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河北融媒头条|河北省平泉市榆树林子镇做大黄瓜产业纪实:小黄瓜如何闯出20亿大市场

2020-06-04 05:16:31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河北日报记者尉迟国利 李建成 贾晓煊 通讯员崔国凯摄制

小黄瓜如何闯出20亿大市场

——河北省平泉市榆树林子镇做大黄瓜产业纪实

榆树林子蔬菜果品批发市场活跃着100多名经纪人,开辟了全国各地的黄瓜销售渠道。图为工人正在把挑选好的黄瓜码箱。河北日报记者陈宝云摄

一个关系万余农户收入的产业,一个全国最大的黄瓜交易市场,一条涉及29个省区市菜篮子的供应链;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一场前所未有的考验。

未出现1例确诊病例,亩产黄瓜4万公斤,达到农业发达国家水平;日销黄瓜100多万公斤,销量为全国第一;价格与去年同期持平,农民收入平稳。一个山区小镇交出了一份亮丽的答卷。

河北省平泉市榆树林子镇“八山一水一分田”,山多地少,要发展得“想招儿”。经过20年发展,全镇54%的耕地上都盖起了大棚种黄瓜,形成全国最大的黄瓜交易市场——榆树林子蔬菜果品批发市场。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该市一手抓疫情防控,实现市场零风险,持续平稳运行;一手抓市场开拓,保证蔬菜及时卖出,菜农收入稳定。

榆树林子蔬菜果品批发市场现有门市和交易库房250间,吸引了全国各地100多家客商进驻,是全国最大黄瓜交易市场。河北日报记者陈宝云摄

市场关与不关,不是一道选答题而是一道必答题

4月26日上午9时许,榆树林子镇范杖子村村民廉铁柱卖掉了起早摘的黄瓜。“今年赚上6万块钱是十拿九稳的,小康生活不远了。”数着到手的600块钱,廉铁柱笑得合不拢嘴。

而就在3个月前,1月26日那天,廉铁柱正急得团团转——前一天客商还在抢购的黄瓜滞销了。一打听才知道,受疫情影响,客商走了近一半。

2016年,廉铁柱借助政府贴息贷款盖起暖棚种黄瓜,去年底光荣脱了贫。“黄瓜卖不动,刚摘的贫困帽子还得戴上。”大年初二,一家人愁云满面。

种了20年黄瓜的刘立峰同样慌了神儿,“从没碰见过这种情况,榆树林子黄瓜就没愁过卖。”

瓜农着急之际,政府也正面临一场关键抉择。

榆树林子镇地处冀辽蒙三省区交界之处,有“鸡鸣闻三省(区)”之称。榆树林子蔬菜果品批发市场现有门市和交易库房250间,吸引了全国各地100多家客商进驻,三省区周边乡镇菜农都来此交易。

1月24日,河北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1月25日一大早,镇党委书记蒋国强便带人进驻市场,眼瞅着客商、经纪人、菜农、物流人员近4000人在市场交易,直冒冷汗。

人员复杂、人口流动大、疫情防控风险大,市场关还是不关?

不关,一旦发生疫情,后果不堪设想;关,20年辛苦培育的黄瓜产业可能毁于一旦,百姓靠什么脱贫奔小康?

“蒋书记,市场不会关吧?”“黄瓜要是卖不出去可咋好啊?”菜农的焦急都写在脸上。

把情况梳理汇总,蒋国强赶紧向平泉市委汇报。

“市场关与不关,不是一道选答题而是一道必答题,再难也不能砸老百姓的‘饭碗’。”承德市委常委、平泉市委书记董正国说,要千方百计做好市场抗击疫情和促销稳价工作。

一张疫情防控大网迅速铺开——

当天,所有包村干部全部入村,通过大喇叭、流动广播、明白纸、微信群等方式宣传疫情防控知识。

当天,两组工作人员分赴辽宁和内蒙古采购回体温枪、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物资。

当天,组成工作专班对市场严格监管,所有进入市场人员必须全程佩戴口罩,必须进行体温检测,必须携带身份证进行实名登记,一切车辆必须消毒。

1月27日,董正国带队到市场现场办公,半天时间在市场前建成防疫检查站,实行24小时不间断管控。

各村组织菜农结成互助组,把各户黄瓜集中起来,由专人运往市场销售。市场严格控制进场人数,实行错峰交易。

严密的防控措施保障下,黄瓜交易很快恢复正常。

“背靠政府,市场不关,销路准不愁。”刘立峰、廉铁柱等菜农悬着的心落了地。

榆树林子镇统一管理标准、统一技术服务,并且建立分户生产档案。通过严格质量管控,每根黄瓜品质都有保证。图为菜农正在摘黄瓜。河北日报记者陈宝云摄

菜价稳与不稳,销售渠道不能是单选题而应是多选题

5月6日,通过“承德山水”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运营平台,榆树林子批发市场总经理王凤虎与永辉超市负责人经过一番洽谈,达成了黄瓜购销意向。

销路逐渐稳定,王凤虎的心里越来越踏实。

1月26日,黄瓜出现滞销,是出乎王凤虎意料的。经过近20年苦心经营,榆树林子蔬菜果品批发市场年交易量突破80万吨,年交易额达到24亿元,成为全国冬季黄瓜价格形成中心。

“榆树林子黄瓜怎么会愁卖呢,都是客商来抢嘛。”但受疫情影响,交通管控,不少客商因为运输困难,不敢收购。市场里,一车车黄瓜卖不出去。

事发突然,王凤虎赶紧组织经纪人联系老客户,以每公斤1.6元的价格把当天的黄瓜全部收购,价格比前一天足足低了一半。

12月至第二年5月,是榆树林子黄瓜上市季。高产期正好赶上春节销售价格高点,瓜农收益如何,那十几天至关重要。

“明天开冷库,价格低了咱不卖!”王凤虎一句话给瓜农吃了“定心丸”,可他自己心里并没有底,“谁知道疫情啥时候过去呢?”

“河北省平泉市榆树林子镇日产黄瓜百万公斤,品相好、口感嫩、香味浓,欢迎洽谈选购。”王凤虎迅速组织市场内的100多个黄瓜销售经纪人到“一亩田”等农产品商务平台发布招商信息,寻找新客商。

歪打正着,还真吸引了40多位新客商采购黄瓜。

全镇已有4个设施菜产业园区申报了绿色认证,13个园区按农牧部门的要求开展绿色食品规范化生产,拥有“雄峰”“绿之源”“脆源”等多个绿色知名品牌。图为菜农正在管理黄瓜。河北日报记者陈宝云摄

“可农鲜产品销售有其特点,必须当面看货、当场选货、当时交易。”王凤虎说,由于限制外来人员,新客商多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采购量不大。

在这种情况下,王凤虎把目光转向了大型商超。他组织起6个人的运营团队,专门负责为商超采购黄瓜,并明确表示不要佣金。

在平泉市委、市政府协调下,批发市场与北京物美集团迅速签订了购销合同。

“现在,我们每天供北京物美集团黄瓜达5万多公斤。”王凤虎说。

随后北京大润发、京客隆等大型商超销售渠道纷纷打开,目前日供各大商超黄瓜达80万公斤。与商超成功“牵手”迅速稳定了黄瓜市场价格。“价格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到目前销售额已经破20亿了。”王凤虎拿出一摞统计表介绍。

“但我们不能只靠商超。”经营市场近20年,王凤虎深知“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才能抵御风险,为菜农带来更高的收益。

在经营市场之初,王凤虎就吸取某些地区农产品销售被个别人垄断的教训。规定每个城市的经销商保持在5家左右,最终吸引了29个省区市的客商进驻。

“A城市今天价格低,但可能B城市价格高,合理竞争才能保证菜农收益。”

一场疫情使黄瓜销售发生了结构性变化——原本各地蔬菜批发市场占销售额的70%,商超占30%,目前商超已占到80%。

“我们还得继续调整销售结构,面对常态化疫情防控,理想状态是批发市场和商超各占50%。”王凤虎说,进入各城市批发市场的黄瓜价格高,能撑起整个市场价格;而商超需求量大而且稳定,即使全面封城也能保证供货。

“我们的目标是把目前自由式交易,变成‘订单式交易’,稳定农民收入。”王凤虎自信地说,两年内要把目标实现。

为应对常态化疫情防控,榆树林子镇农民改变了5月黄瓜下架后外出打工的习惯,开始育秧为下一季黄瓜做准备。图为菜农正在育秧。河北日报记者陈宝云摄

“做什么”与“不做什么”,农民、政府、市场都要做好这道判断题

每天早晨6时,北京物美集团驻批发市场业务代表杨慧龙都会准时出现在市场。挨个摊位仔细查看,为消费者挑选放心的黄瓜是他职责所在。

“嫩、绿、直、香,榆树林子黄瓜很受北京市民欢迎。”杨慧龙说,承德和北京距离近,早晨摘的新鲜黄瓜,中午就能摆上物美集团超市货架,端上北京市民餐桌。

在王凤虎看来,此次榆树林子黄瓜产业能冲破疫情封锁,迅速占领商超市场,靠的正是多年积累的好口碑。

“纬度、光照、地温、山地气候,决定榆树林子是最适宜种植冬季黄瓜的区域。”“土专家”刘立峰近年来常去外地讲授黄瓜种植,他发现榆树林子黄瓜的成功首先源于自然条件。

1999年,眼瞅着凌源不少老百姓靠种黄瓜挣了钱,刘立峰回村东拼西凑也盖起大棚,成了“第一批吃螃蟹”的菜农。

“第一年没赚钱,啥技术都不懂,没赔就不错了。”刘立峰说,镇政府了解菜农困境后,请来专家从选种、育秧开始手把手教。第二年就赚得盆满钵满,菜农全成了“万元户”。

“看到种黄瓜能挣钱,盖大棚种黄瓜的人一年比一年多,就形成了产业。”在刘立峰眼里,榆树林子黄瓜产业水到渠成。

“一个产业的发展,哪会如此简单?”在榆树林子镇政府工作了近30年的徐金,见证了黄瓜产业由小到大、由弱变强的全过程。

“换了7任主要领导,但发展黄瓜产业的思路一直没变。”徐金说,无论市里倡导、推动发展食用菌还是经果林,榆树林子镇始终咬定黄瓜产业不放松。

从10个棚到1.2万个棚,产值从20万元到20亿元,榆树林子镇领导班子一任接着一任干了20年。

老百姓缺技术,镇政府定期请专家来教授,组织农户学习;老百姓缺资金,便整合扶贫、水利、农业等各类资金,对园区给与补贴,对贷款给予贴息……

一项项政策大礼包,坚定了菜农信心。

“政府啥事儿都管,服务真到位。”刘立峰说,2001年,榆树林子菜农到邻省批发市场卖黄瓜遭到刻意压价,好菜没好价,损失不小。

菜农反映到镇里,镇政府急在心里。由于没有资金,镇干部集资建起了批发市场。可因为不懂经营,批发市场一直缺客商、没销路。

“政府管得太多了。”徐金仍清楚记着时任班子在总结时反思:政府要做“保姆”不做“管家”,服好务但不能越位。

把市场的事交给市场。2002年,镇领导找到在北京中关村做IT销售的王凤虎回镇经营市场。王凤虎采取市场招商、异地寻商、优惠联商等办法,一点点吸引了全国各地100多家客商进驻。

小黄瓜闯出了大市场,也挑起了农民致富的“大梁”。目前榆树林子镇大棚突破1.2万个,户均1.5个棚,2019年农村人均收入达到了12580元。河北日报记者陈宝云摄

为保证菜农收益,王凤虎设计了独具特色的交易佣金制度——批发市场按每公斤7分钱收管理费,经纪人按每公斤6分钱收取佣金。

“佣金按公斤收,而不是按成交价格收,避免了经纪人刻意压价。”在王凤虎设计的分配体系里,菜农、经纪人、市场、客商各有各的利润点,保证了整个价格体系的稳定。

不当“管家婆婆”,也不能当“甩手掌柜”。政府积极引导农产品由无公害向绿色有机发展。目前,全镇已有4个设施菜产业园区申报了绿色认证,13个园区按农牧部门的要求开展绿色食品规范化生产,拥有“雄峰”“绿之源”“脆源”等多个绿色知名品牌。

“我们统一管理标准、统一技术服务,并且建立分户生产档案。”蒋国强说,通过严格质量管控,每根黄瓜品质都有保证。2016年开始,榆树林子黄瓜更是潇洒“走”丝路,出口到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一带一路”国家,被端上了外国人的餐桌。

“现在我们只要按照标准种出‘放心瓜’就可以了。”刘立峰说,自己现在不像农民,更像是产业工人。

小黄瓜闯出了大市场,也挑起了农民致富的“大梁”。“目前全镇大棚突破1.2万个,户均1.5个棚,2019年农村人均收入达到了12580元。”蒋国强说。

当初的一团火现在散作了满天星。进入新时代,榆树林子镇把目光放得更长远:以3A级景区和省级现代农业园区为建设标准,打造“冀北生态绿色富硒黄瓜小镇”;以黄瓜小镇建设为主要内容,推动乡村振兴……

河北日报记者 李建成 尉迟国利)

责任编辑:张永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