑鼻。“我刚到这里时,犯了俩月过敏性鼻炎。”张斯儒说。

除了味道,不适应的还有偏远。大桅边防派出所孤零零建在364省道边,偶尔有呼啸的大货车驶过。这里9名民警负责5个村、6700多人的户籍、治安等管理。

“我们都愿意往村里和码头去走访、去巡逻。在所里待着闷,就这么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张斯儒咧咧嘴。

结婚的边防民警可以回家,但因为边防派出所在海岸线,家在城区,即使能回,也很奔波。

张轩宇每次回到秦皇岛市区的家要20时以后,早上7时就要从家里出发。每次车一过大蒲河,车流量小了,他都会停在路边稍微眯一会。直到最近有一次和所里的同事聊天,张轩宇才知道,几个在秦皇岛安家的同事,都因疲劳有这特殊的习惯。

守边啥都管

人物|我为祖国守边防

秦皇岛边防支队赤洋口边防派出所民警张轩宇带着和家人走失的小朋友寻找家长。

驻守沿海的边防派出所,职能比较多元。

秦皇岛南戴河边防派出所成立于2011年,辖区海岸线只有3公里长,但是有天马广场和仙螺岛景区以及172家旅馆,每年这里的旅游旺季,派出所20名民警就会迎来80余人的支援团队。

“这也忙不过来。”该所民警李东朋介绍,一百多名民警编组三班倒,不停巡逻,“就是为了让游客在景区有安全感,但为此,我们连吃饭都得轮着。”

景点多,辖区的特色警情就多:找人的多、丢东西的多、酒后打架的多。李东朋指指和自己年纪不符的发际线,“一到旺季,就觉得年轻也顶不住了,一天面对数万游客,神经绷得紧紧的。你看我这头发,所里和我一样的年轻人都差不多。”

七八月的旅游旺季,几乎隔一天就要轮一个24小时班。有一天晚上,李东朋和同事24时收队,刚洗了澡躺下,又有一起报警打架。从那时起,所里有了个不成文的规定:巡逻不过凌晨2时不收车,因为回来也睡不踏实。

这个季节,张轩宇要到渔岛警务站驻站。渔岛是当地较大的景点,游客较多。9月初,一名保定来秦皇岛旅游的游客给张轩宇打电话,想见他。仔细一问,原来去年这名游客的女儿把手机丢在了景区,是张轩宇帮忙找到的,今年失主母亲来渔岛旅游,一定要见见张警官。

“我们这里七八月份,丢手机、丢钱包的特别多。工作中我发现,往往是游客找手机,捡到手机的景区工作人员找游客。”于是,张轩宇把景区一百多个固定岗位和服务摊点的负责人拉进一个微信群,由他把接到的警情和工作人员捡到的遗失物品进行对接。

海岸线上的边防派出所大多远离市区,涉及火灾、急救,老百姓先想到的都是边防警察。在黄骅市南排河码头,船老大的手机里,一直保存着南排河边防派出所民警郭雷的手机号。船老大胡金发说,“不管什么事,只要和郭雷说,都会管。”

今年6月初,郭雷接到一起转警,一名水下维修工作业时,船长误开发动机,导致维修工颅骨骨折,打捞上来后,人已经陷入昏迷。

120急救车从市区开到码头,需要一个小时。伤者血流不停,周围有两辆小皮卡,车主都嫌晦气,不愿拉伤者去迎急救车。郭雷接到求助赶到了现场,看着人在地上躺着呼吸越来越弱,他跳上所里的面包车,招呼人把伤者抬进车里,开上车就往市里走,“节省了半小时吧,这对于伤者来说,就是一条命。”幸运的是,伤者经过救治已经恢复,并主动找到所里要求和恩人合影。

相比单次救助,秦皇岛边防支队西河南边防派出所,12年换了几任所长多名民警,都坚持帮扶一名孤儿。这名叫单鑫旺的小姑娘,5岁时父母出海遇难,爷爷奶奶多病,是边防派出所的民警帮忙,给这家人办了低保。

单鑫旺该读初中了,边防派出所负责联系学校,协调学校减免学费。当年帮扶单鑫旺的民警们换了好几茬,但不管谁到所里,都会把帮扶单鑫旺的工作接过来。

“从我到这个所就这样了。这是我们所铁打的帮扶对象,每年我们都去学校看孩子,最常说的话就是‘你好好念书,考到哪,我们帮到哪’。”该所民警魏巍说。

守边安民心

人物|我为祖国守边防

沧州边防支队南排河边防派出所民警郭雷到渔船上走访。

8月21日,364省道上的大货车呼啸而过,尘土阵阵。相隔几十米的南排河码头,近百条渔船挂着鲜红的国旗,等待开渔。

码头上,胡金发踩着船帮讲述了这么一件事。今年3月,当地渔民的传统皮皮虾作业区被唐山部分渔民占了。渔民们解决纠纷习惯用民间办法:船老大出面组织几十条船,双方硬碰硬,撞坏的己方损失,船队凑钱。

“我们船队32条船,都是纯渔民,我有俩儿子要养,渔业收入就是我们的全部收入。能不急眼?老一辈解决这些问题都是用这些办法,也从没想过求助政府。”胡金发没想到,这事儿不知道怎么传到了郭雷耳朵里。

“我一听就炸了,海上无小事。虽然渔船入海,不属于边防辖区,但是渔民是辖区渔民,上船的都是顶家立户的当家人,出什么事都不好。”郭雷赶紧找相关人了解情况。

最终,经过和唐山边防协调,双方给各自的渔民做工作,唐山渔民撤出胡金发所在船队的作业区,这场纠纷就此化解。

其实,早在此前,出海的渔民随船携带的卫星电话,都先把郭雷的电话存上。

“边防的工作更强调管,维护好沿海安全,什么事都得想到前头去。”大清河边防派出所教导员安蒙认为,“条件更艰苦的边防民警连轮休的机会都没有,下山都要走几天。作为军人,我们不能挑环境,服从命令,保家卫国是职责。”

和平年代驻守边防,还要守土安邦。

沿海渔村不少没有土地,比如秦皇岛前朱建坨村。当地的顺口溜这么说:三个月过年,三个月挣钱,三个月喝酒,三个月干闲。形象地道出了当地渔民靠海吃海的生活特点。

“但这样的民风,容易造成禁渔期无所事事的村民喝酒打架多,刚开始我们的思路是打击。后来发现,防范要比打击重要。”魏巍回忆老民警讲过的前朱建坨村以前的故事。

2000年前后,西河南边防派出所和前朱建坨村党支部一起,从文化、法治、矛盾化解、助产4个方面重建。

村广场翻修,边防民警和村民一起演节目。“我也去表演过独唱。”魏巍笑着说,村里组建的广场舞舞蹈队还在市里的比赛拿了奖,村民们会唱会跳的都带动起来,有事儿干总比喝酒强。

村里的产业以前按照大队分,边防派出所提出按照产业分,比如养殖户一个组,捕捞户一个组,以养殖为例,扇贝保苗,集体保苗要比单户保苗节省成本十多万元。此外,民警下村演小品,还用说唱的形式把打架成本给老百姓算了笔账。

“这几年,村里的治安案件下降了20%还多。2016年一年,村里人均增收10%左右。”魏巍介绍。

海水渐凉,游客渐少,有景区的边防派出所可以喘口气倒休,李东朋终于可以不用再睡上下铺的集体宿舍,周末也能回家看看刚结婚的爱人。

付运达上一次看电影还是2017年的《大闹天竺》,这对于1994年出生的一名年轻人来说,确实有点“残酷”。这几天他谋划着进趟城,随便看一场什么电影,感受下城市的气氛。

张轩宇前不久刚和远在西藏的边防战友视频过,对方黝黑的脸和变形的指甲,看起来要比他的工作更艰苦。“有句话说,在祖国边疆,躺着就是立功。在沿海边防,待着就是立功。我们要做的就是守好这片海岸线。”

■记者手记

边防线上的温暖

大清河边防派出所有一只流浪猫,大滩边防派出所也有一只猫。

两只流浪猫都是自己跑来的,在边防派出所找到了食堂,找到了住处,找到了稀罕它的边防警察,就此不走了。

记者在大滩边防派出所赶上一次午饭,这只没有名字的猫,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抓着民警的裤腿轻车熟路拼命往桌上爬。

几个大老爷们儿小心翼翼地把小猫能吃的菜放到它跟前,还不忘轻轻捋捋它的毛。

大滩边防派出所副所长倪前亚说,这只小黄猫刚来的时候,瘦得屁股上都是骨头,看到吃的就停不下,都怕撑死它。现在,它成了所里的一员,到了饭点看不到它还得专门去找。

是啊,所里的驻守日常太寂寞了。除了巡逻出警,几个人天天面对面,都会看烦,所以一只猫,才成了所里的宠猫。

边防民警的坚守,不是没有人看到眼里。

当南排河边防派出所的民警郭雷在码头上转一圈,渔民都停下手里的活儿,和他打招呼时,你会意识到,其实大嗓门暴脾气的渔民,心里很亮堂。

入户走访中,赶上渔民吃饭,把胳膊拽红了也一定要让郭雷夹一筷子菜。种朝萌天天堵门教育的吸毒人员祖某某,主动去了戒毒所。戒毒后,祖某某到派出所办事,赶上派出所粉刷大门,撸起袖子就帮忙。

50名聋哑人到渔岛旅游,沟通不畅,人一多,把购票入口给堵住了。张轩宇连比画带猜,协调他们优先购票集体入场。手续办好后,一抬头他愣了——50人的旅游团,没有声音没人鼓掌,每个人竖着大拇指从他身边依次走过。

西河南边防派出所辖区的孤寡老人胡刚,脾气倔,说话冲。2000年起,民警把老人列入帮扶对象,但怎么上门老人就是不搭茬。帮老人办了低保、翻修了老房,老人还是把上门民警当“空气”。直到2012年过年,当民警踩着满地的鞭炮碎屑走进冷清的老人家,端上一碗热腾腾的饺子时,老人咬了一口说了第一句话:“咸了。”

大连养殖户老孙租用当地河道搞养殖被人破坏,倪前亚和同事忙活了小半年,固定证据调查走访,把案子破了。当记者提出想详细了解下案情时,老孙电话里拍着胸脯说,现在需要我马上就从大连飞回去,这边防是真把老百姓的事儿当事儿。

群众的认可,是对这些边防民警戍守值边的褒奖。

是这些舍小家顾大家的边防人,给487公里的海岸线,筑起了一道人防。他们扎根群众,温暖彼此。

29岁的种朝萌,还没说上对象。记者离开的时候,所里的民警千叮万嘱,给小种留心好姑娘。黝黑的种朝萌憨笑着站在院里和记者告别,像秋天里的一株红高粱。  文/记者白云

(图片由沧州边防支队、秦皇岛边防支队提供)

责任编辑:张永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