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海韵河风通丝路

2019-06-28 05:36:22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海丰镇遗址在2006年被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记者田瑞夫摄

【记者手记】

中国大运河千里迢迢迤逦蜿蜒,曾造就了人类史上盛极一时的“漕运”辉煌。历史之河波涛奔腾,早已将昔日欸乃桨声席卷而去。然而,运河为一座滨海小镇带来的生机却延续至今,当行走大运河小分队来到沧州海丰镇时,能清晰感受到运河遗风及海上丝绸之路北方起点的痕迹以及带来的崭新机遇。

从黄骅市驱车一路向东,不过半个小时的路程,就来到羊二庄回族镇海丰镇村村南。

穿行在一片枝繁叶茂的枣林中,轰鸣的火车飞驰而过,正当一行人循声望向那高高架起的朔黄铁路桥时,“海丰镇遗址”标志牌闯入我们的视野,悠悠古镇的勃勃生机在这片土地上跃动着。从枣林尽头一直延伸到附近的杨庄村,面积超过228万平方米的海丰镇遗址黄土之下,在历史深处封存着一段运河文明与海上丝绸之路的繁华往事。

如果说大运河曾为海丰镇的百年兴盛注入活力,那么从秦代便开始的“海上丝绸之路”则早已在千年前为它打下了繁荣的根基。秦汉时,这里是河海交通大埠,瓷器贸易极为繁盛。脚下被翻耕松软的土地上,星星点点散布着大量古瓷碎片,一不小心,就踩到千年的历史。我们随手捡起几片白釉、黑釉带花纹的瓷片,它们发出淡淡的光亮,引我们追寻和凝望它们来自的那个朝代,曾经是怎样精美的碗碟杯盘?它们定是经历了悠长岁月,带着一段段美丽的时光故事破土而出的吧,分明向我们讲述着当年海丰镇的鼎盛繁华。

透过这些瓷片,我们想象着公元十二世纪的金代,船只沿古运河河道——柳河东行,快到入海口时能看到南岸海丰镇的繁华盛景:商铺林立,车辆辐辏,南腔北调的吆喝声此起彼伏……这样的热闹景象在历代史书上不断还原——

汉代称海丰镇为“柳侯国”,魏晋南北朝时名“漂榆邑”,唐代称“通商镇”,在《金史·地理志》中出现了“海丰镇”的称呼。这里东临渤海,运河相傍,水系交通发达,特殊的地理条件造就了它独特的经济地位。金代海丰镇是河海交通大埠,“南北之浮海者,必以此为市舶要冲”,对当时航海曾起到重要作用,各地生产的陶瓷制品经过四通八达的水路运输到此处。

历史上的大运河及其附属河渠,形成通四海、连八方的河运体系。而燕赵大地上的古运河河道,被誉为中华瓷器之路、茶叶之路和海盐之路的纽带。海丰镇遗址内发现的宋金元时期海运仓储遗址以及丰富的瓷器文物,实实在在地证明在天津港崛起之前,海丰镇无疑是北方瓷器的出海口。有专家认为,海丰镇港是宋金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北起点。

凝视从海丰镇遗址捡起的古瓷片,不禁感叹大运河的神奇魅力——一河水通,繁华富庶;一河水断,沉寂湮灭。

黄骅市博物馆馆长张宝刚向我们介绍海丰镇时,总是透着无比的骄傲和自豪,海丰镇遗址鲜明的独特性与唯一性,既与中原文化相融合,又与外域文化相交流,堪称多元文化的交汇地。海丰镇遗址出土的虎形枕,传递着典型的游牧民族对于早期狩猎文明的记录与追忆;红陶迷宫印模,则透露着典型的希腊文明的特征……不同文明就这样在海丰镇交织汇聚,碰撞融合。

定窑、井陉窑、耀州窑、钧窑、龙泉窑、景德镇窑等全国各地窑口的精美瓷器,都在海丰镇的泥土层中找到,它们共同见证这座贸易重镇的昔日盛景。可以想见,当年这些代表着中国古代手工制造业最高水准的艺术品通过四通八达的水路来到海丰,乘着猎猎海风,这些精美瓷器运往世界各国,绽放华夏文化东方之美。如今,海丰镇遗址与宁波、扬州等地遗址一起搭建了中国古代瓷器贸易的地缘架构,供世人探究东亚地区古代瓷器贸易史。同时,填补了北方濒海口岸考古的一项空白,为寻找北方海港遗址提供了重要历史资料。

人生百味盐打底。2000年,为配合朔黄铁路建设,考古人员对海丰镇遗址进行考古发掘,不仅发现煮盐遗址,还发现了建筑基址,使得尘封于海丰镇地下的一段盐业史得以呈现在世人面前,人们纷纷惊叹于这里因盐而兴的辉煌过往。后来,又发现大量煮盐用的炉灶和作坊,还有用来测试盐卤浓度的器物,可见当时煮盐业的繁荣景象。如今,在黄骅市内,河北海盐博物馆记录着海丰镇盐业发展的详细历史,展厅内陈列着一枚重达50两的银铤。那是当时的海丰镇盐使司要上交国库的专用官银,是用官盐税收的碎银铸就的,并不在市面上流通。

据《盐山新志》记载,“海丰镇在天津未兴之前为海口第一繁荣之区,为繁盛之区皆以行盐故也……至元盐业不振,渐为废墟。”元代惠民河的开凿导致了海丰镇的衰落,这条南北走向的河截断了柳河的水,使柳河航运废弃。从此,海丰镇码头衰落,海丰镇盐业也逐渐淡出历史。

如今,行走在海丰镇遗址内,褪去了厚重咸味的土台上种植着大片枣林。每到收货季节,脆甜的大枣便压弯果树枝,伸手可及的香甜代替了曾经的遍地苦咸。枣林边,刚忙活完的村民正在休息。“煮盐的炉灶和地下的瓷片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你看每棵树底下都有好些瓷片,它们护着这片地呢。”村民憨笑着邀请我们枣熟的时候一定要过来。

在海丰镇遗址附近,美丽的村庄依次排列,街道宽阔、房屋整齐、环境整洁,弥漫着浓浓生活气息、散发着悠闲的田园气息。

海丰镇,那个曾经繁华的古镇,已尘封于历史长河,但在运河之路、海上丝绸之路的史册中,它依然熠熠生辉。演绎过绚烂的百年盛世浮华,忍受过化为灰烬后的清冷寂寥,等待海丰镇遗址的必将是另一场蝶变。(记者曹铮、刘萍)

责任编辑:侯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互联网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