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英雄赞歌|田新位:舍生忘死留下满身“军功章”

2020-10-25 06:53:33 来源:河北新闻网-燕赵都市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田新位的军礼独特而有意义

从解放战争胜利后的中国战场转战到朝鲜的三千里江山,曾冒风雪三天行走480里,靠着“手抓一把炒面粉、困了就睡冰雪床”的满腔热情,只有20岁的田新位带领战友坚守阵地七天七夜一步不退,用仅有的简陋装备和保家卫国的热血,巧妙设计打下敌人7架战机,把美军先进装备下的多次进攻死死地挡在了自己的阵地前,直至带着满身的“军功章”回国。

1953年初,一位来自河北获鹿(今鹿泉)的老父亲,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终于在东北开源医院见到了八年未见的儿子——从朝鲜战场回国的田新位,当从父亲口中得知爷爷、奶奶、姥爷都在自己打仗的八年里相继去世时,田新位转身哽咽。这段戳中泪点的记忆已在老人的脑海中变得模糊。然而,作为一名侦察兵,在朝鲜战场的两年记忆他依然明晰,多少次穿梭在枪林弹雨中,又有多少次行动回到营地时只剩他一人还活着,“我们胜利了,可那些和我并肩战斗的战友们啊,都留在了那里”。

有勇有谋 设计打下敌军7架战机

在田新位的脑海里,朝鲜战争的那两年充斥着炮火声、坦克声、嘶吼声……他先在中线进攻,后到西线防御,在战场上奉献了自己的青春。

1951年12月31日下午,战火燃烧到了大德山,一下午的时间田新位和战友们攻下了敌人的三个山头——东德山、馒头山、四号山。然而,第二天,美军联队发起了反攻。“我们攻下来的,岂能让美军再攻下,所以我们就是死也要守住!”

田新位说,那时候美军武器先进,战斗机、坦克群应有尽有,而我方部队都是轻型武器,以手榴弹为主。但就是在这种武器条件悬殊的情况下,田新位和战友们咬紧牙关,顽强抵抗七昼夜,将美军的进攻一次又一次地挡在了大德山下。最后,美军的尸体堆到了半山腰,眼见反攻失利,不得不撤回部队。

在大德山战役中,面对两军对垒的残酷拼杀,田新位有勇有谋。

对于武器不足的被动局面,他和战友们通过巧妙设计,用大块的石头蒙着松树枝,在山沟里伪装了假的“坦克群”,诱使敌军飞机上当。而此时正在两边山顶上伏击的田新位和战友们,迅速用高射机枪、轻重机枪和军属高射炮打下了敌军7架飞机,田新位亲手打伤一架敌机,它冒着黑烟摇摇晃晃地挣扎着逃跑了。随后,趁敌人失败逃跑时田新位又抓到了敌军李承晚部队的一个得力部下,并俘获了一大批负伤投降的美军,将他们都交付给了俘虏营。

田新位作为一名侦察兵,经常在晚上去前线侦察。一天夜里,田新位侦察时发现了美军抛锚的坦克,在确认没有尾随的敌人后,他果断将身上的炸药包点燃扔进坦克内,火苗将坦克内原有的火药一并引燃,瞬间,火光四起,爆炸声“哐哐哐”传来,在爆炸的威力下重达几十吨的坦克顺着山势滚了下去。也因此,田新位受到嘉奖并获三等功。

奉命远征 从中国战场转战鸭绿江

1946年,田新位当上了儿童团团长,那年他15岁。

许是从小的经历,又见证了战争年代的残酷,让田新位的骨子里流淌着革命者的斗争血液,他站岗放哨、保家卫国。

抗日战争胜利后,田新位又投入到解放全中国的斗争中,在东北战场、华北战场、西北战场流下了热血。

田新位拿起一枚“华北解放纪念章”说到,他参加过解放石家庄、解放太原等多个战役,从战士到班长再到排长。那时候,他和战友们白天战斗、夜间行军,曾经冒着风雪三天走了480里路,用湿棉被蒙着几辆坦克攻下小南门解放了太原城。

在西北战场上,田新位所在部队解放了西安、兰州、银川。“解放咸阳时,我们狠狠地打击了马步芳的部队,他们落荒而逃,我们就乘胜追击,顺着黄河又解放了宁夏。”田新位回忆,到达小宁县时他和战友们奋战一夜终于攻下了南关城墙,苟延残喘的敌人见败局已定直接跳下了城墙。

解放战争胜利后,部队回到了延安,在那里他们参加了大生产运动。1951年秋,田新位正在山上看守即将收获的玉米、谷子时,接到了集合开会的通知。在会场上,两张显眼的地图紧紧挨着,一边是中国,一边是朝鲜。田新位心里琢磨,“难不成朝鲜也不行了,又要打仗了?”

事实证明,田新位的猜测没有错,他和战友们正式编入19兵团63军188师563团,连夜乘坐火车到达山东。在那里,集合后的部队接受了紧急训练。随后,便乘坐火车到达沈阳,下车后开始步行。已经入冬的东北异常寒冷,援朝部队直接踩着结了冰的江面跨过了鸭绿江。

舍生忘死 在朝鲜战场留下独有“军功章”

时势造就英雄,英雄趁势而为,在朝鲜这个新的战场上,田新位几次负伤,留下了他独有的“军功章”。

进入朝鲜后,田新位任19兵团63军188师563团团部警卫连的侦察排长。作为一名有着丰富经验的侦察员,不仅需要掌握各种侦察技能,更要时刻冲在最前线,甚至不惜牺牲生命。

起初,田新位和战友们首先突破了临津江,又打败了英29旅坦克群,随后,在1952年进入荷叶山。荷叶山阻击战时,朝鲜正值冬末,汉江水仍旧冰冷刺骨。为了能乘胜追击敌军,田新位和战友干脆脱掉棉衣,游过了汉江,一直把敌军追到了汉江以南,又在汉江以南的荷叶山攻打一夜,直至把敌人全部消灭。

作为一名侦察兵,田新位每天都要在山顶草丛里潜伏侦察,在3.7平方公里的两个高地上与敌人阵地遥遥相对,随时提防敌人的偷袭。虽处于隐蔽位置但还是有一颗子弹从他的后脑勺飞过,把帽子射穿了一个大洞,所幸没有打中头部要害,捡回了一条命。在之后的战斗中,田新位的膝盖、手臂、右小腿等多部位都被炸伤过,但他总说“轻伤不下火线”,始终在前线继续战斗。

而在荷叶山一战中,更是让他拥有了最“独特”的“军功章”。这天,田新位正在一处战壕中蹲守侦察。突然,一枚炮弹落在了战壕的坑沿上,刹那间,田新位眼前发黑,被炸起的土石四处飞溅,一块碎石直接打到了田新位右手的无名指和小拇指上,爆炸的声音更是震得田新位浑身扎疼,双耳失去听觉,晕了过去。等再次醒来时,田新位发现,右手的那两根手指只能弯曲着,再也伸不直。从那以后,田新位的军礼变得更加独特而有意义。

1952年8月,一架架敌机从西海岸西普里村上空呼啸而过,田新位正在执行防空任务,随着炮弹落下后的一声巨响,他昏了过去。在团侦察参谋的命令下,田新位这才从战场退了下来,经过抢救治疗后回到东北疗伤。

如今,已经90岁的田新位经常回忆过去,抗美援朝的每一场战斗都打得无比激烈,伤员不断被转运下来,缺胳膊缺腿的随处可见。当时条件十分艰苦,饿了就随手抓一把炒面粉,困了就躺在冰雪里,渴了就吃一把雪球。然而,就是靠着“一把炒面一把雪”和保家卫国的满腔热血,田新位和战友们“保和平、卫祖国”。当年留下的伤疤,成了永久的“纪念”。

战争结束后,田新位没有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曾在黑龙江哈尔滨健康团任排长,之后到天津武清、宁河、张家口荣校,在校学习文化知识。后来,田新位积极响应毛主席提出的农村合作化建设号召,主动请命退伍还乡,参加农村合作化运动,被评为“荣复军人积极分子”。

转眼70年,这段历史不算长也不算短,抗美援朝的故事是那么远又那么近。致敬英雄、敬畏历史,中国军人不畏强敌、英勇亮剑的战斗精神,必将融入中华儿女的血液里,生生不息,世代传承!(燕都融媒体记者呼延世聪)

责任编辑:张云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