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守艺|宋先生的作业

2020-10-30 06:54:12 来源:河北新闻网-燕赵都市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金石传拓。

金石博古画在2019年被涿州市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此之前,对孤陋寡闻如我者而言,金石博古画还是一个相当陌生的画种。当然我们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从宋朝兴起的金石学和博古图,想到欧阳修、赵明诚和宋徽宗赵佶等与之相关的一干人等,我们甚至会不假思索地断定,在金石博古画和诸多风雅之士痴迷的金石传拓与博古图之间,肯定存在着某种必然的内在关联。但到底有怎样的关联性?我说不出,直觉告诉我这应当也是许多希望沟通传统与现代的文化学者着迷的地方。

我联系了涿州市书画院的张葆冬。多年前,我因工作与葆冬有互动,后来到涿州访明清之际大收藏家冯铨的故里,我们见过面。葆冬嗜金石,善书画,近年在涿州组织举办名为“集古传薪”的金石全形拓作品展等活动,颇有影响。谦逊之故,当年他并未向我提及金石博古画。当听说他是此画种的传人之一,宋云程是此画种在涿州的第一代传人,我顿有柳暗花明之感,惊喜的同时,因为宋云程的名字,我更怀着一份大好奇。

宋云程和站他身后的忘年友王立强。

师者

世间再无宋云程。十三年前,2007年,宋先生已去世。这位身兼金石博古画传人和锦灰堆传人的守艺人,生前近乎寂寂无名,身后愈来愈为人追念,不仅仅在其故乡涿州,在涿州之外,其价值和艺术成就,同样为愈来愈多的人所认可。这也是宋先生虽故去仍然吸引我走近他生命世界的初动力。

我到涿州先见了张葆冬,随他到涿州老城城北的老元花艺。这里外表看着不起眼,里面却有洞天。盆栽的桔子树挂着果实,有的青,有的已经红了,笑眯眯的主人话不多,有客来,会以石榴和蜜桃供客品尝。古老的金石传拓技法与传统的中国水墨画艺术完美融合,可以创作出赏心悦目的金石博古画,这方天地的花花果果,似乎也在向人证明着技和艺的创造力。

老元花艺为金石博古画传人辟出一方创作空间,在此可以看到创作一幅金石博古画的全过程。金石博古画另一位传人李京生已在此等候。他和宋云程是师生关系,也是亲戚,他妻子是宋先生的外孙女,因这层关系,他得到宋先生亲炙的机会更多。

李京生在一张宣纸上,用墨拓了一块画像砖。张葆冬在另一张宣纸上,用朱砂拓了收藏的饕餮纹大瓦当。拓好的宣纸要晾一晾。趁这工夫,李京生进屋取出了一包东西。包里珍藏的是宋先生的遗物,有画,有书法,珍贵异常,其中一册简朴的“乐在其中集”,为宋先生晚年手订题签,两册发黄的作业簿,整洁如初,最引人注意。

这是周葆生批改过的作业簿,宋云程从17岁保存到90岁,保存了七十多年。后来我发现,宋云程之所以如此珍视周葆生手泽,大抵因为,他漫长的艺术人生之路,正是在遇到周葆生之后才真正开始。

周葆生是清朝拔贡,民国版《涿县志》总纂,涿州的饱学之士,是宋云程一生敬重的先生。

周葆生留在宋云程作业簿上的评语,或长或短,有褒有贬,诸如:“文章不俗,惜少活泼之气”“用意不错,笔致未活”……在宋云程一篇题为《论中国民俗》的文章后面,周葆生批道:议论未能透彻。对《读书方法之研究》一文,周葆生批的是“颇有中肯语”,而在《一年之计在于春说》后,他挥毫写道:为文之道宜以意为主,以词为辅,故应求意之安善为先也。

在私立育才中学毕业前夕,宋云程作《将离母校纪念诗》:我来育校已三年,将离母校作诗玩,不知别来何日见,欲别不别断心肠,故题此诗畅心肠。

周葆生将此诗最末一句删去,把“断心肠”改为“摧心肝”,批道:诗之佳者,在乎韵味无穷,却不可下笔之后便倾吐无余也。

年轻时能遇上一位博学好古而又循循善诱的好老师,学生之大幸。

那天读着这些切中肯綮而又满含情意的批评文字,我的心头暖暖的。为当年的师者周葆生先生,也为当年的宋云程同学。这样的文字能够穿过时间的堡垒,即便放在今天,仍会让读者怦怦然。

责任编辑:张云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