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沧州八旬老人照顾患病弟弟70多年 创造生命奇迹(图)

2018-11-30 09:26:20 来源:河北新闻网-燕赵都市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在她心里,弟弟78岁了仍是个孩子

“姐!姐!”屋子里传来一声声呼唤。

“哎!”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微笑着跑进屋说,“你呀,是一会儿也离不开我。”

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名叫高香爱,她的弟弟高民增自幼患有软骨病,右手和双脚严重畸形,生活不能自理。过去的七十多年间里,高香爱无微不至地照顾着高民增,打破了高民增“活不长”的断言,创造了一个生命奇迹。

高香爱在伺候弟弟。

为了弟弟没少受委屈

高香爱今年81岁,家住沧州河间市郭村乡南庄村,她的弟弟高民增小她三岁,今年78岁了。这一辈子,高香爱把照顾好弟弟当成自己的责任,只要有她在,决不让弟弟受一点委屈。

高民增出生后不久就被确诊为软骨病,父母曾带着他四处求医,吃药扎针就是不见好。后来,母亲听人说按摩管用,就和父亲替换着给高民增做全身按摩。有心的高香爱也学会了,从脖颈到脊椎,从胳臂到腰腿,从手心到脚心,她一遍遍地给弟弟按摩,总盼着弟弟有一天能好起来。弟弟被她按得哇哇大哭,她为此还没少挨父母责怪。

父母要挣工分维持一家人的生活,高香爱刚刚懂事,就会给弟弟说笑话、讲故事,想方设法哄弟弟开心。为了照顾弟弟,高香爱12岁才开始上学,而且是带着弟弟上学。在学校里,她一边搂着弟弟,一边上课。下课后,同学们都出去玩了,她却守护着弟弟。

有一年冬天,弟弟尿了高香爱一身。同学们调皮,故意说是她尿了裤子。十几岁的高香爱听了,又气又羞,哭着背着弟弟回了家。因为当时家里很穷,也没有换洗的棉衣,她只好穿上两条单裤去上学。随着弟弟越来越大,不再那么听话,经常在课上哭闹,高香爱念到五年级时就辍学了,回家专门照顾弟弟。

就这样,弟弟先是被高香爱抱在臂弯里,再到后来在她的背上一天天长大。很快,弟弟已经是一米七多的小伙子了,高香爱也出落成了一个大姑娘。

高香爱勤快、善良,不断有媒人上门来提亲。高香爱都拒绝了,因为媒人给介绍的人家都离她所在的村太远,都不方便她照顾弟弟。父母和村里的好心人都劝她,弟弟的病好不了了,不能被弟弟拖累一辈子。可在高香爱的心里有一个雷打不动的想法:在近处找个婆家,结婚后还可以照顾弟弟。就这样,她的婚事一拖就是七八年,她因此错过了不少好小伙儿。

在26岁那年,高香爱嫁给了小学时的同学王万义。

王万义比高香爱小三岁,从小与父亲相依为命,家境不是很好,但为人善良、善解人意。最重要的是,两家村连村,相距仅有200米。

结婚后,高香爱开始了婆家娘家两头跑的日子,王万义“承包”了两家所有的力气活儿。夫妻俩无怨无悔地照顾两个大家庭里的所有人,乡亲们无不称赞。

高香爱

日子虽苦但不乏温馨

每天清晨六点,高香爱就准时起床了,自己收拾利索后,就开始做饭。饭做好了,她给弟弟穿衣服、喂饭,吃完饭又给弟弟按摩,经常是还来不及休息,就得准备下一顿饭。每天晚上,她要给弟弟洗脚,夏天时还要给弟弟擦身。除此以外,每隔十天,她要给弟弟剃头、刮胡子、剪指甲,每周洗一次床单、被罩、枕套。几十年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些在大多数人看来太过辛苦的事,高香爱却习以为常。

走进高民增的屋子,炕上的被褥干净整洁,没有一丝异味儿。斜倚在被子上的高民增衣着整洁,精神状态也很好。因为高民增说话含糊不清,高香爱还要给他“当翻译”。七十多年的朝夕相处,高香爱懂得弟弟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手势,弟弟咿咿呀呀的语言也只有她能完全明白。

炕上放着一台收音机,平时弟弟想听哪个节目,高香爱就负责调频道,姐弟俩还交流节目内容。不听广播时,两人就聊天、讲笑话。高香爱说:“弟弟身体残疾,很少跟人接触。我多陪他说说话,他才高兴。要不然,他得多难受呀!”

随着年龄的增长,高民增腿脚臂膀变形严重,一种姿势待久了就浑身疼痛。每隔一段时间,高香爱就扶起弟弟挪动一下。高民增六十多公斤,身高1.72米,比高香爱得高出一头,由于他的四肢都变形了,而且很僵硬,身体就越发显得沉重。虽然伺候弟弟很吃力,但高香爱从不让别人搭手。她说,弟弟身体不方便,不是照顾得很熟练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用力大些、什么时候放松,一旦用错了力,弟弟是会疼的。

因为长年吃药,高民增肠胃不好,大便没有规律。高香爱就做了好几套被褥和棉袄棉裤,给弟弟替换着用。

为了让弟弟开心,高香爱曾经租了一辆车,带弟弟去河间市里逛了逛。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弟弟都会和高香爱聊起那次进城时看到的花、树、楼房,还有车和交警。虽然每天都是重复的内容,但高香爱从没觉得不耐烦,在她心里,78岁的弟弟仍然是一个孩子。

高香爱照顾着弟弟,她的子女们也很孝顺,常常来看望母亲和舅舅,也希望帮助母亲分担一些,也能歇一歇。但高香爱说:“我现在身体还好着呢。等我老到没力气了,就由你们来照顾舅舅。”

81岁的高香爱照顾弟弟七十多年。

25年间照顾四位病人

“你真伟大!”这是村里的乡亲们对高香爱的评价。

因为在1987年到2002年的25年间,高香爱不仅照顾着患有软骨病的弟弟,还伺候了公爹、父亲、母亲三位因病卧床的老人。

1987年,高香爱87岁的公爹摔坏了胯骨,卧病在床;4年后,他的母亲又患上脑血栓,一病不起;没多久,她的父亲也得了小脑萎缩;再加上自小患有软骨病的弟弟高民增,高香爱要同时照顾四位重症病人,天天忙得脚不沾地,就像一个高速旋转的陀螺。

在那段岁月里,每天清晨,高香爱先赶到娘家给弟弟穿好衣服、帮父母做好饭菜,再匆匆返回婆家,傍晚再来伺候弟弟。忙完了娘家的事,她就得马不停蹄地回到卧床的公爹跟前,做饭喂药,擦身洗脚。每天她要在婆家与娘家之间打三四个来回。

1994年,高香爱的公爹去世了。看着炕上躺着的父亲、母亲和弟弟,高香爱索性带着丈夫王万义搬回了娘家,日夜守护,直到现在。不幸的是,2017年6月,王万义因肝癌去世,一度给高香爱很大的打击。

丈夫离开后,有一次,高香爱想把弟弟抱到便椅上去。结果一不小心,弟弟没坐正,坐到了便椅的沿上。弟弟又高又重,腿又硬又直,高香爱既不能松手,身边又没人能帮忙,就只能咬着牙、憋着气,一点儿一点儿地把弟弟向椅子里面挪。等弟弟坐好了,她头上、背上都是汗,胳膊腿累得直哆嗦。

那一刻,高香爱想起了丈夫王万义,心想,如果老伴还在多好。她鼻子一酸,泪水模糊了双眼。但当她转头看到弟弟时,又对自己说:“眼泪挡不住困难,坚强起来,我还有弟弟需要照顾呢。”

由于长年劳累,不得休息,再加上年龄越来越大,如今,高香爱的身体状况也不比从前,她患有胆结石、心脏供血不足以及关节炎。即便如此,高香爱还有一个最大的心愿:希望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照顾弟弟,因为她不想麻烦孩子们,也担心换了其他人来照顾,弟弟会不习惯……(燕赵都市报驻沧州记者代晴 通讯员刘春梅)

责任编辑:赵耀光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