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美丽河北 人文之美|飞狐古道

2019-07-19 07:23:43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蔚县飞狐峪内,山峰上的天生桥,当地传说其为“六郎箭眼”。

迁居张家口转眼已然四年,岁月老去,腿脚愈发地不便,却依然喜欢在这山顶上蹒跚,眼前尽是群山,我自然又想起了记忆中蔚县的大南山。

蔚县大南山是当地人的俗称,从南山到东山都是所谓的大南山。在这大南山中,有一条古隘道,就是太行八陉之一——飞狐陉。飞狐陉,又叫作常山陉(古代称太行山为常山),今名飞狐口、北口峪,俗称“四十里黑风洞”。在古籍上,飞狐口还曾经有过飞狐岌、飞狐岭、飞狐谷、飞狐道、飞狐关等名称。

几千年来,在没有汽车、火车等机动运输工具的时代,飞狐口一直是华北大平原与山西高原、蒙古大草原间的要隘,关内通往关外的重要孔道。出了这条大山峪,北面可以东走辽东,西走甘绥,北上大草原,越过大漠,直达蒙古和贝加尔湖;南面可以东下江浙,南去中州湘楚,西赴陕川。因此,历史上飞狐口一直赫赫有名。

蔚县飞狐峪内因裂隙而分离后形成孤峰

这条长达五十余公里的大山涧沿沟峪两旁奇峰陡起,怪崖悬空,光怪陆离的山势,望之令人触目惊心。正因为险中又有奇,风光别具一格,才成为著名的太行八陉之一,不仅被誉为古今重要关口,而且也成为备受关注的风景名胜。

飞狐口位于东北、西南走向的巍巍太行山脉的最东北端,恰在太行山脉和燕山山脉的交接处,又正好在燕山山脉最高峰——小五台山附近。这一带山势绵延五十余公里,峰峦重叠,悬崖陡峭,平均海拔在1500米到2500米之间。山的北坡,是紧挨山西高原丘陵地带中的蔚县壶流河盆地;山的南坡,则是浊流湍急,沟密壑深的拒马河上游河谷。险要的飞狐口,正是横穿这五十余公里崇山峻岭的一道谷峪。

这条长达五十余公里的大山涧沿沟峪两旁奇峰陡起,怪崖悬空,光怪陆离的山势,望之令人触目惊心。正因为险中又有奇,风光别具一格,才成为著名的太行八陉之一,不仅被誉为古今重要关口,而且也成为备受关注的风景名胜。这道崎岖蜿蜒的谷峪,最宽处有百米,最窄处只有不到两米,仅可错过一辆牛车骡驮。峭壁陡立,头顶只能望见一线高天。飞狐口在蔚县境内有三十多公里,在涞源县境内也恰好三十多公里。它的制高点黑石岭,正处两县的交接点上,为蔚县、涞源县的分界线,又是塞外桑干河支流壶流河与关内拒马河的分水岭。

“飞狐天下险”,这种说法并不过分。

明崇祯年间大学士、兵部尚书杨嗣昌的《飞狐口记》,形容飞狐口的山势如“千夫拔剑,露立星攒”,就像新开了刃的昆吾宝剑的剑锋,又像刚打就的钢刀的刀身。山路“回合万变”,如“珠曲蚁穿”,高处“有如天门”,深处“令人旋踵转足”。清代的吴蘖昌《北口峪》诗里说,这里的山有似占铁割出来的峰岭,“疑神疑鬼,为人力当不受”,大有鬼斧神工的势派。

飞狐口山奇峰险,直接源于它的地质状况。

这一带地形地貌的形成,最早是受到两亿三千万年到一亿三千七百万年前中生代时期,燕山造山运动的影响。由于这次猛烈的地质运动,奇峰突起,形成了燕山山脉和太行山北部山脉的雏形,岈岈嵯嵯的山势初具规模。挺起的部分,成了小五台山附近重叠的峰峦;沉陷的地带,成了北边的壶流河盆地和南边的拒马河河谷。

到了六千七百多万年前新生代第三纪时,喜马拉雅山造山运动又波及这一带的地势。这次又称为新构造运动的造山运动,促使这一带的地层不断隆高,山势不断耸升,海拔达到1500米到2500米之间,最高的小五台山,主峰达2882米。据地质测探,直到今天,飞狐口一带的高峰巨岭,仍在不断运动着,并且持续上升着。当然,这种以地质年代为单位的变化,是人们的肉眼所难以观察到的,甚至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也不易察觉到的。

飞狐口的真正“口子”,就是现在的北口。因为一出北口,便是壶流河盆地,山势转平,无险可据。所以,历朝历代,一般都在北口设署管理关卡。北魏《土地记》记载,“代(古籍上曾称蔚县为代)城南四十里,有飞狐关。”显见,北口正是飞狐关所在处。明朝末年,飞狐关的关署还在,署衙门口还有一副对联,上写着:“停车卿问俗,啜茶目看山。”这个口所以叫做飞狐口,据《辽史·地理志》记载,“相传有狐于岭,食五粒松子,遂成飞狐,故此处名飞狐口。”当然,仅只是传说。

飞狐口最高最险之处,不在关口子上,而在它的制高点——黑石岭。黑石岭在这条大沟峪的正中间,距蔚县县城35公里,距涞源县城也是35公里。清以前,此处均驻有重兵。此岭海拔高达2000米以上。不长灌、乔木,属高山草甸区。早年此地设有石片垒成的守备城堡。城堡旁正临深壑,壑口架有吊桥。军情一紧,吊桥一拉,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势,古时的战争中,守住了黑石岭,就等于守住了飞狐口这条大通道。想过飞狐口,不过黑石岭是不行的。明代的聂明楷,有“露下天高云亦冷”的诗句,可见黑石岭的险峻。

飞狐峪 河北日报资料图片

穿越历史的云烟,作为古今闻名的古战场之地飞狐口,也曾经是抗日战争的战场,成千上万的太行儿女为中国人民的伟大抗日战争作出巨大贡献,他们永远热恋着飞狐口。新中国成立后,著名作家杨朔曾重游飞狐口,为其写下了“龙马精神”四字。

飞狐口既是南北大通道,又是历史上闻名遐迩的古战场,古籍上称飞狐口是京城与畿辅的“肩背”,关里关外的“襟喉”。所以,古来许多大的战争,都与这崇山峻岭中的飞狐口有密切的关联。

最早的一次战争,是春秋末期赵襄子征服古代国的战争。公元前505年以前,飞狐口以北是古代国的境地,赵襄子的父亲赵简子有心灭代,召集儿子们说:“我有宝符藏在常山之上,谁得到它,我就给以重赏。”别的儿子骑马进山去找,全失望而归,只有毋恤——即后来的赵襄子回来说:“我找到了宝符。”赵简子问:“你找到的宝符在哪?”毋恤说:“从常山上陷代国,代国可以征服。那宝符就是代国!”所谓“从常山上陷代国”,就是走飞狐口这条路线,越过北太行山去征讨代国。当然,那时候还没有飞狐口这个名称。

“飞狐”这一名称最早出现在汉初。公元前204年,刘邦与项羽逐鹿中原,被项羽打了个落花流水,想退守到关中去。他的谋士郦食其分析了天下的形势,反对西逃,提出东塞太行之险,北据飞狐之口,西守白马之津,便可以在战略上形成大包围的形势,压倒项羽的建议。刘邦执行这一战略,果然最终击败了项羽。北据飞狐,因为飞狐口据高扼险,兵出飞狐,沿太行东侧南下,正好直捣项羽的背后,项羽腹背受敌,当然要吃败仗。可见,飞狐口在大战役中的重要地位。

东汉光武帝刘秀东征冀州群雄直到拿下代、上谷,一举控制了飞狐口这条关隘孔道,无后顾之忧了,才宣布登基。刘秀深知飞狐口的重要,公元36年下令大将杜茂、王霸正式领兵治理飞狐口。从现在的黑石岭附近开始,筑亭障修烽火台,沿山脊直达西边的大同这一段东汉古长城,全长一百余公里,现在还能见到残存遗踪。从东汉初年起,飞狐口成了历朝历代国家重兵驻守的关隘。

三国时,建安二十三年,即公元218年,曹操派其子曹彰为北中良将、骁骑将军,率兵北征乌桓。曹彰在现在的涿县打了一仗,然后乘胜沿拒马河西北追击乌桓溃骑穿过五十余公里的飞狐岭,冲出飞狐口,一直打到桑干河畔。这一仗促使乌桓退出到塞外,保证了边塞多年的安宁。遥想当年大军过飞狐古道的场景,那种旌旗遮天,马蹄动地的军容气势,一定十分壮观。

魏晋南北朝期间,飞狐口古道成了兵家必争必守之地。晋朝的刘琨、后燕的慕容垂、北魏的拓跋珪,都在飞狐口一带打过大仗,两方兵力往往动辄十几万、几十万,前部军队已经出了这条峪,后部的士兵往往还未踏入关口,声势相当惊人。

及至明代,北方边患严重,既修筑了外长城,又修筑了内长城。内长城沿拒马河北岸山脊逶迤而西。用紫荆关、倒马关控制了飞狐口的南面北口,而飞狐口派驻重兵,成了紫荆关外围要冲。明朝三次北京保卫战,有一次就是因为飞狐口失守导致京城被围。另一次土木堡之变,又是由于不走飞狐而绕道居庸,沿途无险可据,终于造成了明英宗的被俘。

在伟大的抗日战争时期,太行山红旗漫山岗,歌声震长谷:“红日照遍了东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看吧!千山万壑,铜壁铁墙,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8月15日日军飞机在壶流河上空狂轰滥炸,9月11日日军5000余敌人侵入蔚县境内。10月26日,奇兵出飞狐,杨成武率领的八路军115师独立团夺回蔚县。12月初,日军又纠集3000兵力,从宣、涿卷土重来。我军南撤进入飞狐口。从此,蔚县大南山,东边平西的涞水、易县,南接涞源、完县、唐县、曲阳,西通灵邱、阜平、繁峙、五台,成了著名的晋察冀边区抗日根据地的“小晋察冀”。日寇对我根据地实施扫荡、封锁。我根据地的军民对敌进行了反扫荡、反封锁。扫荡、封锁与反扫荡、反封锁,争夺地仍是飞狐关隘。

1938年12月17日,日军辎重队的一中队和驻县城的日军,气焰嚣张地开进飞狐二十公里长峪。我八路军120师359旅711团在峪中腰的明铺村进行伏击,炸毁敌人军车32辆,打死打伤敌军200多名,共缴获步枪81支,火炮一门,机枪11挺,还有大批物资……

自此,抗战岁月里,敌人再不敢步入飞狐口。飞狐口成了活跃在我大南山上的诸如宋支队、邱支队、县大队、区小队等下山袭击敌军,开辟西北山、东北山根据地的通道,同时也是川下两岸人民向晋察冀边区运输物资的必由之路。

穿越历史的云烟,作为古今闻名的古战场之地飞狐口,也曾经是抗日战争的战场,成千上万的太行儿女为中国人民的伟大抗日战争作出巨大贡献,他们永远热恋着飞狐口。新中国成立后,著名作家杨朔曾重游飞狐口,为其写下了“龙马精神”四字。

如今,飞狐古道在京张铁路修筑通车之后,作为天险要道的功能逐渐消解,已渐渐少见人迹。但是,蔚县决定开山修路,挖掘这里独有的自然和历史资源,依托绿水青山,发展文旅融合的新事业,让飞狐古道作出新贡献。

明清以前,飞狐口是关内外通商的一条必经之路,堪称北方的重要商道。其主要运输工具是高脚骡驮,俗称骡帮,穿行在深峪,昼夜络绎不绝,涞源的留家庄,蔚县的郑家庄、上苏庄、北口等村,竟出现了拥有百头以上的骡帮大户。

沿峪的大宁、岔道、明铺、北口开设的草料大店,留人小店,饼铺、饭铺、豆腐房、医药铺、杂货铺等八十余家。骡帮北上,主要驮来了津、保杂货,中原的小土布、棉花,山南的红枣、柿子、核桃等山货;南下的运出去了草原的皮毛,蔚县的煤炭、药材、小米、大缸等物资。蔚县成了关内外物资交流的集散中心。从而沿壶流河畔,在小五台山脚下,崛起了八大集镇,带来了蔚县商品生产大发展、经济大繁荣的局面,也使蔚县形成了全国独树一帜的两朵艺术奇葩——蔚县秧歌、蔚县窗花。

如今,飞狐古道在京张铁路修筑通车之后,作为天险要道的功能逐渐消解,已渐渐少见人迹。但是,蔚县决定开山修路,挖掘这里独有的自然和历史资源,依托绿水青山,发展文旅融合的新事业,让飞狐古道作出新贡献。

1985年,河北省委发出开发“三山一海一坝”的号召,张家口、蔚县两地决心联手修筑这条千年古道——飞狐口。

然而,天堑变通途却非易事。就拿北口至马蹄梁这段新建工程来说,全长24公里。沿线人烟稀少,只经明铺、岔道两个小小的村子;河谷狭窄,公路大部分建筑在沙河上。修路时,施工人员发现,这里土石方量大,地形复杂,沿线所经有荒秃山梁,有茂密的灌木丛,有需开凿的垭口、峭壁,有蜿蜒不定的沙河,道路跨河多,全线跨河处、漫水路面长达4175米,受洪水冲刷威胁大,弯道多,全线共有弯道218个,平均每110米有一个弯道,而且急弯多,大部分弯道半径在30米至100米之间,地质复杂,沿线有坚石、风化石、砂砾、腐殖土、坚土等复杂的土质……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蔚县公路工程施工指挥部,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完成了勘测任务,拿出了施工方案、设计书,成立了“蔚县涞源路段施工处”,一面鲜红的大旗插在飞狐口内。车轮滚滚入峪来。1986年10月8日,道路完工正式通车。北口村南、马蹄梁上分别搭起彩门。马蹄梁彩门的长联书写着“共同富裕,两县人民心相映;古道新开,蔚涞路上传友情”,北口村南门的长联书写着“飞狐道劈山填峪变通途,神通沟搬崖垒堰铺通路”。

曾经的战火硝烟早已远去,只留下惊心动魄的故事和无数传奇,以及蕴涵着民族精神的文化胜景。在文旅融合浪潮中,飞狐口积极发展旅游事业,有着“空中草原”之称的西甸子梁风景区成为飞狐口的“名片”。这里谷幽峰奇,蜿蜒险峻,二郎神眼、一线天、黑石岭……鬼斧神工,如诗如画。当地百姓说:“四十里飞狐七十二道弯,弯弯有洞天,处处含胜景。”若春夏站在飞狐口远眺,山坡绿色的地毯上有一团团白色在缓缓移动,那是当地人正在放牧的悠闲羊群。漫漫飞狐古道边,炊烟袅袅升腾,世代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呼吸着巍巍青山的清新气息,顶着有白云飘动的蓝天劳作,枕着恬适的月华日落而眠,经久不变。古朴幽静的自然韵味,闲适恬淡的生活气息感染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

如今,再次寻踪觅史迹,古道犹存战马声。时光洪流滚滚,飞狐峪早已把自己纳入现代化发展的队伍中,在诉说历史的同时,快马前行,从未停歇。(田永翔) 图片除资料片外均为陈晓东摄

责任编辑:张云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互联网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