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雄安追梦人|建设者:我们当好“开路先锋”

2020-04-08 04:57:08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3月22日,塔吊林立的京雄城际铁路雄安站,正在建设者汗水的浇灌下“拔节生长”。河北日报记者 赵海江 摄

编者按

河北雄安新区目前已转入大规模开工建设阶段。在这片承载着“千年大计、国家大事”使命的热土上,聚集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建设者、创业者,他们和当地干部群众一起,为将新区打造成高质量发展的“样板之城”而拼搏奋斗。

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些新时代的“追梦人”,听一听他们的建设和创业故事。

阅读提示

京雄城际铁路雄安站进入承轨层结构施工收尾工作和高架候车厅及屋面钢结构施工,即将全面进入装修阶段;

容东片区综合管廊RDSG-4标段项目已进入2020年管廊主体全面施工环节;

北京市支持雄安新区建设“三校一院”交钥匙项目——史家胡同小学雄安校区进行主体施工;

……

这个春天,每个热火朝天的项目工地上,可见千年大计“开路先锋”——雄安建设者们忙碌的身影。

不同岗位,一样的忙碌

“现在的工程一天一个样儿!‘长’得太快了!”3月20日,站在中铁建工集团京雄城际铁路雄安站二标段前,43岁的中铁建工集团雄安站指挥部总工程师吴亚东说。

在她身后,京雄城际铁路雄安站房工程塔吊林立,机械轰鸣。从2018年12月1日开工至今,雄安站已进入承轨层结构施工收尾工作和高架候车厅及屋面钢结构施工,即将全面进入装修阶段。

在众多建设队伍和人员中,作为“女将”的吴亚东,声音细细的,说起雄安站,言语里满是欣慰。

自项目开工,吴亚东的工作与生活便紧紧地与雄安站的建设交叠在一起。一年前的这段时间,吴亚东正经历着项目最忙的时候,白天不是开会就是跑现场,很少有时间能坐在办公室里看资料,“光签材料都签不完。”

雄安新区每个建设者都是忙碌的。

在容东片区综合管廊RDSG-4标段项目现场,上口最大近100米宽、10多米深的基坑里,挖掘机“嗡嗡”作响,钎探机“当当当”地向下检验地基承载力,在它们后面,高8.8米、宽14米的双层地下综合管廊雏形已现。

该标段的2.5公里廊道里,12个这样的工作面正在同时施工。

“为以最快的施工速度推进工期,我们现在采用的是‘大平行、小流水’的施工方式,多开工作面,同时优化作业流程。还尽可能多地采用装配式施工,提高施工效率。”32岁的张乐,是容东片区综合管廊RDSG-4标段项目的总工程师,他脚上一双土黄色胶鞋显得颇为扎眼。

“披星戴月”,是张乐的微信签名。简单的4个字,是自去年9月底开工以来,对他生活状态的写照。

“现在管理人员几乎没有在晚上十一二点之前回去睡觉的,工人则是24小时倒班。”张乐介绍,建好管廊才能修路,建房子,“不论是从完成我们自己的工期还是从大局考虑,都要尽力往前赶。”

容东片区综合管廊RDSG-4标段项目主要包括2.5公里管廊工程、9.3公里道路工程和8座桥梁的修建,要求今年6月底管廊结构完工,现在正是吃劲儿的时候。

工作量有多大?张乐打了个比方:折算成混凝土浇筑,100多天要浇筑20多万立方米混凝土,相当于每天要浇筑一个标准游泳池,还不考虑风雨等恶劣天气。“而且是线性浇筑,不是大体积集中浇筑。”张乐补充道。

不断创新,别样的自豪

吴亚东(中)在中铁建工集团京雄城际铁路雄安站二标段现场指挥工作。 中铁建工集团雄安站项目部供图

雄安新区的建设不只是现有领先技术的集成和应用,更意味着创新和引领。在这里,建设者们不仅要克服高工作强度,还要随时准备解决各种新问题。

在中铁建工雄安站智能钢筋加工厂,有一个高13.85m,柱截面尺寸由2.7m×2.7m渐变为1.9m×1.9m的巨大水泥柱。走近一摸,水泥柱竟像鹅卵石一样清凉光滑。仔细查看,柱子上分布着很多灰度不同的色块,触感的光滑程度也略显不同。

“这个柱子叫清水混凝柱,是我们半年前花100多万元打造的雄安站一楼候车大厅清水混凝柱的1∶1样品柱,试验了好几种工艺。”吴亚东说,清水混凝土,主要是通过石子、沙子、水泥配比的不同,在保证强度的前提下,呈现出自然的“高级灰”,建成后表面基本不再进行修饰。

雄安站在一楼候车大厅设计了很多这样的清水混凝柱。“这样的设计意在追求返璞归真的艺术效果,也是对结构施工如何达到装饰效果,以及铁路总公司提出的新型铁路站房新要求中‘经济艺术’的探索和尝试。”

吴亚东解释,目前,这种技术虽有应用,但像雄安站这样的大规模应用还是首次。为了让做出来的清水混凝柱光亮又结实,吴亚东带领团队进行了上百种对比试验,脱模剂甚至试过色拉油、鸡蛋清。

身为总工程师,吴亚东负责的主要是解决施工中的各种技术问题。最初,被安排担任总工时,她“很意外”。

当时,作为中铁建工下属分公司的工程技术部部长,她已经有8年不在现场具体负责项目。不过,最令她担心的还是正在上初三的孩子。“当时我正想着把孩子接回家住,高中三年也不再住校了。”新的工作安排打乱了家里的计划,吴亚东一时陷入两难境地。但孩子却全力支持母亲参与“千年大计”的建设,“一升入高中,自己就主动办理了住校手续。”

在雄安站建设中,吴亚东带团队攻克的技术难点,既包括诸如装配式站台的新探索,也包括劲性结构中纵向受力钢筋连接方式这样的技术完善,总共申请了8项专利。

而对于张乐来说,挑战同样不少。

容东片区综合管廊主要包括E1、N6两部分,N6是单层管廊;E1是双层管廊。管廊一层变两层的节点转换就在张乐所负责的标段。

“这个节点处,基坑两边的跨度达100多米。”张乐说,面对这么大的基坑开挖,选择什么样的基坑形式,基坑开挖深度多少,吊装机械如何选型,场地作业平面怎么布置都需要仔细研究。不同的机械型号有不同的特点,“比如,履带吊花费高,移动性强,塔吊虽然移动性差,但效率高,一上午,塔吊能吊100多次,履带吊只能吊十多次。”

另一个难点,是N6管廊最北段部分——短短150米的距离内,N6管廊要完成3次下穿,分别是下穿现有S333省道、一座桥梁,还有现有津保铁路。张乐说,最难的是下穿津保铁路,“净高4.5米、宽8米的物流通道要在两个距离30米的桥身之间穿过,穿越深度为地下12米,此外,为保证现有高铁运行安全,施工不能扰动高铁地基。”

除地下管廊外,容东片区综合管廊RDSG-4标段项目还包括建设8座桥梁、5条道路等,张乐边说边计算,“目前正在施工的工作面近30个。”每个工作面碰到的难题,最后都要汇总给他来组织解决。“每天光电话不下三四百个。”张乐说,这在别的工程中是从没有过的。

“领导说我们年轻人除了经验少,其他的都是优点,胆大、心细、敢干,有闯劲儿,有想法,有思路。”虽然才走出校门9年,但容东片区综合管廊RDSG-4标段项目已经是张乐第二次担任总工程师。他第一次担任总工程师的湖北黄石体育场项目,去年荣获“鲁班奖”。面对眼下的繁忙和压力,张乐说,“虽然累,但我们是第一批进来建设,贡献了‘千年大计’的开端部分,那种自豪感是不一样的。”

不留遗憾,最朴实情怀

宁传红(中)在史家胡同小学雄安校区项目现场指挥工作。 李 野摄

对雄安新区的建设,每位建设者都倾注着不一样的感情。

对于史家胡同小学雄安校区项目经理宁传红来说,参与雄安新区的项目像是一位老建筑人面对新标准的考验。

宁传红今年55岁,从1989年毕业来到中建八局,31年里,宁传红从实习工长、工长、技术负责人、总工,一直到担任项目经理。在漫长的建筑生涯中,他参与了众多项目,也一路见证着建筑标准的变迁。

“虽然建筑单体造型独特,异形结构多,但这个建筑真谈不上有多么高大精深,但按照绿建三星的标准来做,创优的挑战不小。”宁传红介绍,史家胡同小学雄安校区项目是北京交钥匙工程,他们不仅负责施工,还要负责“精装修”。

在该项目开工前一个多月,规范和引领我国绿色建筑发展的技术新标准——新版《绿色建筑评价标准》开始实施,宁传红说,“不出所料的话,我们的项目将是第一批按照新标准验收的。”

宁传红分析,与以往相比,“新标准”更强调节能、智能、绿色。“玻璃透光率、五金件开合次数、地砖防滑等级、洁具节水效率等统统都要被纳入考核指标。”

“外墙保温必须使用120mm厚的岩棉板,还要配套能源监控系统,每个房间的用电、用热情况都会随时掌握,连地暖都会装上智能测温阀。”宁传红一一列举道,“很多材料可能需要定制或国外采购。”

虽然挑战不小,但获得过多项殊荣的宁传红却信心十足,“新标准代表着建筑行业未来发展的方向,老建筑人遇上新标准,照样能继续创优。”

对于吴亚东来说,这里有着一份对工匠精神的坚守。

如今,雄安站一楼候车厅清水混凝柱的工程量已完成80%。回想起施工中碰到的种种难题,吴亚东依然难掩激动。

“柱子不仅大,而且柱头还是开花结构,梁还是渐变造型。”吴亚东一边在纸上画图演示,一边解释。

吴亚东说,雄安站一楼候车大厅设计的清水混凝柱都是大截面,垂直的柱子单柱体积达63立方米,不锈钢模板就重达3吨多。这么大的柱子,设计什么样的模板能保证浇筑时不变形,还能顺利地拆下来?“我们反复设计了很多种方案,最后选定了一种U形模板方案,拆模板时,连千斤顶都用上了。”

每个建设者说到工程难点,大家总会归结为——“这就是‘雄安标准’”。

得知清水混凝柱上的小小的凹槽花纹设计带来了极大的施工难度时,设计师曾不好意思地对吴亚东表示,“早知道这么难,当初就不设计了。”

“最终方案肯定是反复比对后最漂亮的,既然如此,再难我们也会尽力一试。”听设计师这么说,吴亚东却有自己的坚持,“尽己所能把千年工程的遗憾降到最低,这是我们的夙愿,也是一种情怀。” (河北日报记者周聪聪 张伟亚)

相 关

按下复工快进键 确保工程高质量

“坚持安全生产建设477天,抗疫建设两不误,一丝不苟书写千年大计宏伟蓝图。”

3月22日,中铁建工集团雄安站指挥部党工委副书记、项目书记王星运,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张“国企复产者联盟”海报。海报背景照片上,雄安站建设现场热火朝天。

疫情之下,为工期紧张的雄安重点项目建设,增加了一道“附加题”。春天里的雄安新区,各种工程车忙碌穿梭,塔吊林立、机器轰鸣,一派火热的建设场面。据新华社消息,截至3月18日8时,雄安新区已有67个重点项目复工。

如何夺取“双胜利”,需要克服的困难很多。

对于中铁建工集团雄安站项目部来说,首要解决的难题是返岗工人从哪儿来。

“我们这个项目主体结构施工总共3支队伍,有两支是湖北籍,疫情严重时工人无法返岗怎么办?”中铁建工集团雄安站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项目经理石成刚介绍,中铁建工集团第一时间紧急从其他项目调配劳动力,采用大巴车点对点接送的方式,全力保障雄安站项目用工需求。截至3月19日,中铁建工集团雄安站项目部已有2472人复工。“在集团所承接的项目中,雄安站不是最大的,但意义重大,始终被列为中铁建工集团的一号工程。”

对于容东片区综合管廊RDSG-4标段项目来说,工人的食宿问题是复产复工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这个项目的工人平时大多数都住在周边的村里,但当时封村,工人食宿需要解决。为此,项目部决定紧急搭建了一批活动板房宿舍,解决700多人的住宿问题。

面对大量人员返岗,如何最大限度防止交叉感染情况发生,也是安全复工面临的一大考验。

在项目现场,我们看到每个项目都积极落实雄安新区的管理规定,将无接触且隔离14天以上返工者,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分类管理。

中建八局史家胡同小学雄安校区项目部专门购置了电子测温门,保证进场工人接受快速、准确的检测。

正是这样的“硬核”操作,才保证了这片热土在春天里迎来火热建设景象。 (河北日报记者 周聪聪 张伟亚

责任编辑:张永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