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钩沉|河北城市公园的前世今生

2020-07-09 03:37:44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阅读提示

在河北开展“三创四建”活动中,城市公园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之一。

从原来的“一枝独秀”到“公园拥城”,公园早已不再是童年记忆中的“旅游景点”,更像是一个家门口的“后花园”,也是城市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当生态宜居已成为城市的共同追求,城市公园正成为体现城市发展水平的一个窗口。当此之际,河北的城市公园经历了怎样的前世今生?透过公园的发展,我们能够触摸到哪些城市记忆?城市公园又将赋予未来城市哪些可能?

由“私园”到“公园”

1999年5月,游客在长安公园赏花。 蒋娜供图

现在我带孙子基本就是几个公园来回转,孩子跑得开又安全。”6月5日8时,背上水壶、提上滑板车,家住石家庄裕华区玫瑰湾小区的刘阿姨带着4岁的小孙子出门了,“今天出门早,孙子说想去体育公园逛逛。”

如今,刘阿姨的生活和公园密不可分——出门晚了,就去位于建设大街塔南路交口西侧的“小公园”转转,时间宽裕,就用小车推上孙子去稍远一点儿的富强公园玩玩,或是坐上三站公交,到体育公园看一看。要是想新鲜新鲜,还可以到建设大街民心河一带的欧韵公园瞧瞧。刘阿姨是老石家庄人,“我们年轻那会儿,一年能去趟公园就不错了,谁能想到现在公园遍地开花,抬脚就能进公园。”

当生态宜居已成为城市的共同追求,作为城市建设专项绿化用地的公园,已然是城市生活中日常而平凡的一部分。

“公园是供公众游览、观赏、休憩、开展科学文化及锻炼身体等活动,有较完善的设施和良好的绿化环境的公共绿地。”省住建厅原城建处调研员、河北省风景园林学会原副会长王庆介绍,公园按性质分,主要为综合性公园和专类园,专类园主要指动物园、植物园、水上公园、烈士陵园、儿童公园、花卉园等。按规模分,主要分为市级、区级、居住区、小游园等。

我国修造园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商周时期,中国传统园林主要包括北方皇家园林和南方文人园林,但在过去的漫长岁月里,这些园林绝大多数都是不允许普通民众进入的,只有寺庙名胜和自然风景地是公共游览观赏地。

“向公众开放,公众可自由游览的园林,才是我们通俗意义上讲的‘公园’。”中国风景园林学会规划设计分会副理事长、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学术委员郑占峰介绍,河北第一处可官民共赏随意游览的公园是位于定州的众春园,建园历史可追溯至宋代,它在中国园林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据了解,众春园的创建者叫韩琦,是位深受百姓爱戴、政绩卓著的官员,官至宋朝宰相。当时知定州的韩琦有一种观点,“天下郡县,无远迩小大,位署之外,必有园池台榭观游之所,以通四时之乐。”他在定州城寻找到一座早年由中山太守李昭亮修建的园林,于宋庆历八年(1048年)开始动工,筑长堤,建门于西南角。这座园林以“潴水为塘,广百余亩,植柳百万本,亭榭花草之盛,冠于北陲”。韩琦取“与民同乐,偕众同春”之意,将园子命名为“众春园”。

古众春园位于当时的定州城内东北隅。如今,定州市正着手重建众春园项目,占地约1400亩。

“1949年新中国成立标志着我国现代城市公园建设、园林绿地事业的起航。在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全国各城市以恢复、整理旧有公园和改造、开放私园为主,新建少量公园。”王庆介绍,新中国成立初期,我省的公园资源比较突出,有诸如避暑山庄、外八庙等皇家园林以及邯郸丛台公园、张家口人民公园、石家庄人民公园(今省会儿童少年活动中心)等。

值得一提的是,新中国成立之初,改造或新建的公园,很多都被冠以“人民公园”。

位于张家口桥西区长青路的张家口人民公园就是其中一个。

“我们现在所在的公园原来是一片荒芜空地,只是路的两旁种植着许多垂柳,春夏秋之季,一片青色,故起名为长青路。1925年,清水河与长青路之间的这片荒凉空地被政府收购,改为苗圃。1933年,察哈尔省主席宋哲元,改苗圃为公园。”张家口人民公园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当时,因其地处东西太平山之间,特名曰“太平公园”。1948年,张家口第二次解放,公园更名为“人民公园”至今。

“新中国成立初期,苏联的公园建设思想起主导作用,当时苏联的公园叫劳动文化公园,供社会主义劳动者休憩,就是为公众服务的,受此影响,我们的公园很多都叫‘人民公园’。”郑占峰介绍,改革开放之后,随着生态宜居日益成为城市的共同追求,以西方中央公园为主导的公园思想开始对我国城市公园建设产生影响。

由节庆式游览到日常所需

2005年9月,长安公园的孔雀造型摆花。 蒋娜供图

“现在,逛公园对人们来说是一种休闲,当年却是一种难得的消费和享受。”6月2日,站在石家庄长安公园未名湖畔,63岁的长安公园管理处退休职工潘建利心生感慨,在他身后,大树繁盛茂密,未名湖水轻轻荡漾,泛起微微涟漪,漫步园中,夏日的暑气尽消。

潘建利于上世纪80年代进入长安公园工作,当时的公园四周筑有围墙,门口设有收费窗口,“80年代初长安公园的门票只有三分钱,1986年才涨成一角,用于公园的日常管理,一到周末,公园里游人如织。”

很多人可能想不到的是,60多年前,长安公园的位置是一片农田、窑坑和墓地。长安公园于1958年8月1日正式开放,由中国园林(造园)专业创始人、中国风景园林学界第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汪菊渊先生带领学生一起设计。

39岁的蒋娜是长安公园工作人员,也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石家庄人。在蒋娜的记忆中,小时候每次亲戚朋友一聚会,在外边吃过饭,总要专门来长安公园拍个合照。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很多石家庄人家里大都有一张“长安公园照”。虽然现在这些照片已经斑驳泛黄,但人们对公园的记忆依然鲜活。

60多年过去了,石家庄的建筑和道路不断向外扩展。当年处于城市边缘的长安公园如今已经成为石家庄的中心公园,而公园自身,也随着城市的发展进行着内部的调整。

在潘建利看来,长安公园的布局主要经历了两次大的调整,一次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照相、游戏等消费项目的上马,一次是长安公园与人民广场的打通。

潘建利退休前任职长安公园管理处经营科,他介绍,1980年,石家庄市政府投资24万元兴建了大型电动玩具项目“电动转马”,结束了长安公园没有电动游艺机的时代,后来,儿童游乐项目曾有过一段高速增长期,“有个地儿就上个小设施”。

“小时候没什么玩的地方,最盼望的事情就是和大人一起去长安公园。如果大人说周末去公园,这一周保准乖得不行。”对于蒋娜来说,到长安公园玩是童年最美好的记忆之一,蒋娜最喜欢玩的是一种有轨的脚踏车,“轨道盘旋在公园的上空。”

“上世纪70年代石家庄又建了平安公园,80年代建了动物园——动物园开业都上了《人民日报》,整个中山路堵得过不去,可见当时建公园是多大的事。”郑占峰解释道,“在当时,公园还是紧缺的资源。那时的居住区都是单位宿舍,普通城市居民没有地方玩,公园就成了人们游玩的必选场所。能去公园划划船、看看花,孩子们玩一玩,或者请亲戚朋友去公园逛一逛,那是享受去了,因此也不难理解公园会成为人们消费的场所。”

潘建利经历了公园儿童游乐项目的黄金年代,也有感于公园儿童游乐项目的日渐衰落,“现在玩的地方多,连小卖店前面都能摆两个摇摇车,不像原来非得来公园玩了。”随着1998年清理整顿游乐项目,重新规划界定游乐区域,曾经迅速扩张的儿童游乐区如今退居到公园北侧一角。

而另一个大变化就是人民广场和长安公园的打通。

很多老石家庄人还记得,原来石家庄人民广场的位置上是市第一工人文化宫,2001年,以原长安公园的部分土地与“一宫”实行土地置换后,人民广场建成开放。2009年,公园东侧的中共石家庄市委原机关建筑拆除,变身塑胶跑道,公园还新建高标准的篮球场、平整开阔的舞场,长安公园和人民广场彻底打通。

“打通以后,形成了南场北园的新格局,前面时尚运动,后边休闲养生,人们在公园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场地。不仅如此,行走在公园周围的街道上,都能非常方便地进入公园。”潘建利表示,“不管是游乐区域的规范和缩小,还是长安公园与人民广场打通,一减一加背后,是对应人们需求的变化,还绿于民。”

除了这些大的调整,60多年里,长安公园一直在改变,未名湖岸由过去的垂直堤坝变为曲线式的叠石驳岸,拉近了游人与水面的距离;封闭的公园围墙改造为透空栏杆,园景与街景融为一体……

“现在的公园数量多、等级多,和老百姓的生活结合得越来越紧密了,城市公园扮演的角色开始发生重大变化。逛公园不再像‘让我们荡起双桨’那时的节庆式游览,而是变为日常所需。”在郑占峰看来,随着城市的发展和社会的变迁,以及公园数目的增多,老百姓使用公园的方式和方法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比如,随着老百姓收入的提高,温饱解决后有了健身需要,公园需求由玩变为锻炼。此外,随着老龄化社会到来,老年人也有了到公园跳舞、下棋、散步的需求,于是公园也逐渐增加了健身、娱乐、交流等活动场地的设置。

由城市公园到公园城市

曾经的长安公园东门。蒋娜供图

“最大限度方便市民休闲娱乐健身,省会又免费开放7个公园……省会已成为全国大城市中公园免费开放数量最多、面积最大的城市。”2000年2月19日,《河北日报》第3版刊登了这样一条新闻。由免费开放起步,通过拆除围墙、围栏,石家庄力推公园进入“无墙时代”,同样在全国开了先河。

“在公园免费开放方面,我省走在前列。”省城市园林绿化服务中心副主任岳晓介绍,2007年前后,我省便基本实现公园免费开放。

“公园免费开放能在全国走在前列,这得益于我省公园体系的初步形成。”郑占峰介绍,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在世纪之交时,我省公园数量一改几十年来的缓慢增长,“曲线突然就昂起脖子往上涨”。

郑占峰解释,不仅是我省,在世纪之交时,全国的公园数量都出现了大幅度的增长。这一方面是由于1996年实行房改,很多新居住区配建小花园、小公园。另一方面,各地也启动了现代公园建设大幕,以石家庄为例,1998年前后,民心河沿岸一下子建了28个公园。

随着数量增多,公园的定位也开始明确,开始分为市级、区级、居住区级等不同等级,同时公园的服务领域也进一步明确,有的是服务于日常生活,有的是节假日游览。

“就这样,公园体系就基本形成了。”郑占峰介绍,当时虽然公园数量增多,但公园票价水涨船高,为了给广大市民的休闲、健身、娱乐提供更为广阔的活动空间,使市政公用设施功能得到最大限度发挥,我省的公园免费开放便被提上日程。

从“一园独秀”到“公园拥城”,公园见证着大城市的发展和繁荣。此后,公园也从设区市进一步向县级城市扩展。

“以前我们县城只有一个特别小的福至园。2004年我上高一时,学校边上建了一个时代广场,当时对我们一个县城来说都是大事。”省会某事业单位的小李是滦州市人,在小李的记忆中,当地新建公园集中于她上大学的2007年前后,“当时的公园真是一个接一个,时代广场建成后旁边又建了文化广场,紧接着又建了中山公园、滦州植物园,后来城南又有了森林公园……”

滦州市公园的发展只是我省县城公园建设的缩影。

2008年,按照“所有县城和重点镇至少要建成一个较高标准的公园”的总体要求,我省县城公园建设全面启动。提出从2008年起到2010年,全省所有县城将谋划建设10公顷以上的综合性公园191个。

随着城市公园体系的不断完善,现在,城市公园建设从补短板进入全面优化阶段。

推窗见绿,出门入园。现在,一个个或古朴、或现代风格的“口袋公园”,正出现在城市的街头巷尾。

如今的城市公园建设既有越来越多“小”的贴心,又不乏“大”的提升。

亭台楼阁、流水翠竹、黛瓦粉墙……从高铁邢台东站往邢台中心城区方向走出不远,一座大型山水园林映入眼帘。这就是在采煤塌陷区新建的邢台园博园。2019年8月28日,河北省第三届(邢台)园林博览会在这里拉开帷幕。这座面积308公顷,建有城市展园13个,现代建筑展馆4个,江南古典园林7个,特色展园、游园16个,景观桥22座的园区被中国工程院院士孟兆祯引用中国园林追求的境界“虽由人作,宛自天开”予以评价。

自2016年我省首届园林博览会举行,我省园林博览会已成功举办三届,如今,第四届园林博览会在邯郸紧锣密鼓地筹办。

“中国古典园林艺术被举世公认为世界园林之母,世界艺术之奇观,人类文明的重要遗产。”郑占峰介绍,中国传统园林,最讲究形神兼备。一段时期,在快速城市化的进程中,园林的发展偏重于量的积累,一定程度上忽略了园林的本质,园博园就是中国传统园林发展理念在城市公园打造中的回归,并借此带动城市公园整体水平的提升,“要做好城市的山水文章,反映城市自然风貌和城市气质,建设有风景的城市,不断提高城市的风景价值和游憩价值,改善城市生态,改善居民健康。”

“从原来孤立地做公园到现在成体系地建公园,如今的城市公园不仅大中小相结合,功能上综合性和专类相结合,也在追求自然之美和艺术之美相结合,从建设‘城市公园’,到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公园城市’理念,我们迎来城市公园体系不断完善、城市园林绿化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而这也是城市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岳晓表示。 (河北日报记者 周聪聪

■相关

公园里的英雄故事

■沉绿湖畔起壮歌

石家庄裕西公园前身是西郊动物园,1984年正式对外开放,随着城市发展的需要,动物园搬迁至鹿泉后,2006年改名为裕西公园。1984年,在公园内的沉绿湖畔,曾发生王德恒烈士勇救落水儿童的故事。现在,这里已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1984年2月15日,王德恒陪父母和大哥去石家庄市动物园游玩拍照,听到“有人落水了”呼喊后,他立刻扔下相机,顾不上脱去厚厚的棉袄和大衣,与来自沈阳机务段的浦昭枫爬上冰层,伸手去拉正在冰窟中挣扎的男孩。由于冰层突然断裂,两人都掉入刺骨的冰水中,即便如此,他们一人托着男孩的脚,一人托着头和腰,把孩子从水中托了起来。此时,几十个素不相识的人趴在冰面上,后面的人拉住前面人的腿,连接成东西两条“人链”,从岸边向出事地点延伸,将男孩拉上冰面,但是第一个跳入水中的王德恒由于被浮冰卡住了脖子,没能游上岸来,献出了28岁的生命。

王德恒被中共河北省委追认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河北省人民政府追认他为革命烈士。中宣部、团中央命名西安华山、太原迎泽湖、石家庄沉绿湖的3个见义勇为群体为“一山两湖”英雄群体。

■南关亭台忆烽火

1963年上映的《野火春风斗古城》,描述的是1943年冬天我党地下工作者在保定开展秘密斗争的故事。电影里,王心刚与王晓棠在公园接头的一幕戏曾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彼时春花烂漫,王晓棠与王心刚游走于公园的亭台水榭间,成为很多人记忆深处一个幸福的镜头。

“电影版《野火春风斗古城》的接头一幕,是在保定莲池公园拍摄的,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小说版《野火春风斗古城》,按照小说里的空间方位推断,两人接头的公园应为现在的保定市动物园。”河北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副教授贾慧献介绍,《野火春风斗古城》的编剧和同名小说的作者是保定人李英儒,曾长期在保定从事地下斗争,小说的内容正是取材于抗战时期他在保定开展地下斗争的亲身经历,因此,小说中的很多地方都能在保定找到对应位置。

保定市动物园原名人民公园,更多的老保定人习惯称之为南关公园。其实,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近100年之前。公园始建于1921年,为曹锟所建,被命名为城南公园,俗称曹锟公园。保定解放后,逐渐发展为以饲养展出野生动物为主的综合性公园,1995年正式更名为保定市动物园。

河北日报记者 周聪聪整理

责任编辑:张永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