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人物|安建红:遇见平凡

2020-08-06 05:19:17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36岁的安建红,生活在邢台内丘县,一个普通人。

6月8日,她把个人的经历,按时间节点,用照片做了一条粗糙的视频发到了抖音上,却收到90多万点赞和6万多条留言。这条视频又被转到微博上,很多人为这份平凡感动,有人留言:个人这滴水,构成时代一片海。

我们写她的故事,是因为她身上有着太多中国人的缩影——困顿、不甘,乐观、勇敢,勤劳、求变。

在平淡从容的生活中,这个普通人和她的普通家庭,找到生活的真谛。

安建红(中)2岁时和姐姐弟弟的合照。

倔强生长

安建红始终不相信记者会采访她。

从抖音后台私信到加上微信,再到约采访时间,她一直半信半疑重复着一句话,“我这么平凡,怎么会有记者采访我?”

安建红确实很平凡。

36岁的她,在内丘县一家服装厂工作,工厂不大,30来人。她的爱人王叶宾在陕西一家煤矿工作,孩子就读邢台一中。一家人住在内丘县107国道边上一套还在还房贷的商品房里。房子附近有一条铁轨,不分昼夜地哐当哐当响着。

安建红的工作是制作服装版样,再交给车间同事按版样加工。这家工厂距安建红家有1.3公里。2011年,安建红就买了一辆车,不过,自从2018年她的儿子去邢台念书,为了省钱,她来回都骑电动车。

安建红拿出发在抖音上的照片,很陈旧,有颗粒感。她再次调侃自己,“很土是吧?”

最上面的一张照片拍摄于1987年,安家三姐弟的合照。2岁的安建红站在中间,朝天辫、花棉衣裤,黑里透红的小脸蛋,标准的农村80后孩子的模样。

“打小家里就穷。”安建红出生的侯家庄乡百草坪村人均耕地少,父亲身体不好,重体力活干不了,安建红十三四岁时,家里还吃玉米和白面两掺的馒头。她最害怕每年9月开学季,三姐弟都要钱,“俺妈头半个月就出门借,亲戚们都借遍了。”

钱,不一定能借来。安建红的梦想也从好好念书,变成好好挣钱。

1998年,安建红辍学,到临城一家饭店打工。一位常到饭店吃饭的客人想找个喂鸡的工人,安建红毛遂自荐。

“满满一小车饲料,我推起来就走,晚上老板家还有个澡堂子要烧锅炉,我就蹲那烧劈柴,也不觉得累。”那年,14岁的安建红一个月挣200元,姐姐和弟弟都在念书,母亲种地,她是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

农村的童年,零食有限。安建红对童年零食的概念,停留在一箱方便面。

1998年夏天,当地一场暴雨,村里街道泥泞不堪。一辆来村里卖西瓜的三马车坏在了烂泥里无法动弹。安建红的父亲冒着大雨帮忙推出来,又走了三十多里地帮车主买了配件更换。

被帮忙的车主来自隆尧县。1999年,他拉着当地特产方便面到安家酬谢,捎带把安建红介绍到自家亲戚的工厂去上班。15岁的安建红收拾了几件行李,就成了百十公里外石家庄一家鞋厂的工人。

有网友留言说,安建红的经历很励志。安建红笑笑说,那其实是对困难生活的不甘,“当时就觉得苦日子已经到底了,你使劲工作,日子总不会再孬吧?”

这是一种倔强生长里的随遇而安。

2001年,安建红从报纸上看到一则招工启事,保定安国一家鞋厂开出1000元的月薪,比她当时300多元的工资高出了很多。安建红动了心,马上打电话过去问,“那时没想别的,就寻思多挣点钱。”

从内丘县城到石家庄,再从石家庄到安国市。在石家庄倒车时,她坐反了市内公交线。折腾到天黑,扛着行李的安建红才抵达服装厂。那年,她17岁。

服装厂有3个车间,18个组,一组30多人。鞋厂的工作经验让安建红很快成为流水线上的熟练工。多劳多得,2002年她的月工资也确实涨到了广告上说的1000多元,更重要的是,厂子食堂吃的馒头是纯白面的。

“我十三四岁时,还没见过电视机,最远就到过20里地外的村子赶过集。”安建红说,尽管鞋厂的工作环境很简陋,但让她认识了新的朋友,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她喜欢月工资300多元时,一年给家里1000多元的自豪,也喜欢给念书的姐姐买一条裙子时,看到对方的惊喜,还喜欢介绍村里七八个同龄人到鞋厂工作的成就感。

2002年,韩国明星金喜善为TCL翻盖手机做了一则广告,这款手机成为很多女孩的首选。18岁的安建红买翻盖手机前,先给家里安装了一部座机,这就省去了给家里打电话时,父母到叔叔家接的麻烦。

另一张泛黄的照片上,安建红不再拘谨地微笑,有了大姑娘的模样,这是2004年。她先是被调入效率最高的班组,后被调入服装厂技术科,20岁的安建红成为服装厂技术科最年轻的打版员。

这段经历,也成为日后安建红回到内丘县城,把孩子带大后再就业的“吃饭”手艺。

责任编辑:张云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