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燕赵荣光|小城蝶变记录冬奥脚步

2021-07-08 02:35:46 来源:河北新闻网

扫码阅读手机版

视频剪辑:河北日报记者 司一涵 素材来源:崇礼区融媒体中心

小城蝶变记录冬奥脚步

——再访张家口市崇礼区

那一刻,印在许多人的脑海。

2015年7月31日下午,张家口市崇礼区清水河畔的广场聚满了人。当电视大屏幕上出现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的身影,现场所有人不由得屏住呼吸。

“北京!”巴赫话音刚落,广场顿时成了欢乐的海洋——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举办权。

快6年了。作为张家口赛区赛事核心区,崇礼这座原本籍籍无名的塞外小城,被推向世界舞台;因为冬奥,崇礼的“颜值”与“气质”,都在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

近日,我们再访崇礼,从这座小城的美丽蝶变感受冬奥的脚步。

日前航拍的崇礼太子城冬奥核心区一隅。  通讯员武殿森摄

结缘冬奥

走出京张高铁太子城站,对面就是主体工程全部完成的张家口赛区冬奥重点配套设施——太子城冰雪小镇。小镇管委会副主任赵利东办公室的墙上、桌子上,是崇礼冬奥核心区的各种图。他曾先后在崇礼申奥办、冬奥办工作,如今在为冬奥筹办忙碌。

“2013年11月3日,中国奥委会正式就北京携手张家口申办2022年冬奥会致函国际奥委会。此后没几天崇礼就抽调人员成立了申奥办。我是因为熟悉崇礼地形,被从水务局抽过去的,负责相关图纸绘制和技术资料搜集整理。”赵利东说。

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大部分雪上比赛项目为什么会花落崇礼?赵利东认为,张家口崇礼与北京地缘相近,两地冰雪运动场地资源优势互补,北京携手张家口申办举办2022年冬奥会,有利于促进京津冀协同发展。

崇礼区政协文史委主任朱阅平,曾写过长篇报告文学《雪国崇礼——崇礼申奥纪实》。在他看来,这里有机遇的垂青,但更多是崇礼自身的良好条件和不懈努力。

“崇礼有缓和的丘陵状山脉、丰富的天然雪资源、适宜的温度气候,过去多少年守着‘金山’却不自知,多亏我国第一位滑雪项目全国冠军单兆鉴慧眼识珠,并牵线搭桥,才促成了华北地区第一家滑雪场——塞北滑雪场花落崇礼。”朱阅平如数家珍。

据介绍,塞北滑雪场在1997年元旦正式开业,连续火爆几个雪季,引得崇礼翠云山、万龙、长城岭、多乐美地、云顶等滑雪场陆续兴起。认识到滑雪旅游的拉动作用,从2001年起,崇礼连年举办滑雪节,逐步打响滑雪旅游的招牌。

进入新时代,崇礼迎来重大历史机遇——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推动北京申办举办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张家口崇礼积极争取“携手”,努力做好各项工作,终于得偿所愿。

近6年来,我省冬奥场馆和基础设施项目陆续完工,各项冬奥筹办工作扎实推进,崇礼一天天焕发新的容颜。如今,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脚步声已近耳畔。赵利东表示:“我们一定撸起袖子加油干,努力交出冬奥会筹办和本地发展两份优异答卷。”

绿色转型

蓝天白云下,白桦林蓊郁,樟子松苍翠;一阵风来,是沁人心脾的清爽——6月4日,正在延崇高速太子城收费站附近种树的崇礼高家营镇高家营村村民魏献涛,趁着歇息的工夫,望了望四周的风景,猛吸几口清新的空气,满是陶醉。

崇礼区林业和草原局总工程师杨建中记得:他1984年进入林业系统工作时,崇礼的森林覆盖率才17%;2000年起,崇礼开始以每年10多万亩的造林速度植绿。

“但要说崇礼绿化的最大变化,还是申冬奥以后的事。”杨建中介绍,2014年后,崇礼相继实施了申冬奥绿化工程、廊道绿化工程、廊道景观提升和永定河上游综合治理修复工程,目前全区已累计完成各类营造林工程109.23万亩,森林覆盖率达67%,冬奥核心区更是达到80%。

不仅是山绿了,崇礼的发展也日益向绿色转型。

曾经,崇礼农民习惯了让牛羊在山岭上吃草,尽管山岭荒芜,风沙肆虐。

曾经,崇礼财税结构“一矿独大”,矿业税收贡献了全部财政收入的75%,却也带来地面沉降、矿渣堆积、粉尘及河流污染等一系列“后遗症”。

为落实冬奥会可持续性承诺,秉持绿色办奥理念,崇礼划定86%的生态空间,退耕还林、封山禁牧,有序推进矿山企业退出工作,全区50家矿山企业退出;与此同时,大力发展冰雪旅游和户外运动产业,全力打响“雪国崇礼,户外天堂”的城市品牌……

如今,许许多多的崇礼农民像60岁的魏献涛一样,放下羊鞭,加入农闲植树种草的行列。崇礼空气质量综合指数持续领跑全省,甚至稳居长江以北首位。

如今,黄金黑铁不如一坡白雪。崇礼各大滑雪场雪票销售2018-2019雪季已突破100万张,滑雪旅游和生态旅游成为崇礼经济的新引擎,第三产业比重占到近六成。

6月3日无人机拍摄的崇礼云顶滑雪场。河北日报记者 张昊 摄

民生“礼包”

70岁的李果和老伴儿住在崇礼城区清河花园小区,三室一厅,110多平方米;儿子、儿媳及孙子一家在小区还有一套住房。

每天,老两口除了买菜做饭、接送上学的孙子,就是养花种草,和邻居们下棋聊天。儿子在云顶滑雪场开消防车,儿媳在超市当收银员。一家人的生活,和许多城里人无异。而他们,其实是太子城村的农民。

清河花园小区是太子城村的搬迁安置小区,因处于冬奥核心区,太子城村、古杨树村实施整体搬迁。2018年,太子城村四百多户农民喜迁新居。

说起冬奥,李果的头一个词儿就是感恩:“在村里时主要靠种圆白菜挣钱,我这个岁数的也要从早忙到晚,风吹日晒,累死累活却挣不了几个钱,夏天下雨还两脚泥,冬天烧煤一脸黑。现在好啦!我和老伴儿每人每月领1500多元的养老金;儿子儿媳不用到外地打工,一个月也有七八千元的收入。”

这是崇礼一个普通的农家。申冬奥成功后,崇礼滑雪旅游大发展,有3万多人从事滑雪旅游相关服务业,在雪场当教练、打工,或经营雪具店、开餐馆,一天天富了。

朱阅平说:“冬奥会可以说是这些年崇礼人最大的民生‘礼包’。”

2015年,崇礼还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贫困发生率达16.81%;2019年5月,崇礼退出贫困县序列。申冬奥成功前,崇礼农民年人均收入不到七千元;2020年,全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3296元,几乎翻了一番。

申冬奥以来,崇礼相继实施主城区13个棚户区改造、121个老旧小区改造、17条市政道路优化、6座桥梁新建改建以及供排水管网等工程,无障碍环境、停车场系统、多杆合一智慧路灯陆续投用,风情建筑林立,日益显出国际知名冰雪小镇的气息。

以前,崇礼人去趟张家口主城区也得花半天工夫,去北京更费劲。如今,随着京张高铁、京崇高速建成通车,崇礼融入北京一小时交通圈。崇礼城乡环卫由北京环卫集团整体承接,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开设了崇礼院区。

以前,有人这样戏谑崇礼——“一条马路尽是坑,一个警察两头盯,十字街头一盏灯,十五瓦的灯泡照全城……”。如今,人们这样赞美崇礼——“一条高速通北京,一道清河穿城中……十字街头霓虹灯,五彩缤纷放光明。” (河北日报记者 赵瑞雪 陈华)

责任编辑:张永猛
电子报

凡注有“河北新闻网”电头或标明“来源:河北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为本网站与河北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本网为河北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版权管理机构)。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摘编、复制、链接、镜像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