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我的抗疫生活|漂在中风险小区

2021-01-26 05:42:52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邻居们支援的食物。 关亚军供图

东方明珠小区核酸检测现场。 东方明珠居民张艳君供图

燕都融媒体记者 唐晶 

这是石家庄一个中风险小区里,一群年轻租客的故事。

他们因为各自的原因,偶然租住在这个地方。他们是漂泊者,也是社区的一员。

当按部就班的生活被一场疫情截断,他们和其他业主们一起,勇敢地承担起守护的责任,共同面对这段特殊的日子,守卫共同的家园,在守望相助中找到了一份家的归属感。

健康码突然变黄了

关亚军离开公司时已经是21时许了。作为老板,下班总是难免晚一些。好在住得不远,两天前,他刚刚从北二环搬到东方明珠小区租住,为的就是能减少些通勤时间。

同一个小区内,21岁的路帅航本来准备搬家,为此还特地请了一天假。临走之前,他想先给房东把卫生间里坏掉的灯修好。当天灯没修完,他便没有走。

那一天是1月5日,新年伊始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作日。小区租户郭荷芳当晚加班到19时30分,和同事议论起2日以来石家庄发生的新冠肺炎疫情,她有点担心。前一天她和丈夫去了一趟超市,发现很多人都在买菜。

货车司机李晓林并不关心蔬菜。2020年底他跑了趟山西,赶上下雪高速封路,不得已走了国道,结冰的盘山路走得心惊胆战,回来后就一直在东方明珠小区的公寓里休整。远在邢台的父亲让他早点回家过年,他犹豫了一下没回去。

1月6日,与石家庄所有社区和农村一样,东方明珠小区开始实行闭环管控。

路帅航没搬成家。水电费和暖气费都是预付过的,押金也还没退,房东打来电话问了一下情况就延续了租约。收拾好的行李懒得再打开,依旧放在客厅。

关亚军在线上安排了一下公司的事务,下楼去做了核酸检测,又买了点面包回来。除此之外,食物储备就只有前一晚他从公司带回的一些水果和零食。新家刚搬来3天,床还在物流公司那里没送来。前任租客留下了一个旧床垫,他把床单裹在上面暂时先用着,想着过几天测完核酸没事后,生活应该就能恢复正常了。

形势的发展并未如他预料。1月11日,由于社区有居民确诊,东方明珠小区被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在石家庄的诸多社区中,东方明珠小区的结构比较特殊。这是一处由7栋板式高层组成的大型建筑集群,一座面积近3万平方米、举高16米的空中花园将7栋楼宇连接在一起,小区居民分布在楼群七层以上的住宅区和三至五层的公寓内。没有室外的庭院,这也意味着疫情防控期间,小区居民的活动范围被局限在了这片建筑群内部。

“众筹”的烤串

小区出现确诊病例的消息,关亚军是从一位助理姑娘那里听说的。女孩也住在这个小区,搬来得比他早一些,听他说家中一点准备都没有,就把他拉进了小区邻居的微信群,说有什么需求,可以直接在群里开口。

关亚军有点开不了口。他是个边界感比较强的人,平时甚至很少加人微信。后来,在助理姑娘的鼓励下,他试着求助了一下,果然得到了不少邻居“支援”。“有送鸡蛋的,有送方便面的,有送挂面的,还有送刀、送洗洁精什么的都有。”关亚军说,家里的盐都是邻居送的,在此之前他只能靠方便面调料包调味道。“这件事对我改变还挺大的。”

那时小区居民建了不少这样的互助群。疫情来得突然,许多居民措手不及,尤其是楼里的租户,日常储备远不如业主们充足。最初那几天,很多人的生活需求都是这样通过微信群互通有无。

郭荷芳也没有囤菜的习惯。热衷厨艺的她,食材喜欢随用随买。疫情之初购物不便,她把4日那天从超市买回的一块肉切成小块,和丈夫一起吃了好几天。

1994年出生的郭荷芳是位邢台姑娘,在石家庄读了大学后工作、结婚,从此留在了这个城市。她和丈夫小栗在东方明珠小区租住快两年了,认识的邻居却没有几个,第一次做核酸检测还是小栗下楼买鸡蛋时被保安大爷提醒的。

为方便买菜,也为了解小区的信息,郭荷芳在微博上联系到了一位小区住户,通过对方辗转加了几个群,才终于加到了自己这栋楼的微信群里。

经过那几天的忙乱之后,一切开始理出了头绪。北国超市益东店原本就开在东方明珠负一层,不过疫情期间,营业由线下转到了线上。小区调为中风险后,居委会与超市方面对接,由超市提供不同价位的套餐,志愿者在微信群中组织居民接龙团购,小区居民也各自想办法解决大家的买菜难题。再之后,美团、京东等网购渠道相继打通。

郭荷芳终于不用为食材担心了。1月13日,她网购了一盒草莓,收到货后“激动坏了”,特地发了条朋友圈庆祝。

李晓林也在网上下单买到了两斤羊肉和4盒羊肉片。在群里和邻居们聊起来,说想吃烧烤可惜没有烤炉和签子。一位邻居大哥听完,把自家烤炉放到单元门口,让他自己过去拿。另一位邻居姐姐把签子装在袋子里,粘在电梯里给他“传送”了过来。

在线“众筹”到了全套工具,李晓林终于吃了顿来之不易的烤串。

李晓林说,其实居家第二天他就没什么吃的了,在群里一说,一个女孩说,自己这儿也只有泡面,最后却给他送来两个苹果、两袋榨菜和一堆辣条之类年轻人喜欢的零食。

这些天李晓林吃饭多是“众筹”来的:为了蒸馒头借过发酵粉,吃了几天馒头后想吃米饭,又有邻居送了他点儿大米,因为没有电饭锅,他还特地打电话跟母亲请教如何“古法”蒸饭。借他烤肉签子的邻居姐姐也送过他一大包吃的,他转过去200元钱,人家说什么也不肯收。

李晓林很感动,说等一切都过去的时候,一定要好好请请邻居们,这朋友他交定了。

邻居都成了熟人

李晓林喜欢交朋友。1992年出生的他,十几岁就外出打工闯荡,没少被人帮,也习惯了帮别人。他说在自己眼里从来没有陌生人,不过东方明珠的邻居们他以前却并不相熟。一年到头在外跑车,每次回到住处也就是补个觉。

“这次疫情过后,楼里就都是熟人了。”李晓林在第一次核酸检测时就去当了志愿者,后来每次都在。虽然穿着防护服,但他个子大脑袋大,特别好认,做的还是登记工作。“‘几号楼几单元几零几’‘你们家几口人’‘来了几口人’……一直重复这几句话。”这样一番下来,自己能认出多少邻居不好说,“反正大家都认识我了”。

比起楼里的业主,租户们的生活多了些漂泊感,租住的房子往往更像是个临时休息的所在。疫情的到来,将每个人的命运都连在了一起。记者采访到的几名90后租客,在疫情防控中都先后加入了志愿者的队伍,在这个中风险小区里,承担起组织核酸检测、消杀和运送物资等工作任务。

几乎每位受访者都会着重夸一下路帅航。这个原本准备搬走的男孩,比其他小区中的过客更像过客,却总是在需要他的地方,默默做着自己的那份工作。

刚升为中风险不久的一天晚上,本地一家乳企给小区捐赠的酸奶送到了。十几名志愿者大晚上下楼去搬酸奶。那时候很多人都还不认识,路帅航所在单元只下来他一个。酸奶搬完,已将近凌晨1时了。第二天他挨家挨户去敲门。每层楼3户人家,他一个人从7楼一直送到17楼,后来其他志愿者过来帮忙,才帮他送完了剩下的楼层。

路帅航是2020年的应届毕业生,去年疫情时他在衡水老家,姑姑在医院工作,那时他就想去医院当志愿者,却没找到合适的事做。这次阴差阳错留在了中风险小区,二次核酸检测结束后,他就报名当了志愿者。

关亚军做志愿者的原因与他有些相似。去年的疫情中,他住在北二环那边自己的房子里,小区没什么事。“所以这次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第一天当志愿者是在1月11日,下午被拉进群里,当晚就赶上了小区第二次核酸检测。采样地点是东方明珠负二层的“洋货街”。

采样现场设置了北、中、南三个点位。关亚军负责北区的协调调度。出色的指挥能力,给在场人员留下了深刻印象。“可能跟平时的工作有关吧。”28岁的关亚军,打理一家创业公司已有四年多时间。他是邢台人,2018年将公司搬到石家庄,他也独自来到这座城市生活。

儿行千里母担忧。那天关亚军把自己去做志愿者的消息告诉了家人,母亲担心得睡不着觉。采样工作从傍晚持续到深夜,他回到住处时已是后半夜了,在家人群里报了个平安,没想到,母亲的消息立刻回了过来。

那一天,恰好是他生日。

此心安处是吾乡

1月24日,东方明珠小区的居民进行了第六次核酸检测,“中风险”的日子还没有结束。

小栗又一次去采样现场帮忙,郭荷芳在家中做了一份被网友们调侃为石家庄特产的“正宗安徽牛肉板面”。“皮一下。”她戏称,自己算是“后勤团队”。

做饭是这个90后姑娘的减压方式。一道道精心制作的美食,为这个充满消毒水味道的冬天,增添了一抹温柔的暖色。

路帅航还是每天早晨起来就做出一天的饭,然后追剧看书,打发时间。健身教员也要考证,不过他决定先看看相关的书籍,储备一些理论知识。盼着疫情过后早日重回店里,这份工作收入不高,但他很喜欢。

居家防疫的这段时间,关亚军把余华的《活着》重读了两遍。平时他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就是读书、喝茶、健身。因为疫情,公司运营受到一些影响,不过类似的情况去年就曾经历过一次,已经找到了解决的方法。春节前,他打算在线上把之前的工作做个收尾,等到年后再重新调整计划。今年春节看来未必能回家了,母亲有点担心他的生活。关亚军打电话告诉她,现在生活物资都能买得到,邻居们也都挺好的。

李晓林仍然每天拿着喷雾器,对北公寓他所住的楼层进行消杀,能为大家做点事让他觉得很快乐。不知道小区风险等级何时能调低,不过他已决定不回邢台过年了。走南闯北这么久,还没有哪年没回家过春节。有一年是大年初一到的家,那也算是赶回去了。这一次是父亲主动提起让他先别回来了,视频通话的时候,父亲的眼睛有点湿润。

“我这也属于舍小家为大家了。”李晓林说完后,发了一个自嘲的表情。 

责任编辑:高小茹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