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读吧|东野圭吾:《祈念守护人》 给你人生的答案

2020-06-28 03:36:12 来源:河北新闻网—燕赵都市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前方是死胡同,你会怎么做?原本打算径直向前,可前面立着一道高墙,旁边有两条路,一条向左,一条向右,你会选择哪边?怎么了?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进退不得了吗?”“我会在做好一切准备之后再思考如何抉择,但既不是向左也不是向右。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在前面的墙上打开一个洞口,思考能不能在前进的方向上开拓出一条坦途。”这是东野圭吾在其新书《祈念守护人》中对人生给出的新回答。让我们一起走进这本书的世界。

写写怎样让人活下去

我们看过很多东野笔下的推理故事,几次跟着“神探伽利略”沉浸于各个精彩的案件之中,却也未曾忘记过《解忧杂货店》所带来的那些温暖和感动。

从2012年至今,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在中国已突破1000万册销量。他曾这样谈及创作《解忧杂货店》的缘由:“如今回顾写作过程,我发现自己始终在思考一个问题:站在人生的岔路口,人究竟应该怎么做?”

如今,东野圭吾62岁了。“我总是写有人死掉的故事,偶尔也想写写怎样让人活下去。”东野圭吾把对这个问题的新思考放进了新书《祈念守护人》。

《解忧杂货店》八年后,东野圭吾又一部奇迹小说《祈念守护人》在近日中日同步出版,久违的感动重现。和《解忧杂货店》相似的是,《祈念守护人》里依然没有案件和侦探,没有受害人和凶手,有的只是倾听与被倾听的温暖,以及关于爱与责任的思考。

2020年的上半年已成为过去,这半年时间里,新冠疫情的出现打乱了世界的秩序,有人说,这半年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已经远远超过以前50年的总合,人们在不安中度日如年,《祈念守护人》出版之际,东野圭吾说:“这本书中不仅有关于人生的答案,还可以找到自我和解的路径和内心深处的安宁。”

面对困境要充满希望

没有侦探的故事,也有着层层递进的神秘感,《祈念守护人》可以说是一个不算推理的推理故事,虽然它所讲的不是那些环环相扣又扑朔迷离的案件,却依然不乏一种层层递进的推理性和神秘感,而整个“推理”过程则是围绕着一个命题——祈念。

故事的主人公直井玲斗曾是别人眼中的“不良少年”,是一台“修不好的机器”,是一位酒吧陪酒女郎与有妇之夫所生的非婚生子。

他早早地失去了母亲,也从未感受过父爱究竟是什么,从小与外婆相依为命,没有受过好的教育,自然也没有取得好的学历,当他因为一场“盗窃”案入狱被素未相识的姨妈——商界的“女帝”柳泽千舟女士保释出来的时候,律师对他说了这样一句话:“存在缺陷的设备,再怎么修理还是会发生故障。希望你,用今后的人生证明这个预言是错的。”

玲斗也确实在用今后的人生,去推倒那个荒谬的预言。其实每个人都是如此,我们没有理由去接受别人定义给我们的人生,我们无法选择出身和家庭,但有权决定今后该去选择怎样的人生之路。

作为把自己保释出来的条件,玲斗必须接受姨妈交给的任务——成为神楠的守护人。

在这之后的日子里,他常常接待前来向神楠祈念的人,却并不清楚祈念究竟是什么,他像一个每天追着妈妈问十万个为什么的孩子,几次三番问过千舟姨妈:什么是祈念?什么是祈念!到底什么是祈念啊?!

然而千舟姨妈也非常执着——就是不告诉他!或者换种方式来表达,就是让他自己去慢慢发现。人啊,一旦有了目标,就不会再轻易随波逐流,玲斗的目标也渐渐明晰起来,至少现阶段他要弄清楚这个关于祈念的秘密。

然而随着女生佐治优美的出现,玲斗开始参与进了一场关于优美父亲的“出轨”和祈念之间联系的调查行动中来,他从优美的大伯喜久夫身上产生了关于新月夜和满月夜祈念的疑问,又从在公共浴池认识的饭仓老人身上听闻了“寄存”的说法,祈念的秘密仿佛只剩了一层面纱,呼之欲出,却又总是理不清头绪,也正因如此,让我们和玲斗一样,对这个谜底愈发感到心痒难耐。

没有人愿意自甘堕落

在《祈念守护人》中,有两个片段给人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一个让人深受感动,而另一个给人心灵上的震撼。

玲斗一度是个很自卑的人,常常对自己的境况和遭遇用一种自嘲的语气开些让人心酸的玩笑,比如有一次,千舟姨妈准备带玲斗去参加一场宴会,当问到他有没有“压箱衣”的时候,玲斗一脸茫然,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压箱衣。

千舟带着玲斗买回来新衣服,在和他聊天时了解到他儿时受的苦,不由得发出感叹,而玲斗却故作开朗地自嘲说:“没办法,谁叫我是女招待和有妇之夫生的孩子呢。所以我不用努力学习,也不知道什么是压箱衣。”

千舟的回答让玲斗备受打击:“这是自甘堕落,也可以说是用你的母亲当挡箭牌。”

可是事实果真如此吗?如果玲斗真的自甘堕落,就不会在千舟陷入困境时勇敢地站出来为她说话;如果他真的陷入母亲的阴影中无法自拔,就不会真正担当起神楠守护人的责任。

正因为一无所有,所以才不怕失去。

当柳泽酒店的负责人将和准备将千舟一手打造的酒店停业时,玲斗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勇敢和坚定。的确,童年的经历和认知让他从未清楚地去描摹自己的未来,但那并不代表他甘愿做一辈子的“杂草”。

玲斗对将和说的那些话不仅让他脸颊一侧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也让人的内心深受震撼:

“从一生下来,我便一无所有,打懂事起就没有父亲,母亲也很快去世了,我在无依无靠的环境里长大,只能自己保护自己。过去如此,未来恐怕也不会改变。当我仍有决心,既然一无所有,也就不害怕失去。我会认真过好当下的每一个瞬间,前面有石头落下来,我就闪身躲开;有河流挡住路,我就纵身跳过;倘若跳不过去,我就从水里游过去;若是河水流得太快只能随波逐流,漂流到哪里,哪里便是我的人生。”

玲斗确然没有给自己的人生严格规划好该走什么样的路线,可是这并不代表着“破罐子破摔”,而是像杂草一样的顽强,无论身处怎样的境地,都要努力过好自己的人生。

这让人想起了小时候看《流星花园》时,杉菜参加道明寺家中晚宴被他母亲嘲笑时说的那段话:“一个人的灵魂高贵还是低贱,难道只看她会不会弹一段钢琴,或看她生在哪门哪户,身上穿戴哪些品牌吗?会弹钢琴有什么了不起,我告诉你们,我就只会弹这么一首!”

一无所有不是去质疑别人的底气,而是创造无限可能的未来的勇气。

而这一切,其实也正是东野圭吾想通过这本《祈念守护人》告诉我们的,正如他初次寄语中国读者的这段话:“我写《祈念守护人》的目的,是祈愿读者能对明天充满希望,愿这本书能让人们在如今这样的情况下振奋一点点。衷心祈祷《祈念守护人》能带给中国读者些许温暖。”

这便是他的目的,也是《祈念守护人》的初衷,让人可以感受到那种力量,努力好好活下去。 (燕赵都市报综合)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1958年2月4日出生于日本大阪,日本推理小说作家。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开始专职写作;

1999年,《白夜行》领衔年度周刊文春推理小说榜,《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同时获得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并领衔年度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领衔年度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责任编辑:张永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