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大咖论“数”|邬贺铨:5G商用是新一轮技术创新的开始

2020-11-27 01:53:25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邬贺铨

疫情催热了对5G的需求,国家的新基建战略也加快了5G网络的部署力度。中国在5G商用之初就部署了SA(独立组网),今年全面启动了全网的SA部署。截至10月,中国开通5G基站60万个,5G的连接数达到1.5亿,位居全球之首。

5G能效显著优于4G。虽然5G能耗比4G高一些,但支持的速率更高容量更大,可以采用基站休眠的方案降低能耗。有资料分析,采用自适应休眠方案,在覆盖范围不变、运营商服务性能不变的情况下,可以节省15%至25%的基站电力消耗。还可以改变供电方式,比如智能升压,减少信号线损,有条件的地方使用光伏供电等。

5G投资回报状况与4G相当。5G基站复杂,成本比4G高,但将5G商用一年的基站价格与已经商用7年的4G基站价格直接相比是不合理的,在5G建设周期内,基站成本会下降很快。关于投资回报,目前韩国5G用户ARPU值(每户平均收入)比4G增加37%。此外,5G的超高清视频、VR/AR、室内定位、车联网等业务还未规模应用,如果考虑这些新业务,5G消费者业务收入将是4G的2倍以上。长远看,5G主要收入将来自政企客户,其贡献将是消费者业务的3倍以上。因此,综合考虑宏站和密集微站的建设、运维等因素,5G综合成本是4G的4至5倍,运营收入将是4G的6倍。可以认为,5G的投资回报会比4G还好一些,或者至少是相当。如果将目前广电使用的部分频率和2G/3G部分频率调整用于5G,因频段低将显著改善覆盖,5G的基站数可以减少,以节省成本。

中国在全球率先大规模部署5G SA,当然有探路的风险,有产品成熟性、稳定性的考验问题。移动通信经验表明,网络是需要不断优化的,5G频段更高,网优工作更复杂,需要引入人工智能等技术来适应。

另外,5G很多能力需要跟物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紧密耦合、协同开发来实现。移动通信很多新业态是在网络具有一定规模以后才有的,要加快这个进程,网络能力需要更好的开放。与此同时,5G的软件定义、虚拟化、云化、开放化会引入新的安全风险,所以5G商用意味着新一轮技术创新的开始。

对于5G的关键性能,还有待进一步拓展它的应用场景。5G的低时延、高可靠应用可以做到空口0.5毫秒,eMBB(增强移动宽带)应用场景也能做到4毫秒。

在5G的高可靠性方面,现在5G可以做到优于6个9的可靠性(99.9999%),而远程驾驶、自动泊车要求是5个9(99.999%)。实际上,现在的应用还没有完全把可靠性的特点充分发挥,我们期待数字化、智能化的转型,信息化和工业化的融合,创造更多的应用场景。

5G产业创新需要政策来支持,政策法规是不可替代的。整个5G网络建设时间很长,耗电比较高,希望能得到优惠电价。通信基站选址比较难,需要城市规划配合。另外,大量垂直行业应用也超出了现有法规的范围,涉及到产业安全、人身安全,而且会用到人工智能和深度数据挖掘,这里面又涉及到企业商业秘密和个人信息保护问题,需要有法可依。

我国5G发展面临的挑战和前几代相比更为严峻,尤其是在国际形势不确定性加剧的环境下,5G仍然需要长期负重前行。运营商对5G的投资回报压力很大,需要适度超前稳步推进5G网络的部署,培育生态,形成“以建促用”的良性模式。同时5G商用贡献远远超出了通信行业本身。新基建加快5G网络的部署并开拓更大的应用空间,5G发展前景广阔,但需要持续创新去实现。 

(邬贺铨 作者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责任编辑:张永猛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