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抗疫英雄 河北骄傲|河北省公安厅警务协作总队党支部:“三道防线”筑牢疫情防控铜墙铁壁

2020-09-24 02:49:41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河北省公安厅警务协作总队党支部

“三道防线”筑牢疫情防控铜墙铁壁

9月9日,省公安厅警务协作总队民警手捧荣誉证书合影。通讯员 杨占军摄

战疫感言

表彰大会上,总书记提到了“守护蓝”,这是对广大公安民警的充分肯定。我们只是履行了应尽之责,国家却给了我们至高荣誉。这个荣誉就是一面镜子,我们要时刻照照镜子,查摆不足和差距,坚持底线思维,增强忧患意识,忠诚履行人民公安为人民的初心使命。

——省公安厅警务协作总队党支部书记、总队长刘景业

“不好意思啊,王元鹏副总队长和刘伟在前线指挥部值班,电话打不进去!”9月13日,省公安厅警务协作总队民警张晗帮记者联系采访他的同事,多次打电话都是忙线。

从1月23日全省“三道防线”疫情防控等级勤务正式启动至今,作为全省“三道防线”疫情防控的指挥中枢,河北省公安厅警务协作总队的14名队员在前线昼夜坚守了230多天。尽管疫情防控早已转入常态化,可他们依然毫不懈怠。

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省公安厅警务协作总队党支部获得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集体和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两项荣誉。“表彰大会结束第二天,我们专门召开了座谈会,回忆起疫情防控的经历,大家都很激动。”总队党支部书记、总队长刘景业动情地说。

疫情防控任务开始后,省公安厅警务协作总队接到命令:1月25日,农历正月初一,到200公里以外的涿州前线指挥部集合。事实上,在集合的前一天,农历除夕,就有队员先行赶到了。

副总队长蔡路强从警20余年,大大小小的战役经历过无数次,而这一次,让他觉得“非同一般”。

“我省环绕北京,外环与5个省区接壤,涉及省域边界3707公里,要保证省内疫情不扩散,省外不输入、不输出。”蔡路强说,疫情下,哪怕有一个检查站,遗漏一辆车、一个人、一条信息,就可能付出巨大的代价。

肩上担子之重,让总队全体人员不敢有丝毫懈怠。

经过多方研究,总队超常规部署,在原有398个检查站的基础上,一夜增加了900多个疫情检查站,站点最多的时候达到1331个,在全国率先建立起以“外环省界、省内纵深、环京外围”三道防线为架构的疫情防控新模式。

疫情防控没有经验可循。检查站查什么?怎么查?如何做到人车痕迹“可回溯、可追踪、可倒查”?一个个新的问题接踵而至。

查什么?总队紧盯疫情形势变化,前3个月,大的防控政策调整了4次、小的措施变动19次,最频繁时1天就有3次微调,研究制定《疫情检测指引》等7个指导意见。为推动政策落地,开展了30多次现场检查、97轮视频巡查,下发124个指令、组织4次专项培训、录制3期视频教程。

怎么查?新增的900多个检查站,大多没有连入疫情防控网络,一开始民警只能靠手工采集所有信息,“一辆车经过大概都要五到十分钟,很容易造成拥堵。”蔡路强说,为便利群众出行,完整保存每个人的轨迹,同时减轻工作人员劳动强度,急需一个信息汇总平台。

总队边制定调控政策,边跟多地技术公司联系,负责信息技术工作的民警刘伟与多个工程师合作,三天三夜只吃了两顿饭睡了不到两个小时,终于在公安网和互联网分别搭建了“疫情管理平台”。

“有一阵儿突然眼前发黑,眩晕,这才意识到,应该是饿的。”刘伟说,精神高度集中什么也顾不上,就想着怎么最快完善工作,跟时间赛跑、跟病毒赛跑。

搭建好平台只是开始,为了指导全省检查站会用、用好,总队对检查站实行扁平化管理,只要出现问题,1000多个站点可直接给指挥部打电话。最忙的一段时间,每天都有四五百个电话进来。

白天都要盯着平台运行,及时调试,凌晨2时到4时系统更新升级,连续一个多月,刘伟每天睡觉时间加起来也不过三个小时,什么时候困了就趴一会。

2月9日开始,随着实战指挥、巡查督导、助力决策的需求越来越大,总队会同有关部门,开展了检查站视频监控整改提升专项工作,仅用15天就完成了1220个检查站的1972路视频监控的整改提升,做到了“三道防线”检查站全覆盖。

2月下旬,全国交通运输秩序逐渐恢复,疫情防控重点转入保障复产复工。按照“省内防反弹、环京防输出”的要求,指挥部在当晚就撤销了环省界和省内纵深925个检查站点,及时打通“肠梗阻”、畅通“微循环”。

几个月来,刘伟只在回省公安厅开会的一晚回过一次家。“知道你忙,再忙打个电话说句话的时间总有吧。”父母心疼地责备。“有,有!我错了……”刘伟只能含糊认错,却不敢把真实状态吐露半点。

“同事们比我更辛苦!他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几个月不回家,每家都有每家的难,除了工作的累,还有心里的煎熬。”刘伟说。

家庭,是警务协作总队每个人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刚入不惑之年的张晗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女儿上初中,老二刚三岁。为了照顾家,妻子不得已从教师岗位上辞职。“白天顾不上联系,晚上想看看孩子,他们已经睡了,小儿子说得最多的就是‘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总说‘过几天就能回去’,最后连三岁的孩子也不信了……”

90后杨文燊离家时,儿子刚三个多月,“6月份回家时,我想抱他,他认生,见了我就哭。”杨文燊摇头轻笑,眼角泛红。

蔡路强的母亲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父亲身体不好,还要照顾母亲,妻子左手是要高考的女儿,右手是三岁的儿子。

医警家庭李元健,他在前线,爱人在医院,两个孩子只能交给父母带……

“我们为你骄傲,为国家骄傲!”得知张晗所在的集体受表彰,妻子给他发微信祝贺。每次看到这个,张晗都止不住流眼泪,“每个在前线冲锋的战士,背后都有一个家庭在奉献!”

“维护社会稳定,守护百姓平安,我们的工作是伟大的!亲人们都理解!”蔡路强宽慰队员,也是在宽慰自己。

“受到表彰,担子更重了!进入常态化疫情防控,同样不能掉以轻心。”刘景业拍了拍同事的肩膀,大家又分头忙碌了。 (河北日报记者 尹翠莉

责任编辑:张永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