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战斗在最前线】河北支援湖北医疗队:“隔离服就是我的战袍”

2020-02-25 05:07:40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隔离服就是我的战袍”

——连线河北支援湖北医疗队

2月17日,是我进入武汉江岸方舱医院护理科的第6天。和前四批我省支援湖北抗疫医疗队队员相比,我还算个新队员。然而,这些天,我帮助患者和病魔斗争,自己也在和过敏的体质较量。高强度的工作,无纺布的严重过敏,我“痛”并忙碌着。

我今年46岁,是元氏县双惠医院护理部主任兼重症监护室护士长。得知河北省再次组建支援湖北医疗队,有20多年护理经验的我,立刻递上了豪气的“请战书”。

“你有过敏史,去了能吃得消吗?”

2月9日,听说我报了名,丈夫理解也支持我,但因为我对无纺布过敏,他特别担心。

“没事,我带着药去!”出发的时候,我的行李箱里,丈夫塞了好几盒治疗过敏的药。

到达武汉后,先是两天紧张的培训。2月12日早上8时,我穿上防护服,走进武汉江岸方舱医院护理科。防护服不透气,我是有准备的。可还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回到宿舍,浑身的红疙瘩,奇痒难耐。

一上岗,就要战斗6-8小时。每天要护理40多名患者,贴身衣服湿了干、干了湿,在药物的作用下,身上的红疙瘩时好时坏。特别痒的时候,我就隔着衣服狠狠蹭几下。有的地方红疙瘩蹭破了,汗水蜇得又疼,为了减轻症状,我服药用到了规定的最大剂量。

紧张忙碌,让我忽略甚至忘记了不适。给患者量体温,持续观察患者病情,对患者进行心理疏导……穿梭于他们中间,配合医药的有效治疗,我用轻柔的话语安慰和鼓励着他们,也为自己打气!每天努力坚持着,谁也看不出过敏带给我的不适。

虽然武汉江岸方舱医院中的患者都是轻症,可是人员数量多。在这里,我尽力去疏导他们心理上的焦虑和担忧。

印象最深的是一个15岁的男孩亮亮(化名),他的父母确诊得比他早,住在隔壁病区。我见到他时,他一个人正蜷缩在床上默默流泪。望着比我儿子还小的男孩,我特别心疼,于是,不断地去安抚他、鼓励他。亮亮逐渐安静了下来,积极配合治疗。

“阿姨,我爸爸妈妈感谢您对我的照顾!他们说,等疫情结束后,带您去武汉大学看樱花!”这是他与我做的温暖约定。

隔离服,对别人而言是铠甲。对我,虽会加重过敏,但就是我的战袍。

为了胜利,坚持,再坚持!信念和责任让我勇往直前。

(讲述/河北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元氏县双惠医院护理部主任兼重症监护室护士长智爱霞 采访/河北日报记者吴培源)

责任编辑:张云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