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诗歌的暖阳与劲风——2018年河北诗歌扫描

2019-01-18 09:07:43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2018河北文坛回眸(二)

诗歌的暖阳与劲风

——2018年河北诗歌扫描

□郁 葱

河北新诗诞生百年来,优秀的诗人和诗歌作品灿若星河。河北新诗的发展几乎与时代同步,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从形式到内容的裂变和成熟,以其卓越的时代特征和艺术风范,秉承“燕赵风骨”和“慷慨悲歌”的精神向度,成为一种文化品质、文化符号和历史积淀,也成为中国文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一)

2018年,河北诗坛暖阳高照,劲风猎猎。

11月30日—12月1日,“河北新诗百年”系列纪念活动在廊坊举行,这是改革开放40年来河北规模较大的诗歌活动,关仁山、苗雨时、刘小放、边国政等50余位知名作家、诗人、学者汇聚一堂,就河北诗歌的艺术精神、百年来河北新诗发展的经验以及河北诗歌的发展方向进行了研讨。会上还发布了《河北新诗百年廊坊诗歌宣言》,河北诗人郑重宣告:“作为中国新诗的重要组成部分,河北诗歌与诗人将秉承经典、深厚、多元的艺术品质,用自己的骨血抒写这片土地和人的生存史、心灵史、思想史。”

8月,诗人韩文戈的诗集《万物生》入围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诗歌类前十名。我们可以看到,韩文戈明显在放慢其诗歌作品的发表数量,更多沉醉在安静的写作过程之中,他的生存、生命根基在燕山山脉,他的作品有着那里的沉厚、灵性和生动。

李浩有着诗人的敏锐、小说家的丰富、理论家的学养,而且颇为勤奋。2018年他获得了第四届林斤澜短篇小说奖、《广西文学》2018年度优秀散文奖,并凭借组诗《立春与苍茫》获得2018山东文学奖优秀诗歌奖。一位作家在小说、散文、诗歌作品上同时获奖,殊为不易。李浩表示,这是他写作以来第一次获得诗歌奖项,在诗歌创作上又有了突破。

李南依然在持续着她的个性化写作,2018年在《草堂》《诗潮》等杂志发表了组诗《多重性》等近百首。李南近两年的写作风格发生了变化,但抒情的质地仍与从前一脉相承,不同的是她的诗由个人心灵史延伸到对人类共同命运的关注和探问,更具丰富性和复杂性。

东篱的组诗15首在《诗刊》第9期发表,诗集《秘密之城》获得第七届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评委认为,东篱的诗是有根基的写作,其作品是对当下生活体验的诗意个体的独特呈现,超越事物的表象,以命名者的方式,创造出一个大美而丰富的世界。

北野是燕山诗人中的佼佼者,他的作品辽远浩荡,收放自如,个性鲜明,以“我的北国”为主题的诗歌创作,引起了诗坛瞩目。他的诗歌以燕山和北国为地标,显示了明确的创作路径和诗歌抱负。

“燕赵七子”的其他成员也在进行着各自有深度的写作,《当代人》《汉诗界》等杂志都推出了“燕赵七子”作品特辑。石英杰在作品中一直试图实现个人化的历史书写,他的《峡谷》《浮图峪听雨》等都流露出关注个体在自然中的存在的倾向;宋峻梁长诗集《我的麦田》是河北省作协重点扶持作品,全书通过组诗、长诗、诗剧等形式结构成篇,以麦田与乡村为抒情背景,思考了精神还乡与个人存在这一命题;李寒、李洁夫、见君等人的诗作大气从容,有了新的气象。“燕赵七子”是一个有着鲜明燕赵特征的诗歌群体,期待他们因作品而存在,不要因现象而存在。

(二)

河北各地的诗群现象是我省所独有的,为诗歌的普及和发展奠定了深厚的根基。

石家庄诗人白兰的诗歌创作一直不懈怠,在《诗林》《诗歌风赏》等刊物发表了组诗。孟醒石、天岚的创作进入到一种自觉的状态,作品有一种天然的成熟度。10月,孟醒石入选河北省第三届十佳青年作家;陈德胜、胡茗茗一直保持着较为丰盈的创作姿态,作品很精致;施施然除了个人创作外,与海男等女诗人一起编选了《中国女诗人诗选·2017年卷》,基本上涵盖了当代最具实力和活力的女诗人的作品。从这部诗集中我们看到,女诗人们从脆弱敏感的个人情感中摆脱出来,激活了更加充盈的诗意,轻盈通透中有了更多坚韧与大气。晨阳在《端午》发表了组诗,入选了中国诗歌排行榜;苏小青的作品发表在《天津诗人》等刊物,还合作出版了《诗说石家庄》;幽燕的创作势头强劲,除在《诗探索》等刊物发表作品外,还入选了《2018中国年度诗歌》。此外,梧桐雨梦在《绿风》等刊物推出了具有鲜明个性的诗歌作品;宁延达、隽土、立杰、安士乔、冉子的作品,也分别发表于《诗刊》《星星》等诗歌刊物。

7月,保定诗群的霜白、魏咏、云依朵等 5位诗人同时在《诗刊》亮相。据统计,2018年保定诗群的诗人在《诗刊》发表作品的就有11人之多。霜白在他的诗歌中常常表现出对自身的苛求以及与自然和解的主动姿态,昭示出强烈的自省精神和人文情怀,如《灰烬藏在火焰里》《秋日的短歌》等;马兰的《感谢》《万物爱我》是她给予人类和万物的悲悯之作,她以女性和母亲的博大胸怀观照世界,在质朴的语言中呈现出生命向上的姿态;张绍红、田法、清梦、阿民、王卿、白小茶等人的诗歌作品也陆续在国内知名刊物上发表。

文学评论是廊坊诗群的强项,除王雪莹、张建丽、井秋峰、向隅等诗人在诗歌作品上的不俗表现之外,吴昊、王颖、王克金、靳乾、王之峰、郭友钊、刘涛等人在诗歌评论家苗雨时的带领下完成了“燕赵七子”的研究课题,并在《诗探索》《长城文论丛刊》上发表了诗论。

秦皇岛这座城市不乏优秀的诗人,比如高梁和辛泊平,始终坚持着自己的写作理想,稳健而又从容地构建充满个性的精神高地;李桐从河北青年诗会开始,扎根于生存现场,创作势头越来越好;田海宁的写作已经显现出成熟的底色,越来越开阔……

沧州诗群在2018年迅速崛起,以微信公众号为主要交流平台,汇集诗歌作者300余人,每天推出原创作品,并先后被《诗刊》《中国诗人》《民族文学》等刊物选用。吕游、阿步、赵长在、夜子、草原狼等参加过河北青年诗会的诗人依然保持极高的创作热情,其中吕游的诗歌《所有的五谷都在这一天集合》在2018年第5期《诗刊》发表;赛利麦·燕子、王汉中、祝相宽等诗人作品也纷纷在全国各大报刊亮相。

邢台诗人的创作能量正在逐渐被激发和释放出来,诗人代红杰、李唱白、刘国震、许蓝翔等在《诗刊》《诗潮》《四川文学》等杂志相继发表诗作。

唐山凤凰诗群是河北较为成熟的诗歌群体。2018年,刘普的诗歌《石头上的积雪》发表在《星星》诗刊,《郊区》入选《2017中国年度诗歌》;林子懿的组诗《井中有月》发表于《山花》;唐小米、郑茂明也显现出旺盛的创作力。

在衡水67°诗群中,林荣近年来的写作集中在诗歌、评论和诗学随笔,诗歌评论集《攀到高处听月亮》、个人十年诗选《敲响钟声的风》即将出版;魏东侠、牟瑞妮、惠海燕、王红芳、田庄等人的作品则见诸于《诗歌月刊》《当代人》《扬子江诗刊》等杂志。

在诗人赵云江的影响下,邯郸建安诗群迅速成熟,使得邯郸成为河北诗歌重镇。王建旗的诗充满悲悯之心和忧患意识,其洋洋洒洒的诗论也是河北诗坛的一大景观;青小衣在《光明日报》《中国作家》《诗刊》等报刊发表作品,并入选河北省第三届十佳青年作家,出版了《我一直在赵国》;白墨、赵英河、王建凯、左小词、张楠、刘胜、寒城等也屡有作品发表。

张家口诗群的周贵亮、温国、陈智扬、张沫末、李永萍等诗人在一些报刊开设了专栏,并在《民族文学》《当代人》等发表诗歌作品。

以北野、王琦、韩闽山、裴福刚、薛梅等为代表的承德诗群,在《人民文学》《诗刊》《十月》《花城》等发表了质量齐整的作品,成绩斐然。王琦《雾灵山上》入选霍俊明主编的《2018年中国诗歌精选》;薛梅除了发表诗歌作品外,还在《作家》等刊物发表理论文章,并获得第十三届河北省文艺振兴奖;贾永《雪落燕山》在《光明日报》发表。

(三)

河北诗歌新人也在2018年不断涌现,展现出了强劲的创作势头。芷妍的诗歌《画春光》发表于《飞天》,《风不停吹过燕山》等相继发表;西衙口诗歌《比干》发表于《中国诗歌》;琼瑛卓玛的诗歌《雕刻者》发表于《诗刊》。此外,河北大学大三学生李阿龙的作品在《诗刊》“双子星座”栏目中推出,读他的诗句让人感受到年轻一代正在渐渐深刻起来。

值得指出的是,河北的诗词创作异常繁盛。诗词作家李乃珍不仅创作了大量作品,还连续出版了《词律与词谱简论》《经典词谱》《诗词创作普及读本》等著作,在学术和研究领域有所突破;诗词作家张益禄出版了诗集《四面古歌》等。

2018年河北诗集和诗歌理论集的出版相对平稳,“鲁迅文学奖河北获奖作家书系”在河北省第六届惠民阅读周暨2018惠民书市上引发热烈反响。这是一套代表改革开放40年来河北文学发展水平的丛书,收录了15位获得鲁迅文学奖作家的16部作品,其中包括郁葱《尘世记》、陈超《危险而美妙的平衡》、大解《河之北》等。苗雨时《雨时诗话》、大解《群峰无序》、韩文戈《岩村史诗》也是本年度河北诗坛重要作品。此外,董贺、靳志华分别出版诗集《解冻》《飘零的流年》,高中学生缪妙也出版了诗文合集《备忘录》。

2018年5月,第九届河北青年诗会在邯郸永年举行,会后推出了诗集《品读永年》。河北青年诗会已经成为河北诗歌乃至中国诗歌的重要品牌活动,也形成了如今河北青年诗人队伍的基本框架。2018年引人关注的诗歌活动还包括第四届海棠诗会、第七届衡水湖诗歌节、霍俊明《转世的桃花——陈超评传》首发式、农民诗人白庆国诗集《微甜》研讨会以及第六届“中国赤子诗人奖”、建安诗歌奖颁奖等。

2018年7月13日,著名诗人伊蕾离世。伊蕾原名孙桂珍,是“冲浪诗社”成员,其主要诗歌作品都是在河北完成的,组诗《独身女人的卧室》《被围困者》等,奠定了她在中国诗坛的独特地位。伊蕾是一个时代诗歌的代表性人物,她的离世,是2018年度河北诗歌的重大损失。

笔者一直认为,诗歌的繁盛,应当以一批诗人的作品能够传世为标志,这是“大诗”出现的基础,也是一个诗人成熟之后应该具有的艺术追求。近年来,河北诗人开始了自觉的经典写作,艺术上的成熟在于风格的形成,也在于艺术的多元。一直以来,“河北诗人”都是一个庞大而又坚实的群体概念,她青黄相接,扎实朴厚,源源不断地为河北诗歌创作补充着营养,输送着内力,也捍卫着生命的尊严和诗歌的道义。

责任编辑:苏琳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