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一部“拟话本”伦理剧

2019-05-20 09:14:34 来源:河北新闻网-燕赵都市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一部“拟话本”伦理剧——《因法之名》观后

文/郭梅

近日,李幼斌、李小冉等主演的电视剧《因法之名》在不少观众的关注下落下了帷幕。正如所料,最后编剧让剧中身为知名网络作家的许子蒙写了一本名叫《因法之名》的书,既结穴了剧情,也绾合了剧名。

该剧热度较高,最重要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它根据一桩真实的错案在十七年后被纠正改判改编而来,并清晰地体现了司法实践从“疑罪从轻”到“疑罪从无”的巨大进步。在剧情结构上,编剧似乎有意无意地模仿三言二拍式的话本小说,把故事分为许志逸杀妻案和许子蒙杀妻案两个部分——前者是因、是“入话”,后者是果、是“正话”。不过,与明清话本小说明显不同的是,该剧的入话部分占比很重、篇幅长、细节丰富、案情曲折——在该剧的前半部分,因为许志逸案的叙述之深入细致,甚至让观众误以为这是一部纯粹的刑侦剧。不过,待到“正话”部分,窃以为该剧才真正渐入佳境或曰切入了正题——葛晴被杀,许子蒙“子承父罪”,成了杀妻嫌疑犯,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毋庸讳言,这显然过于戏剧化了,但好在编剧技巧娴熟,草蛇灰线前后照应,较好地运用了许志逸案埋下的伏笔,即袁立芳母女、夫妻三人,将在十七年前只露了几面的郑天推到前台,让许多认为郑是杀柳莎莎的真凶的观众不免暗自庆幸了一把——原来自己真没猜错,这个眼神让人瘆得慌的郑天确实是个杀人犯。而所有的剧情,都与许志逸案相关人员的心理问题紧密相关,甚至可以说,就是因为许志逸的蒙冤入狱和错案纠正,引起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值得强调的是,该剧与明清话本人物形象的类型化不同,几乎所有的角色都有两面性,比如葛大杰绝对是好警察、好局长,但对待女儿的感情问题却十分刚愎自用,最终间接酿成独生爱女的血案——作为父亲的葛大杰从未在葛晴婚后的家里出现过,是郑天决定下手的原因之一;许志逸绝对是被冤枉的,但他本人的品行和性格有缺陷,间接造成了自己的不幸,最后,自作聪明的他还被郑天吊上了摩天轮;还有,那个一心向钱看的丁律师其实也有非常可爱的一面。而最有意思的自然是陈硕了,从出场时的油嘴滑舌爱财如命,到逐渐显露锲而不舍追求正义的硬内核,加上他对父母的孝和对邹桐的爱,形象颇立体。当然,笔者最欣赏的,还是他在法庭上为许子蒙辩护时的睿智和犀利。

还有,需要提一下的是刘成,邹桐到省检察院上班第一天就认识的一个小人物,一个为自己四十年前的冤案不断申诉的执拗的环卫工人。刘成的案子,是该剧在两桩杀妻案之外得到纠正的第三个错案,换言之,《因法之名》是通过三个错案的平反来描写年轻一代司法工作者探寻真相的勇气和决心,他们既继承了前辈的优良传统,同时又真真切切地超越了前辈,展现了司法理念和司法实践的巨大转折和进步,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三个案件在剧中的表达,侦破、判案、平反过程都符合司法规范,内容非常严谨,且直接提出了“冤假错案”问题,既否定过去,又对“有罪推定”的本质和危害,以及跨越“有罪推定”所实现的巨大的人性和时代的进步,给予了明确而犀利的解释;既给观众普了法,也真实地记录了我国法制的进步。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该剧的许多细节做得很扎实,可圈可点。比如,作为局长,葛大杰一直住在十七年前的老房子里,简陋的门锁彰显着他的清廉。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该剧在“入话”与“正话”之间的承上启下做得并不好,借用剧中的法律术语,就是证据链薄弱。同样不够走心的还有几个细节,比如邹桐的工作单位是省检察院,剧中的陆定市不可能不是省城,但剧中人开的车车牌却都是“滨E”开头的;许志逸的母亲庄桂花住院的病房门口标着“35-37床”,可病房里面却一直只有两张床;当然,邹雄的光速下线也让不少网友吐槽……该剧的豆瓣分只有5.4,这些方面的疏漏应该是主要因素吧。

责任编辑:苏琳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互联网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