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河北融媒头条|河北省涿鹿县南山区产业扶贫揭秘:百年老树开枝散叶带出扶贫大产业

2020-07-14 02:55:17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视频摄制:河北日报记者 贾晓煊 耿 辉 通讯员 温 婧 张泽军

百年老树开枝散叶带出扶贫大产业

——河北省涿鹿县南山区产业扶贫揭秘

涿鹿县南将石村村貌。 河北日报记者 耿 辉摄

一棵生长在阴坡台地上的野生狮子头文玩核桃树,在山中凉爽舒适的气候中,摇曳着婆娑身姿,褐色的叶子随风舞动。

历经百年风雨,它见证了当地一辈又一辈人土中刨食、为穷所困的无奈。而今,在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沛雨甘霖中,它终于化成一方百姓的“摇钱树”。

探寻一棵老树与一个特色扶贫产业的故事,不仅能感受到当地干部群众向贫困宣战的艰辛与决心,更能感受到河北脱贫故事的生动与美丽。

百年老树虽是棵“摇钱树”,但一棵树却不能带富一方百姓

涿鹿县南将石村树龄200多年的野生核桃树。河北日报记者史晟全摄

河北省涿鹿县南山区南将石村地处河北涞水、涿鹿和北京门头沟的交界处,四周森林茂密、山谷幽深。就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生长着华北地区唯一一棵树龄200多年的野生狮子头文玩核桃树。

近日,记者来到这棵核桃树下。仰视着核桃树的一枝一叶,52岁的南将石村党支部书记刘启全,深情地讲述起这棵野生老树的历史。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南将石村主要以种植核桃树为主。秋天,其他树的核桃个个仁粒饱满,唯有这棵树上结的核桃头尖底大,皮厚仁微,只能混在成麻袋的核桃中掺假充数。后来,有个挎着书包的陌生人专程从北京来到这里,以几毛钱一个的价钱,买走一些青皮核桃。头脑灵光的村民才渐渐知道,原来这种核桃不能食用,另有价值。

“食用核桃论斤卖,文玩核桃论个卖。”老核桃树的价值被重新评估,村民争相承包,承包费从最初的每年100元,涨到每年1.3万元、1.6万元、9.8万元,最高时一年的承包费达36万元。承包者中,就有刘启全。

涿鹿县南将石文玩核桃产地交易中心。河北日报记者高振发摄

正是由于承包老树,刘启全得以与京津等地的文玩核桃界人士相识,进而了解到核桃文化以及“南将石狮子头”的尊贵地位。

文玩核桃起源于汉隋,盛行于明清。把玩核桃,不仅有助于锻炼身体,更因核桃经把玩之后通身红润成为一种艺术品,深受人们青睐。

而在众多品种中,“南将石狮子头”因其外表敦实饱满,筋纹如沟如槽,皮质厚实细腻,把玩之后可达到玉化,格外受到核桃把玩者的追捧。2005年,随着文玩核桃市场的升温,一对上等的“南将石狮子头”核桃价格达上万元,在北京市场小有盛名。

2006年,刘启全成为一名村干部。此时,他早已不再承包老树,而是把精力放到培植更多的文玩核桃树上。凭借30年前父亲嫁接成活的一棵文玩核桃树,他发现,依托当地独特的土壤气候,通过从老树上剪取枝条,可以嫁接出更多的文玩核桃树。在他的带动下,有少数村民开始嫁接文玩核桃树,但大多数村民并没有意识到文玩核桃树的潜在价值,仍靠外出打工为生。当时,村民房屋破旧、生活拮据,只有56户116口人的南将石村,光贫困户就有35户。刘启全发誓,一定要让村民过上好日子。

“从一棵老树发展到一个规模化的产业,如果没有各级部门的帮扶,没有党的脱贫攻坚政策,是绝对不可能的。”环顾沟底坡沿上一棵棵挺立的文玩核桃树,刘启全说。

科学技术犹如甘霖,百年老树“开枝散叶”化身千万棵“摇钱树”

村民闫桂起在家中院子里的文玩核桃树下锄草。通过种植文玩核桃,他实现了脱贫致富。河北日报记者耿辉摄

狭窄的道路通向幽深的山里,透过两侧蓊蓊郁郁的杂树,不时可见一块块由土堰垒就的废弃梯田,巨石巉岩不时从旁边横斜而出。位置偏僻、交通不便、资源匮乏,涿鹿县南山区的自然条件,成为贫困地区发展所面临的困境。

涿鹿县南山区组织部部长宋军介绍,由于地处深山区,包括南将石在内的一些深度贫困村,石多地少,过去人均仅有0.8亩地,只能种点玉茭,但下一场大雨,庄稼就被冲没了,有的村民只能以养羊为生。随着2003年全部退耕还林,山上禁牧,养羊的村民只得另谋生路。虽然村民还有一点杏扁,但也卖不上几个钱。长期以来,当地村民生活非常贫困。

随着扶贫开发工作的深度推进,如何找到一种既能保护生态,又能让百姓致富的产业,南山区干部用尽心力:由于生态保护,当地不能发展工矿企业,不能发展旅游业。发展什么?2012年,经过思考,南山区委区政府决定将文玩核桃作为扶贫主导产业来发展。

当地村民正在嫁接文玩核桃树。河北日报记者高振发摄

发展文玩核桃产业,首先面临的是技术上的难题。走访中,他们了解到,种植文玩核桃树虽然效益可观,但树木嫁接成活率很低;核桃花皮、白尖现象严重,每当秋天核桃下树时,一棵大树数千颗果中能配成对的好核桃极少。

这道难题如何破解?宋军介绍,当时,在南山区的沟峪之间,几乎每个山村都驻有帮扶工作队。一位在朱家峪村帮扶的驻村第一书记提到,她跟河北农业大学教授李保国是同学,可以邀请他来看看。听闻此信,大家欣喜不已,每天都在期盼着这位“大山教授”的到来。

李保国教授来了。那是2012年5月的一天。

当时,李保国的心脏病已经非常严重,所以,爱人郭素萍也跟着来了。一下车,郭素萍的第一句话是:“先找个清静的地儿让他歇会儿,刚给他吃了药。”休息了一会儿,李保国教授缓过劲来,就开始听取介绍,并很快上山给村民现场指导去了。“从没见过像他那样的教授,不说休息,只说工作。他不光讲解理论,更重要的是亲手给你做示范。那天的晚饭是在乡里吃的,但谁也没想到,吃完饭,李老师又到村里来了,为村民又解答了好多问题。临走,还把自己的电话留给每一个农民。”始终在现场的刘启全说。

河北省林木品种审定委员会为涿鹿县南将石核桃树发放的林木良种证书。河北日报记者高振发摄

那之后虽然李保国没再来,但李保国科技团队的成员,或前来或通过电话,一直提供技术指导。

解决了技术之忧,接下来的工作是:建设一处苗木基地,培植幼苗10万余株以供村民栽植。

建设苗木基地,需要流转土地45亩,涉及村民20多户。当时,沟坡上正长着一棵棵碗口粗的杏树,虽然杏树不值钱,但长成不易。干部们一遍又一遍做工作,村民们就是舍不得。村干部白天做工作,晚上开会研究解决方案,终于做通了村民的思想工作。

为鼓励贫困户嫁接文玩核桃树,南山区政府出台政策,每个接穗补贴100元,每户平均补贴2000元,目标是实现全区“人均3棵,户均10棵。栽下文玩核桃树,全家来致富”。

为让更多贫困户嫁接文玩核桃树,刘启全和村主任刘杰等组成技术小组,为村民提供嫁接服务。到外村搞嫁接服务,他们每天可得劳务费300元;但在本村搞嫁接服务,除了管顿饭,他们不要一分钱。

八旬老人刘茂因为不懂技术,一直没有种植文玩核桃树。现在,借助政府的扶持政策和村党支部的帮助,通过实施高接换头,他也有了一棵文玩核桃树。头年嫁接的一截接穗,第二年就长出数尺长的枝条,第三年枝头就见果了……

在南将石村的典型示范下,附近更多的贫困村通过从南将石村购买接穗,以“合作社+基地+农户”的脱贫模式,发展起了文玩核桃产业。

截至目前,涿鹿县南山区已有文玩核桃树18万棵,覆盖82个村庄,年产值达2000余万元。

扶贫政策东风频频,一棵老树催生扶贫大产业

村民闫桂起(左)在与村党支部书记刘启全比对文玩核桃。河北日报记者耿辉摄

不见机械,没有厂房,道道山沟里是一棵棵茁壮成长的文玩核桃树,一片片郁郁葱葱的文玩核桃园。2015年,涿鹿县在南山区建设了文玩核桃科技生态产业园区,加快推动文玩核桃产业真正成为可持续发展的致富产业。

2018年5月,南山区成立文玩核桃研究所,旨在推动文玩核桃科学种植、优选优育,并在未来行业标准的制定上有所作为。自李保国教授团队在这里开展技术服务以来,通过实施花期授粉、施用钾肥等,这里的狮子头文玩核桃树的嫁接成活率从原来的20%提到90%以上,原有的果实花皮、白尖现象基本消除。

种植没啥问题了,可销售却成了问题。在南将石村邻近的241省道沿线,常年有人摆摊设点兜售文玩核桃,无序竞争使“南将石狮子头”的品牌美誉度受到影响。兴建一个专业产地交易市场已成当务之急。

刘启全父子二人在南将石村第一棵嫁接成活的核桃树下合影。河北日报记者高振发摄

可建市场的资金从哪里来?

作为南山区的对口帮扶单位,中煤集团累计投入文玩核桃产业帮扶资金495万元。

对于中煤集团挂职南山区副区长的韩友永来讲,市场建设关键时期,无论是市场建筑材质的选择,还是一块牌匾的设计,几乎每个细节,他都要和刘启全讨论。

在中煤集团帮助下,仅用两个多月时间,南将石文玩核桃产地交易市场就建成了。

2019年9月11日,南将石村首届文玩核桃节在新落成的交易市场举行。来自北京等地的众多知名核商及400多名文玩核桃爱好者纷纷到来,昔日穷困、落后、偏僻的小山村沉浸在产业兴旺带来的繁华与喜庆之中。

今年4月11日,省委书记王东峰到张家口调研脱贫攻坚工作,专程来到南将石村听取当地文玩核桃树种植和产业发展情况。

在这里,他还巧遇接替李保国教授来此开展技术指导的郭素萍。

见到郭素萍,王东峰亲切鼓励道:“广大科技工作者要主动走出科研院所,服务贫困地区,为贫困地区产业发展提供有力的科技支撑。”并嘱咐她要多注意身体。脚上常年沾满泥土的郭素萍感谢王东峰的关心,决心将更多科技成果更大力度、更广范围地嫁接在贫困地区的果树上,早日让贫困群众享受科技带来的累累硕果,稳步走在小康路上。

历经沧桑,老树见证百姓美好生活

涿鹿县南将石村村民刘帅夫妇,通过网络直播售卖野生老核桃树的文玩核桃。河北日报记者史晟全摄

走进村民闫桂起家,洁净的农家小院里,两棵文玩核桃树亭亭如盖。新翻盖的房屋漂亮整洁,室内陈设一应俱全。作为贫困户,50岁的闫桂起曾经长期在外打工,如今,他不仅自家拥有文玩核桃树200多棵,还作为技术能手,经常到研究基地嫁接文玩核桃树,每月工资2000多元。问起家庭年收入,他低头想了想,不好意思地说:“也就20多万吧。”旁边的人笑着“揭底”说:“不止吧。”

穿行在整洁的南将石村,新修的道路通到了家家户户门口。道路两旁、房前屋后,到处都是文玩核桃树。每个庭院,都是一个绿色画廊。通过栽植文玩核桃树,村民不仅增收致富,还美化了生态环境。村党支部书记刘启全自豪地说:“坐在家里,看着树长,就能挣钱。这样的惬意和幸福,谁又能想象得到?”

山坡下,那棵历经200多年风雨的野生老核桃树,作为一种文化传承的象征已被保护了起来。老树四周圈起了护栏,周围安装了监控。

历经了贫穷,更目睹了富足。时光流转,这棵老树在青山绿水中更加枝繁叶茂,满枝的硕果,诉说着新时代的脱贫攻坚故事,悄然将一段段改变落后面貌的传奇刻入它的年轮中。

河北日报记者 赵书华 高振发

责任编辑:张永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