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河北融媒头条|矿老板的绿水青山梦

2021-09-26 04:39:36 来源:河北新闻网

扫码阅读手机版

视频摄制:河北日报记者司一涵 通讯员郭强

昔日因采矿而消失的青山如今重现生机

矿老板的绿水青山梦

迁安市蔡园镇刘庄子村的矿山绿意盎然,计划总投资8.5亿元的矿山生态公园正在揭开面纱。通讯员康永利摄

村东头的大公鸡刚叫过3遍,李民就走出了家门。他急着要到山上去看看,前一阵子种下的树苗现在怎么样了。

一入秋,位于燕山深处的迁安市蔡园镇刘庄子村,就迎来了一年中最为多姿多彩的季节。

这里的青山、绿树,都是李民的命根子。李民默默盘算着,这一年多来又完成了300多亩矿山的植树绿化。再过不久,金岭矿山生态公园就可以开门营业了。

山上不远处,就是金岭铁矿。市场形势好的时候,铁矿日进斗金。

变化发生在4年多以前。2017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对塞罕坝林场建设者感人事迹作出重要指示,金岭铁矿董事长李民备受鼓舞,就在这之后,他作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在矿山及周围,投资8.5亿元建设矿山生态公园,改吃旅游饭。

今年8月23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了位于河北省最北部的塞罕坝机械林场,对生态文明建设作出重要指示。总书记的殷殷嘱托,进一步坚定了全省广大干部群众坚持走好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的信心和决心。这让李民更加坚信,自己对绿水青山的执着是正确的。

如今,因采矿而消失的青山已变得生机盎然,一个大手笔精心打造的矿山生态公园正在揭开面纱。

没有向政府要一分钱,李民凭借社会资本的活力,把矿山生态修复与发展旅游产业、带动农民增收相结合,探索出了一条矿山治理的好路子,赋予了“靠山吃山”新内涵。

消失的寺山、乔山又“回来了”,潺潺流淌的小溪也复活了

站在山顶的观景平台上,李民往山下望,不久前种下的树苗把一面山坡打扮得绿意盎然,绕山修建的水渠像玉带一样。一溜装扮一新的绿皮火车车厢静静地停放在山坳里,那是供游客吃饭、住宿的地方。

拥有30多年开采历史的铁矿矿区,如今变成了山清水秀的景区。

2017年,同样站在山顶,李民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漫山遍野的树木几乎被砍光,山体被挖得千疮百孔,一个个矿坑仿佛裸露的伤口。

刘庄子村附近的山上,蕴藏着丰富的铁矿。村里老人说,1984年,山上的铁矿就开了张。

那正是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大干快上的时候。一车车铁矿石运进选厂,一车车铁精粉运出来。大卡车在村里的路上跑得欢,村民知道,来来往往的,都是钱。

铁矿为刘庄子村带来了富足。上世纪90年代初,村里家家户户都添置了电视机、洗衣机等当时很多普通农民家里还没有的电器,村民的腰包一天比一天鼓。

对这样靠山吃山的生活,村民感到很满足。直到有一天,他们却发现,村子东边的寺山、乔山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寺山、乔山是刘庄子村东最高的两座山,山底下埋藏的铁矿最为丰富。经过几十年的开采、蚕食,寺山、乔山变成了两个100多米深、直径500多米的大矿坑。

“那山可好啦!”李民在刘庄子村长大,回忆起这两座山,他眉飞色舞,就像回忆起自己的老朋友。寺山、乔山给予了刘庄子村最无私的馈赠,山上长着苹果树、栗子树,一到秋天,大人到山上摘苹果、栗子,小孩在山上玩耍,漫山遍野都是欢笑声。

为刘庄子村遮风挡雨的寺山、乔山就这样消失了。没有了山体植被的涵养,山脚下那条小溪也渐渐断流、干涸了。

两座新的“大山”出现在村庄的不远处。开采铁矿形成的尾矿库、渣土山越堆越高,山风刮起的时候,卷起的尘土几乎要吞没整个村庄。

情感上的不舍、生态上的代价,都让村民格外怀念以前“看得见山、望得见水”的日子。

2007年,村办企业改制,李民成了铁矿的掌门人。他一遍又一遍地跑到矿山上,看着眼前触目惊心的矿坑,心疼极了:难道祖祖辈辈与刘庄子村相依相伴的青山,真的就这样永远消失了?

一个念头在李民的心里越来越强烈:“我要治山,我要让寺山、乔山复活。”

2017年,李民治山的计划开始付诸实施。

几年来,尾矿库经过修复,上面种满了花卉,四周建成了“城墙”,变成了名为“孤竹古堡”的景点;渣土山被填进矿坑,矿坑被填满,一天天长高,上面栽植了松树等树种10万余株,消失的寺山、乔山又“回来了”;沿山修建了1500米景观河道,那条潺潺流淌的小溪也复活了。

看到这些变化,村里人别提有多高兴了。好多人说李民是“新愚公”,不过这个“新愚公”不是把山移走,而是把废旧矿山变成绿水青山。

走出旅游产业同质化竞争的泥淖,打造世界级矿山生态公园

春有百花夏戏水,秋摘水果冬滑雪。昔日破败的铁矿矿区,如今可谓四时有景。

但很多人并不知道,每一处美景的背后,都是不菲的资金投入:填移土石方花了1亿多元,栽树花了1000多万元,建设花海花了300多万元……

为了治理矿山、建设景区,李民不仅搭上了经营铁矿时积累下的财富,还背负了沉重的压力。

当初治山时,李民踌躇满志。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等待他的却是一个接一个的难题和挫折。

“真没想到会花这么多钱。”治山第一年年底,李民一算账,已在废旧矿山上花掉了1亿多元。这1亿多元都用在矿坑填土、铺设灌溉管道等并不惹眼的基础工程上了,却看不到成效。

更让李民没想到的是,旅游产业的竞争会这样激烈。都说旅游产业是朝阳产业,但李民走访了国内很多旅游景区,发现在旅游市场红红火火的同时,一些没特色、同质化的景区却冷冷清清。近年来国内兴建了一批矿山公园,但能够卖得出门票、靠市场养活自己的却屈指可数,有的甚至已关门。

李民并没有指望着通过矿山治理赚大钱,但如果耗费巨资建设的矿山生态公园无法在市场竞争中立足、没有造血能力,那后续的矿山治理项目也就无法推进。

那一阵子,李民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直到有一次,李民慕名前去加拿大布查特花园考察。那是一个在废弃的石灰石矿坑上建起的美丽花园,平均每天接待游客3万人次以上,成了闻名世界的旅游景点。

“谁说矿山公园没前景?”李民看到了光明的未来。

为了摆脱同质化竞争的困扰,李民请来了北京、杭州知名专业团队,给矿山景区作出了规划设计:景区包括综合服务、农旅休闲、山地极限运动、水上娱乐、农业灌溉和物流加工六大分区。李民的“野心”不小,景区总投资8.5亿元,占地1万亩,目标就是建成像布查特花园那样的世界级矿山生态公园,成为中国矿山生态修复文化旅游目的地。

光靠好山好水,很难走出同质化竞争的泥淖,更难赢得游客的青睐。为此,矿山生态公园在提升游客体验上精心设计:铺设了3000米观光火车轨道,游客可以坐着小火车欣赏花海等景观;水库引进了潜水、快艇等娱乐项目;特色采摘园就在山脚下的坡地上。为了争取年轻人的市场份额,矿山生态公园还聚集了当下最时髦的旅游要素:水库上有水幕电影,“孤竹古堡”主城楼上有光影秀,观光火车上开设了VR体验中心……

如今,对于市场前景,李民信心十足。因为这样大手笔精心打造的矿山生态公园,在全国还不多见。

看到李民忙碌的身影,有人曾问他:难不成干这个比开铁矿还赚钱?

李民的回答很坚定:“那不一样,铁矿早晚有挖光的时候,我们现在是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吃不完的‘绿色金矿’。”

换种方式“靠山吃山”,村民增收迎来更多新机遇

那天从山上下来时已是中午时分。李民没回家,而是抬脚迈进了刘庄子村党支部书记李学的家。

李民和李学从小在一起长大,两人一见面,手就握在了一起。“把你招待游客的农家饭让我尝尝。”李民熟络地说。

李学家经营着全村第一家民宿。几间平房修葺一新,打扫得干干净净,那是给游客准备的。他还和老伴商量了很长时间,整理出了一份农家菜单,上面全是当地的特色菜。

水豆腐、丝瓜炒肉、溜肥肠……不一会,冒着香气的饭菜就端上了桌。李民一边吃一边问:“你说这样的饭菜会有游客喜欢吗?”

“怎么会没有?”李学说,去年8月份,尽管矿山生态公园还没有正式营业,但山上的花海开得正盛,吸引了村子周围的游客纷至沓来。最高峰时,一天有几千名游客涌进村子,李学家开的民宿根本忙不过来。

“有市场就好。”李民放下筷子,一脸憧憬地说,将来矿山生态公园营业了,游客会更多。咱们帮助村民多开几家精品民宿,让他们多一个增收的渠道。

矿山生态公园为村民增收带来了更多机会。为了让村民受益,李民开出了优厚条件:联合周边的刘庄子、孟官营、小石岭3个村成立了合作社;鼓励村民以土地入股,每年一亩地先付给村民800元租金,土地上的收成还归农民个人所有,矿山生态公园要的只是整体的景观效果。

目前,这3个村的千余亩集体土地、160户近400亩的农户土地已入股矿山生态公园,村民变成了股民。此外,矿山生态公园还为村民提供了近百个就业岗位。随着矿山生态公园的发展,源源不断的客流也将为村民自主兴办采摘园、农家乐、民宿等小型经营项目创造机会。

以前靠山吃山,一味索取,结果陷入山穷水尽的困境。如今,通过入股、务工、当老板……村民仍然“靠山吃山”,但这次青山与村庄,将永远相依相伴。

绿了青山,富了乡亲,还成为旅游产业的生力军,很多前来参观的人为李民治山带来的变化点赞。有人反复叮嘱李民:“好好干,给矿山生态治理树个新标杆。”

李民深知这个嘱托的分量:河北是全国矿产资源大省,拥有大量废弃矿山,这是不得不还的生态欠账。但李民相信,解答矿山生态修复这道难题,离不开像自己这样的“新愚公”,更离不开社会资本带来的新活力。

矿山生态公园的一面墙上,写着一行醒目的大字,与矿山这些年的变化十分吻合。那是习近平总书记的一句话:“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河北日报记者王小勇、许卫兵)

责任编辑:张云
电子报

凡注有“河北新闻网”电头或标明“来源:河北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为本网站与河北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本网为河北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版权管理机构)。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摘编、复制、链接、镜像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