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钩沉|河北苹果的身世之谜

2020-04-02 03:59:51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2019年10月25日,滦州市王店子镇的一位果民在分拣刚采摘的苹果。 新华社记者杨世尧摄

■阅读提示

苹果,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常见,但你并不了解它的复杂身世。

在西方,神话传说甚至童话故事里都有苹果的身影;而在中国,为什么古代诗词和文献记录中从没有提及?

中国本土有苹果吗?如今我们吃得最多的苹果品种是从哪里来的?哪里又产出最好吃的苹果?

两条“血脉” 现代苹果源自跨越千年的两次“引进”

熟读古诗词的你,是否注意过这样一个问题:跟荔枝、梨、桃、杏、枇杷、海棠这些浑身缀满了名诗名篇的水果相比,苹果基本上没有在中国古诗词里出现过。

显然,这跟喜爱“吟哦”“用典”“借物咏志”的古人习惯并不相符。

原因可能有两个:一个是苹果在古代有另外的名字;另一个是,古代中国并没有苹果,它根本就是外来的。

“1621年,明代王象晋的农学传世巨著《群芳谱》面世,现在我们所能见到的绝大部分花果草木都可以在这本书里找到,其中‘苹果’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古籍里。”河北省农林科学院石家庄果树研究所苹果栽培研究室研究员杜纪壮说,“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个‘苹果’,并不是现代经济栽培意义上的苹果。”

《群芳谱》记载:“苹果,出北地,燕赵者尤佳。”

河北人不免要激动了:按照王象晋的记载,燕赵大地,岂不是苹果最早的产地了?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杜纪壮介绍说,按照大多数研究的观点,苹果在中国应该有两条“血脉”,一条是起源于本土的与苹果同属的水果。另一条是通过历史上的两次引进逐渐在中国驯化的“洋苹果”。

“河北本土的苹果属果树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起源于我国的沙果、槟子、柰子和各种海棠,习惯上称之为‘小苹果类’,以及从西域引入并经驯化栽培的彩苹、苹婆之类的‘大苹果类’。”杜纪壮介绍,另一类是自十九世纪末以来从欧、美、日等地引入的西洋苹果。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小苹果类”水果,是中国古代原生苹果属植物,其果实与苹果同属,但并不是现代经济栽培的品种。

比如柰和林檎。

柰,是中国的一种传统水果,比苹果小,果肉绵而不脆。直到现在,柰还是福建的珍贵果品,素有八闽佳果的称誉。果实闻之有桃的香味,尝之则有桃、李兼有的风味。

汉代司马相如《上林赋》中,有“枇杷橪柿,亭柰厚朴”的记载。南北朝时期编纂的蒙学经典《千字文》里,更有“果珍李柰,菜重芥姜”之说。事实上,从两汉、魏晋、南北朝直至唐宋的史料中,我们都可以找到柰的身影。

林檎是与柰近似的一种水果。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说:柰,“梵言谓之频婆。”“柰与林檎,一类二种也。”

“柰、林檎等是古代常见的水果,原产于中国西北部。这些水果只是苹果的近亲,还不能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苹果。”杜纪壮说,最早始于汉代,原产于欧洲、中东地区的苹果第一次传入中国,并在中国进一步驯化改良,形成彩苹、苹婆之类的“绵苹果”,也叫“中国苹果”。

直到现在,河北还有彩苹遗存。

在张家口怀来县小南辛堡镇石洞村,现在每年定时举办石洞彩苹果采摘文化旅游节。

石洞村位于怀来西南的一个小山沟里。尽管位置偏僻,仍有不少游客蜂拥而至,吸引他们的,正是这里的彩苹果。

彩苹果个头不大,其特殊之处在于,向阳一面粉中透红,另一面则黄绿相间,有的果实微微泛白。相比市场上通身红遍的苹果,其色彩确实丰富多变,“颜值”出众。

更诱人的还是味道。摘下一个彩苹果,顾不上擦洗直接入口,味道甘甜、纯美。彩苹果口感脆中带绵,酸甜适口。

1958年,石洞村的彩苹果被放在了国宴上,个头不大、红扑扑的彩苹果大放异彩,从此名播四海。

“石洞彩苹果”,可以被认为是中国本土绵苹果的“活化石”。

2016年,石洞村彩苹果经过陈述、质询、答辩、专家综合考核等既定程序,获得国家地理标识认证,是张家口地区首个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杜纪壮也参加了这次评审。

杜纪壮介绍,直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怀来、涿鹿、昌黎、卢龙等地所产的彩苹、香果和槟子依然是华北的应时鲜果。

但今天我们市场上见到的苹果,品种基本上都是十九世纪末第二次从国外引进的“洋苹果”。

1871年,西洋苹果由美国传教士约翰·倪维从美国、西欧等地引入山东烟台,以青香蕉、红香蕉两个品种为主。

烟台气候和环境条件非常适宜苹果生长,洋苹果个儿大,皮儿薄,汁儿多,瓤儿脆,酸甜可口。于是,便不断有当地百姓通过各种途径取得西洋苹果的枝条,与当地的绵苹果嫁接。西洋苹果在这里开枝散叶,烟台也因此被称为中国现代苹果的发源地。

在河北,1902年,前直隶农务大学堂(今河北农业大学的前身)设园艺科,聘请日本人山中寿弥为果树园艺课教师,他从日本带来凤凰卵、柳玉、国光、倭锦等30多个品种的树苗,在保定辟园栽植,是河北省栽培的第一批“洋苹果”树。

到1920年前后,英、法、俄等国侨民带入北戴河30多个西洋苹果品种。河北省内的学校和个人又分别从山东、辽宁以及日本等地引入大批苹果品种。

“至此,河北来自美国、日本等国的‘洋苹果’品种差不多有200个,经济栽培在各地兴起。由于这些品种果型、口感更好,在市场上逐渐取代了槟子、沙果和彩苹这类本土品种。”杜纪壮说。

两次“进化” 从出口创汇果品到走进寻常百姓家

孙建设教授(右一)在为河北农大李保国扶贫志愿服务队的学生讲解苹果栽培技术。通讯员谷占元摄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苹果是用来出口创汇的,老百姓能吃上一个好苹果不容易。”河北农业大学园艺学院退休教授马宝琨,今年84岁,大半生的精力都放在了研究苹果上。

“那时我们的苹果类水果品种很少,‘小苹果类’产品就是传统的沙果、槟子,是老百姓能够吃到的时令水果。‘大苹果类’以国光、元帅等为主,主要用来出口。但这些品种在着色、耐贮性上表现不好,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力不强。”

为了提高出口苹果的品质,马宝琨等一大批专家,开始寻求让苹果“提档升级”的路径。

选育好品种是第一突破口。

马宝琨回忆,1980年春,当时的农业部组织有关专家赴日本考察时,有选择地引入了长富2、秋富1和长富6等几个着色好的富士品系的苗木和接穗,安排在苹果主产区的多个试点进行系统观察和研究。

富士苹果是日本农林水产省果树试验场盛冈分场于1939年以国光为母本、元帅为父本,杂交培育而来的品种。

富士苹果的特点是体积很大,遍体通红,形状很圆,平均大小如棒球一般。果实的重量中,有9%-11%是单糖,而且其果肉紧密,比其他很多苹果变种都要甜美和清脆。而且,富士有更长的最佳食用日期,因此受到全世界消费者的广泛喜爱。

“作为试点之一,河北分到了4000个接穗。我们把接穗带到了保定栽培。”马宝琨说,“0.7美元一个接穗,在当时外汇那么宝贵的年代,这是多大一笔投资啊。”

当时,马宝琨把河北农大农场内的40亩黄元帅,一次性拿出20亩改接富士。三年后,富士开始结果。颜色漂亮、风味好、肉质细、耐贮存,果子一下树,立刻受到市场和业内专家的一致认可。

自此之后,富士开始逐渐在省内多地推广。在全国范围内,也逐渐由几个试点地区走向全国。

如今,在陕西、山东、山西、河南等几个苹果主产区,富士系品种占据了绝对优势。这也是市场上富士“霸屏”的根本原因。

马宝琨介绍,富士来到中国后,品种也一直在改良和丰富。目前,国内富士系的苹果有数十种,都是各地科研人员通过一系列芽变筛选培育出来的。

“让富士苹果高产丰收,真正从出口创汇品种走到寻常百姓中间,靠的是我们不断的技术革新。”马宝琨回忆,河北一直是苹果重要产区,在全国范围内看,河北苹果的种植面积和产量虽不是最大的,但苹果栽培技术在国内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原来咱们的苹果树都是大树,冠径十几米,一亩地10-15棵树就满满当当。”马宝琨回忆,富士引进中国后,别的都好,就是对果树管理要求特别高。“我们技术革新的核心思路,就是让果树更密、更矮、更好管理、更高产。”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苹果种植技术研究,彻底改变了苹果的生长方式。

2019年9月24日,顺平县大悲乡北大悲村,河北农业大学顺平水果试验示范站。周边山坡是一片苹果园。

这个苹果园里的果树,跟人们印象里的不一样:苹果树行距、株距整齐划一,一人多高的树,枝条不再张牙舞爪地向四周伸长,而是如垂柳般规规矩矩地伸向地面。果园下铺黑色地布,水肥一体化滴灌装置,虫情测报仪、太阳能杀虫灯、水分自动监测器、小型气象站、远端遥控视频监控设备等一应俱全。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通过手机终端,树上的蚜虫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孙建设悉心打造的现代苹果园。

孙建设是河北农大园艺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农业农村部水果专家工作指导组苹果专家,马宝琨的得意弟子之一。

“通过矮化密植技术,每亩地目前可以栽植100棵以上的苹果,产量比以前提高了几倍。这里集中着当前苹果种植领域最先进的技术,基本算得上国际领先水平。”孙建设指着眼前的果园说,如今,国内采用这种新型栽培技术的苹果园远远超过了100万亩,除了遍布太行山区外,全国4个苹果主产区的11个省份,都建起了现代苹果园区。

“无论是种植面积还是品种数量,中国都已经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苹果产区。”孙建设说,时至今日,中国苹果种植面积和产量均占世界50%以上,至2018年,我国苹果种植达到3800万亩,产量为3923.34万吨。

一个疑问 最好吃的苹果到底什么样

1975年大树冠型的苹果栽培模式。杜纪壮供图

2019年11月15日,第十七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河北展区,富岗苹果、赵县雪花梨、玉田包尖白菜、富硒挂面等特色农产品纷纷亮相。

在我省扶贫展区,个头小,甚至还有点酸的“国光”小苹果格外引人注目。

“口感好,一个重约150克左右的苹果,售价4元。”承德嘉沃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尹中樵介绍,国光苹果个头虽小,但它甜中带酸的味道,越来越受到消费者青睐,仅农交会首日,线上线下就销售了150余箱。

在红富士这一品种独大的今天,“新疆阿克苏”“天水花牛”“美国蛇果”和北方的“小国光”反而往往成了线上线下消费者追捧的“网红”品种。“现在的苹果越来越难吃,好吃的苹果不好找。”也是我们经常听到的抱怨。

“众口难调,不同口味的苹果满足不同的需求,各有特色。”马宝琨说,“但苹果一定是越来越好吃了。”

什么样的苹果才是好吃的苹果?业内专家眼中的好苹果跟普通消费者的评判标准有什么区别?

在马宝琨看来,对于苹果,中国人口感偏好甜度高的品种,欧美人可能觉得酸一些更可口。而在着色上,中国人喜欢红红火火,红色系苹果更受市场认可。

“对消费者而言,口感好、着色好、个头足的苹果就是好苹果。”马宝琨说,而对从事苹果产业的业内人士来说,除了果品质量,最大程度“兼容”适应性好、产量高、管理简单、耐贮存和运输的苹果品种,才是好苹果。

阿克苏、烟台、天水、河北……哪里出产最好吃的苹果?

马宝琨介绍说,苹果起源于夏季干燥、冬季寒冷的地区。在苹果的成长和发育中起主导作用的气候条件是温度。苹果一般倾向于寒冷、干燥和日照充足的气候条件。一般认为4至10月的平均气温在12℃-18℃之间,最适合苹果的生长。当夏季气温过高,平均气温26℃时,花芽分化差,果实发育迅速,贮藏不持久。

另一个影响苹果质量的是降水。

“世界主要苹果产区的年降水量在500到800毫米之间。而且苹果花芽分化和果实成熟需要干燥的空气和充足的阳光,这样果实表面明亮,色泽鲜艳,花芽饱满。如果降雨量过大,则容易造成枝叶过多、花芽分化差、产量低且不稳定、病虫害严重、果实质量差。”马宝琨说,比如美国的华盛顿州和河北,基本上都处于同一个纬度,但华盛顿州雨热不同期,正适合苹果花芽分化和果实成熟期贮存糖分,所以华盛顿州号称出产世界上最好吃的苹果。

从全球范围来看,北纬40°左右的温带地区,是最适宜苹果生长的区域。

在中国,马宝琨表示,我国有25个省份种植苹果,但是主要集中在渤海湾地区(山东、河北、辽宁)、西北高原区(陕西、甘肃、山西)、黄河故道区(河南、江苏、安徽)和西南冷凉高地(四川、云南、贵州)四大产区。

根据气候和生态适宜标准,西北黄土高原产区和渤海湾产区是中国最适宜苹果生长的地区。

“在河北,承德和秦皇岛燕山山地应该是最适合苹果生长的地区。中南部的太行山部分地区,也比较适宜。平原地区次之。”马宝琨说,最近几年,河北的苹果生产基本上形成了南富士、北国光的大格局,还有一些小众品种零星分布,“短期内以富士为主的局面很难改变。”

“未来,一些满足消费者差异化需求的苹果品种可能越来越多,人们的选择可能会越来越多样,这是好现象。”马宝琨表示,目前我国苹果到了由产地优势向产业优势转型、由数量扩张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的重要关口,品种和质量面临持续提升。(河北日报记者 袁伟华 朱艳冰)

【相关】

寻找“虎拉槟”

苹果身世复杂,近亲众多。洋苹果逐渐占据主导地位后,中国传统的苹果属水果是否就此销声匿迹了?

“北京地区,原来苹果一类的水果种类极多,除了古时写作苹婆的大果子,还有林禽、香果、沙果、秋果、虎拉槟、酸槟子、苹果梨……其中虎拉槟个头虽小但香味浓烈,记得我小的时候家里常买来盛一大盘。”

2001年,当代著名作家刘心武感叹于中国传统水果正在被“洋苹果”所取代,写了一篇《想吃虎拉槟》的文章,登在《北京日报》上。

年轻人听起来不免陌生:虎拉槟究竟是一种什么水果?

按照刘心武的记载:“虎拉槟紫红透亮,搁在屋子里没多久就香溢满堂,闻之心旷神怡。待摸着稍软时取食,绵沙适口,虽不甚甜,却别具一种鲜味,食后舌喉尽畅。”

河北农业大学园艺学院退休教授马宝琨也曾听说过虎拉槟。据他的考证,虎拉槟应该是槟子的一种,是一种原产于中国的苹果属植物。

虎拉槟个头比一般的苹果稍小一些,呈圆柱形,一般为白绿色,向阳的一面有红晕,吃起来非常香甜,又叫香果,成熟稍早,不能久放。

关于虎拉槟得名的由来,有专家认为虎拉槟的“虎拉”是“忽拉”的谐音,“忽拉”形容快速,由于这种水果出现时间很短不能久存而得名。

在“国光”“元帅”等洋苹果引进之前,槟子、沙果一直是北方百姓案头最平易近人的水果。

令刘心武遗憾的是,“虎拉槟在北京水果市场上绝迹多年了,真令我怀念向往”。

那么,如今是否还能找到这种让老一辈无限怀念的虎拉槟?

现代著名作家丁玲在《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曾详细描写了采摘虎拉槟的场面,故事发生在河北涿鹿县桑干河畔的暖水屯。而张家口的涿鹿、怀来,正是沙果、海棠和槟子的主产地。

循着这一线索,我们果然在怀来找到了虎拉槟。(河北日报记者 袁伟华)

如今,怀来仍是槟子的主要产地,有酸槟子和甜槟子两大品种。

酸槟子,又名香槟子、文香果。尖顶、紫红、香气异常浓郁,放几个于室内,满屋生香。

甜槟子又称虎拉槟、虎喇槟、拉车,也是怀来传统栽培品种。果型略大于酸槟子,味甜,近似于彩苹果的味道,向阳面有红晕。这两种槟子主要分布在怀来南部山区,大部分销往京、津、晋等地市场,产量很小。

最近几年,随着电商和物流的发展,冷冻槟子在线上非常受欢迎,成为怀来特产之一。

事实上,采访中业内专家也指出,解决了“有没有”“好不好”问题的苹果,如今面临着消费升级带来的新挑战。口味越来越挑剔的消费者,试图寻找更多与众不同的苹果品种。

历史上苹果两次重要的引进,都与河北密不可分。早在三百多年前,河北已经是我国苹果的著名产区。环绕京津巨大的消费市场,传统的小众水果具备了满足多元化需求的可能性。虎拉槟回归,或许也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责任编辑:张永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