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推动高质量发展调研行|河北崇礼:塞北小城华丽蝶变

2021-01-04 04:14:56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塞北小城华丽蝶变

——崇礼借力冬奥机遇奋力推动经济社会发展

2020年9月1日,无人机航拍张家口市崇礼区太舞滑雪场。冬季滑雪、夏季避暑、秋季赏景,如今的崇礼已经成为人们休闲度假的理想去处。(河北日报资料图) 河北日报记者耿辉摄

崇礼,这个曾经鲜为人知的塞北小城,因筹办2022年冬奥会而迅速蜕变,故事多多。

走上街头,新修的交通路网,将崇礼城乡及各滑雪场更快连接,遍布全区的滑雪场、户外用品店、旅行社和酒店,吸引了一批批游客。

“这5年变化之大,超过以前50年。”张家口市崇礼区裕兴苑小区居民李保贵,看到小区门口贴出将建立体停车场的通知,展开笑脸。5年间,裕兴苑历经零散小区合并、引进大物业公司等,昔日老旧小区成了美丽家园。

距离2022年冬奥会举办时间越来越近,崇礼在全力支持冬奥设施建设的同时,在交通设施、城乡环境、配套服务等方面狠下功夫,并大力发展体育休闲产业,奋力推动经济绿色高质量发展,一幅崭新的发展蓝图悄然打开。

因地制宜,凸显特色,找准产业发展路子

崇礼以滑雪业名闻天下。然而,在北京市民崔志霖眼里,这里最具吸引力的,却是能够带来翻山越岭极速快感的各种山地越野运动。

2020年9月26日,一身赛车手打扮的崔志霖来到崇礼太舞小镇,参加太舞杯全国UTV山地追逐赛。驱车行驶在蜿蜒的山峦之间,经过陡坡、碎石路、U型弯、沟壑,一路风驰电掣,一路热情澎湃,“没想到秋天的崇礼这么美,能来这里认识全国的越野爱好者,真开心。”

2020年8月,168国际超级越野赛、原创迷笛音乐节、斯巴达勇士赛接踵而至;9月,广场舞辣椒联赛、翠云山汽车摩托车登山大奖赛激情上演……崔志霖感慨,崇礼的“户外天堂”名片越擦越亮了。

作为2022年冬奥会雪上项目举办地之一,崇礼未来发展之路怎么走?

雪场负责人彷徨:滑雪是季节性运动,一年只有5个月时间适合滑雪,非雪季时间,设施闲置,应该怎么办?当地居民渴盼:除了给雪场打工,能不能提供更多工作选项。

除了滑雪,崇礼还能干啥?崇礼上下都在思索。

“崇礼就是崇礼”“不要贪大求全、乱铺摊子”……按照习近平总书记2017年1月23日考察崇礼时的指示要求,崇礼区委、区政府对当地资源优势和产业发展进行重新审视。

他们发现,跟周边的张北、沽源相比,崇礼自然特色资源不占优势,环境承载力也有限,发展观光旅游、门票经济这条路行不通。崇礼独特山地状况,倒是非常适合越野、山地自行车等户外运动的开展。

他们又到国外滑雪胜地进行考察取经,产业抉择愈加清晰——发展以冬季滑雪、夏季户外运动为主的体育休闲产业。

1月3日,在崇礼区多乐美地滑雪场,张家口市民吴瑞卿带着他的妻女和朋友们一起滑了一整天的雪。“来滑雪主要是带女儿来体验体验,每年都要来崇礼滑两三次,”吴瑞卿说,随着女儿渐渐长大,吴瑞卿一家明显感觉崇礼的滑雪服务是越来越完备了,“原来就是滑雪大厅吃个自助,很一般,现在你想吃啥都能吃到。买票还能用APP订,直接用电子码来雪场登记就行,又方便又便宜!”

体育休闲不是图新鲜的一次游,而是长期性的,游客更重视与之配套的服务。围绕提高接待服务水平,崇礼成功引进10多家国际高端酒店品牌落户,建成各类酒店及酒店式公寓160家。

“我们发展体育休闲产业,不仅要吸引人来,还要留得住人,好吃好玩好住,带动各行各业发展。”张家口市委常委、崇礼区委书记王彪说。

随着音乐节、电影节等户外活动蓬勃开展,电力设施需求逐渐增大。过去在青岛打工的崇礼人仝海涛返乡就业,成为一名电工,现已晋升为弱电主管。“跟初入职比,现在我的收入起码翻了一番。”仝海涛说。

以路为脉,以绿为基,厚植生态发展底色

在崇礼区红旗营乡,祖祖辈辈生于斯、长于斯的居民,有一个困扰多年的出行难题:距离城区仅10多公里,开车跑一趟却要1个多小时。

而现在,随着崇红公路的贯通,城区和红旗营乡之间的通行难问题得到彻底解决。前不久,为给村里幸福院老人采购食材和生活必需品,红旗营乡王帽营村党支部书记郝有亲自开车前往城区,走的就是新修通的崇红公路。

“过去外出采购得绕大弯,走一个半小时,现在新路直达城区,又宽又平,不到半个小时就能到。”这次入城,郝有精心采购了白菜、萝卜等一批蔬菜,够老人们吃三四天的。“现在出行这么方便,无需大量囤货,吃完再买,要让老人们吃得新鲜,吃出健康。”郝有说。

崇礼又被当地人叫三道沟,东沟、中沟、西沟三条沟壑纵向蔓延,构成了小城的基本骨架。绕山转、沟连沟的特殊地貌,对当地居民出行交流造成极大不便。

“路是一座城市的血脉,道路不通,则血脉不畅。”崇礼区交通运输局局长史宏斌说,近年来,他们找准短板,打通堵点,对路网体系重新优化设计,构建“四纵三横一环”区域交通网,实现城区到雪场、雪场之间、沟与沟间全域贯通。目前,崇礼城区至长城岭、万龙、太子城公路改建项目已竣工通车。

不仅要逢山开路,还要植树添绿。站在崇礼区高家营镇一处山头远眺,青郁的白桦林,苍翠的樟子松,满目葱茏,绿色铺就最美生态底色。

崇礼区林草局副局长康秀亮,主要负责当地生态修复,一干就是10年。每周,他都会抽时间实地踏查山坡。这些年来,他踏遍了崇礼的山山水水,对每一条沟的高度、深度、坡度以及种植树种了如指掌。

“山体是绿了,但一些边坡仍然光秃秃的,现在我们主要做边坡修复。”康秀亮说,2019年,他们将全区山体摸排了一遍,做了8万平方米的边坡修复,2020年又完成30万平方米。

绿的是荒山荒坡,鼓的是群众腰包。过去造林,主要通过招标造林公司具体实施,村民挣的是辛苦钱。为更好地发挥生态建设对脱贫攻坚带动作用,崇礼区创新实施购买式造林方案,鼓励有造林意愿的村集体成立造林合作社,优先安排他们承担造林建设项目,在建设绿水青山中助力农民脱贫增收。

马图乡霍素太村村民狄江,把自家的十来亩撂荒地给村里作为绿化林地,获得近两万元收入,自己从事村里护林公益岗,一年有7000多元,每年种树有一万元到两万元不等的收入。狄江说,“这几年,村庄越来越绿,环境越来越美,日子越过越甜。”

风貌改造,功能提升,刷新城市形象气质

不是临街建筑,不是独门大院。跟其他地方不同,崇礼区住建局“藏”在一个老旧小区里。

崇礼区住建局所在的裕兴苑小区,过去是水利、城建、广电等部门的17个家属院。

崇礼区住建局局长杨延宗说,由于办公场所紧张,他们搬了好几次家,最终落在这里。在老旧小区办公,他们才真正体验到这里居民生活的不易。“这些家属院彼此独立,没有物业,建有高高的围墙,只有一条土路通行,垃圾乱堆,汽车乱停,上下班开车都很费劲。”杨延宗说。

2017年起,崇礼区启动老旧小区改造提升。借此机会,他们将17个零散的家属院拆除围墙,合并为裕兴苑小区,拆除了院内私搭乱建,实施植树绿化、道路硬化、停车规划,小区环境焕然一新。截至目前,像裕兴苑一样,全区已累计改造老旧小区121个。

为破解无人管理问题,崇礼区住建局引进北京一家物业公司,接管了93个老旧小区,并首创“小区管家”机制,由59名核心管理者入驻106个小区,选出1483名单元长,配合开展社区信息传达、卫生清扫、组织志愿服务等活动。

虽然是个小城,可随着老旧小区改造、景观提升、雨污分流、生活垃圾转运等工程的实施,崇礼城区由内到外换了样。走上街头,造型别致的建筑、雪花状的路灯、滑雪者的雕塑,现代冰雪小镇气息扑面而来。

而在农村,走在乡间小道上,随处可见白墙红瓦的新民居掩映在青山绿树间。为解决农村群众住房安全问题,2019年以来,崇礼区实施了美丽乡村建设民居改造工程。按照民居修缮、宅基地退出、民居退出、民居新建“四种模式”,通过政府补贴和政策支持,引导社会资本、农户积极参与民居改造。

在村委会动员后,狮子沟乡阳坡村居民尹江带头进行房屋修缮,按照一间房政府补助1.4万元、自己出资1.2万元的标准,将四间旧房改造翻新。“过去是土坯房,阴暗潮湿,现在是高大的水泥砖混房,大窗户,亮堂,宽敞,住得舒服多了。”尹江说。

如今的崇礼小城,设施改善,功能提升,“颜值”不断刷新,“气质”越变越美,居民有了越来越多的获得感、幸福感。(河北日报记者贡宪云、刘嘉雄、王雪威)

责任编辑:张云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电子报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