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河北省残疾人冬季项目运动员夏训探营:闭关“修炼”,

2020-08-11 02:53:58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今年7月31日,是北京携手张家口申办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成功5周年。如今,距离北京冬残奥会开幕只有500多天时间了。为了登上冬残奥会赛场并取得好成绩,正在各地随国家集训队或省队进行封闭夏训的河北省残疾人冬季项目运动队教练员、运动员只争朝夕,不负韶华,拼搏着,超越着。

图为河北省残疾人越野滑雪和冬季两项队队员在石家庄西部长青滑雪场进行雪上训练。 邱连海供图

•“目标不在当下,而是500多天后的冬残奥会”

7月27日,是残疾人高山滑雪国家集训队转到哈尔滨训练后第一天上雪的日子。“阔别”雪道三四个月,又经历了两个月艰苦的体能训练,运动员们对上雪都有点难抑的兴奋。修板打蜡时,一个个看雪板的眼神儿,就仿佛与老朋友久别重逢。

“刚上雪,训练目前还只是适应适应。不过队员们的‘好日子’不会持续多久,训练时间和训练量马上就要提上来了。”残疾人高山滑雪国家集训队教练谢安惠诙谐地说。

河北省是残疾人高山滑雪国家集训队的“队员大户”,全队20余名运动员中,来自河北省的就有10名。而在今年的冬残奥项目国家集训队中,共有河北省运动员39名;除此之外,还有谢安惠、尹连魁、郭喜、赵冉等6名来自河北的教练员在各个冬残奥项目国家集训队任教。

“高山滑雪这个项目风险很大,除了需要悟性,还离不开队员们平时刻苦训练练就的基本功。”谢安惠边介绍,边对来自河北的张梦秋、张雯静等队员不吝夸奖。

她翻出了手机里存的张梦秋训练的照片。只见几根柱子间,在齐腰高的部位绑了几条比鞋面还窄的带子,张梦秋站在带子上,双手握拳高举,努力保持着平衡。虽然有两位教练在旁保护,但看得出来,张梦秋的刘海儿都“炸”起来了,“头发丝都透着紧张”。

“灵敏和专项是这个项目体能训练的重要部分。这个类似‘高空走钢丝’的训练是在训练运动员的平衡感,不仅要求运动员能在上面站得住,还要试着一步步挪动。”谢安惠解释说。

张梦秋有运动功能障碍,平衡训练对她来说难度不小;而对那些视力、腿脚有障碍的运动员来说,完成这样的训练更非易事。运动员们在训练中受伤是家常便饭,一天的训练后,大多数人要在晚上接受治疗。

“对这些运动员来说,训练的艰辛,远不止‘汗珠子掉地上摔八瓣’所能形容。”残疾人越野滑雪和冬季两项国家集训队教练郭喜感叹,自打队伍今年在大连开展夏训以来,训练量比往年增加了不少,最多的时候一天训练时间能达7个小时,一堂课最长持续3个小时,训练科目又是体能和越野滑轮这类高耗体力的内容,运动员的疲劳程度可想而知,但没一个人打退堂鼓。

就在不久前,来自河北的视力障碍运动员王跃在一次训练中意外磕伤了下巴,缝了6针。教练们劝她休息两天,但她第二天就回到了训练场。而在这之前,王跃的半月板就有伤,一直带伤坚持训练。

“不是说‘轻伤不下火线’就值得赞美,而是大家都知道‘一天也耽误不起’。距离北京冬残奥会只有五百多天时间了,都憋着股劲儿呢,谁不想到时候站上冬残奥赛场的是自己呢!”郭喜说。

轮椅冰壶国家集训队6月份开始在秦皇岛集训,7月12日又转战哈尔滨市奥禹冰壶运动中心。教练赵冉说,在秦皇岛训练时,一堂拉练课队员们要推着轮椅走12到15公里,结束时难免累到情绪低迷。

张曈是轮椅冰壶国家集训队三名河北运动员中唯一的女性。因为力量相对男队员小,她往往到达终点较晚。为了弥补自己耐力的不足,在白天的大运动量训练后,张曈还自我加压,在晚上继续一圈圈地推轮椅。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今年的夏训,各支冬残奥项目国家集训队进行的都是全封闭训练,教练和运动员每天只能重复训练场和宿舍间“两点一线”的生活,休息时间也只能在基地度过。也是因为疫情的影响,何时能有比赛可参加,仍不能确定,这意味着运动员们的全封闭备战仍没有明确的截止期限,虽然封闭集训已经过去70多天,但也许还要坚持到90天、100天……

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在国家集训队的河北教练员和运动员的士气和拼劲儿。“我们的目标不在当下,而是500多天后的冬残奥会。就仿佛滚石上山,唯有咬牙坚持,才有希望。”说到这儿,他们仿佛更添力量。

责任编辑:张云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