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河北丰宁:京津水塔 生态生金

2022-02-28 05:27:10 来源:河北新闻网

扫码阅读手机版

京津水塔 生态生金

——丰宁全力打造最美“两河”源头探访

图为已经并网发电的丰宁抽水蓄能电站。 河北日报记者 田 明摄

河北日报记者 李建成 尉迟国利 通讯员 张志强

京津水源涵养地,两河源头在丰宁。

作为华北生态系统的核心区域,丰宁是潮河、滦河的发源地,被誉为“京津水塔”。两河一路蜿蜒流向京津,与清澈的河水一同流淌着的,还有一代又一代当地百姓植绿护绿涵养水源的感人故事。

省第十次党代会提出,高标准建设首都“两区”,加快坝上地区退耕还草轮牧。

踏上新征程,开创新局面。“这为我们今后发展提供了根本遵循。”丰宁满族自治县县委书记李东说,作为首都“两区”建设的核心区、两河发源地,丰宁坚决扛起政治责任,既要让清流出丰宁,碧水润京津,又要加快探索一条可持续发展的新路,让生态生金富百姓。

增绿护绿,构筑京津生态屏障

深冬季节,从丰宁县城赶往小坝子乡海子沟村,漫山松林依然青翠,隐隐青山仍有绿意。

车辆在一片杨树林边停下。杨树棵棵挺拔,守护着源头。

冰面下,流水淙淙,汇集成清凌凌的一潭碧水——这便是潮河的一个重要源头。

源头的潮河清澈见底,虽不大却连绵不绝,一路流淌向前,汇集汤河、天河、白河等支流,最终流向供应北京用水的密云水库。

“现在水越来越多,前几年干旱都没断流过。”62岁的小坝子乡海子沟村村民赵树桂,2000年承包了周边1200亩荒山,泉眼就在他承包的山脚下。

小坝子乡曾是距北京最近的沙源地之一,沙化面积曾高达70%多。日益严峻的沙化不但影响了当地居民的生活,还给200公里外的北京带来了环境压力:加重了北京的沙尘暴天气,威胁着潮白河的水源,直接影响着北京的生活用水。

不信青山唤不回。在沙窝里种树,在源头边护泉,丰宁人一干就是20多年。

“把风沙挡在脚下,把净水送给京津”。近年来,丰宁规划了滦潮河水源涵养林、沿边沿路窗口绿化、坝上农田防护林、城镇村庄绿化、经济林和原料林六大绿化工程体系,实施了京津风沙源治理、退耕还林、张承坝上造林等一大批生态治理工程,为京津构筑了一道坚固的绿色屏障。

“三分造林,七分管护”。

入冬后,山区气温一天比一天低。裹着厚棉衣,骑着摩托车,离源头只有几里远的沙坨子村村民于喜正在巡山。桔红色背心上,“千松坝林场”几个大字在青山绿水间格外显眼。

“沙坨子村沙化严重,原来没几棵树。你看,这是我们7年前种下的油松,最高的已有3米了。”顺着丰宁千松坝林场副场长何树臣手指的方向望去,远山上郁郁葱葱,一派生机勃勃。

这片4300亩的沙坨子工程,是“再造三个塞罕坝林场项目”之一。

和昔日沙坨子村一样,千松坝建场之初,树无一棵。一锹一镐,一坑一苗,一沟一坡,年复一年,千松坝林场在生态脆弱的坝上和接坝地区累计完成工程建设116.09万亩,其中人工造林91.9万亩。

“山上多栽树,等于修水库。雨多它能吞,雨少它能吐。”何树臣说,仅工程区天然径流量就增加了131万立方米,水资源总量增加了138万立方米,滦河源头、潮河部分支流季节性断流现象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全县目前有林地面积762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了58.13%。”丰宁林业和草原局局长王建利展开林业现状图说,茫茫林海缚沙“锁”水,每年源源不断为京津输送优质水源。

监测数据显示,当地沙尘天气由1999年的年均15天减少到2018年的年均不足3天,空气质量实现全年一级优。

“省第十次党代会提出‘统筹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统治理,筑牢京津冀生态安全屏障’,为我们今后工作指明了方向。”王建利说,“十四五”期间,丰宁将加大植树造林力度,深入开展生态造林、森林质量提升、村庄街道绿化、矿山披绿四大行动,大幅提升森林覆盖率,让生态安全屏障更加牢固。

弘扬塞罕坝精神,丰宁植绿、护绿的脚步永不停歇。

两河共治,涵养京津两盆清水

机器轰鸣,车辆穿梭。土城镇土城子村,一派紧张忙碌的施工景象。

工人正用钩机平整路面,把直径300公分的管网埋到沟里,边埋边回填覆土。“我们得抢抓工期,为今年开春分户做准备。”姜玉军边指挥边说。

这是2021年丰宁实施的3个潮河流域水环境治理工程之一。

“该项目建设管网总长度63.3公里,共涉及潮河沿线8个行政村。”丰宁生态环境局局长李春清说,项目建成后,潮河干流县城上游所有村庄的生活污水将全部纳入县城污水处理厂集中处理,“离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作为土城子村标段负责人,姜玉军深知管网工程如期完工的重要性。

天寒地冻,滴水成冰。他却一直盯在工地上:“咱得保质保量完工,为涵养水源做贡献。”

为让华北这座“水塔”水质更优,按照“试点先行、规划引领、因地制宜、循序推进”的原则,丰宁从2017年至2020年已建成13处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厂(站)。

从“治一段”到“治全域”。潮河丰宁境内尚未治理的12个行政村,正加紧进行地勘、初设和施工图设计。项目全部完工后,将基本做到傍河村庄及沿河乡镇生活污水治理全覆盖。

涓涓滦河水,津承两地情。

丰宁谋划实施了滦河下游段生态修复治理项目36公里;设计批复了滦河上游段生态修复治理工程……滦河生态环境保护工程,正在加快实施。

治理污水、腾退岸线、恢复生态,一系列强有力举措让两河重焕生机。监测数据显示,自2018年至今,丰宁天桥出境断面水质年均值稳定保持在Ⅱ类水质。

“省第十次党代会提出,‘统筹区域治理、流域治理、属地治理,以更高标准打好蓝天、碧水、净土保卫战’,这让我们备受鼓舞,也深感责任重大。”李春清说,丰宁将精细化治理“两河”措施,实施散乱污企业搬迁、河道整治、沿河缓冲带建设、傍河村庄生态环境综合治理、产业结构调整五大工程,大力发展溯源休闲农业,建设“两河”流域绿色生态产业带,打造最美“两河”,让“清水下山、净水入库”。

生态生金,绿水青山带来金山银山

秋去冬来万物休。忙活了一年的北方大部分农民又开始进入猫冬时节。可黄旗镇东村殷海波却开着三轮车,一车一车地往山坡上送粪。

正午暖阳轻洒,平缓的山坡地上,白雪覆盖下的一片沃野睡眠正酣。

“这是我花钱买的有机肥。”殷海波边卸车边说,庄稼长得好,有机肥料不可少。

站在半山腰,黄旗镇尽收眼底。蜿蜒逶迤的潮河水在这里转了一个弯,闪出一片开阔地。黄旗镇自古就有米粮川的美誉,出产的黄旗小米还是清代宫廷贡米。

为了一泓清水送京津,地处上风上水的丰宁大规模压缩工农业用水,严格控制工业企业和化工企业,每年财政减收几亿元以上——这对曾是国家燕山—太行山片区贫困县之一的丰宁来说,不是个小数目。

脱贫,需要发展;生态,更得保护。咋办?

丰宁给出的答案是:生态优先、绿色发展。

2015年,丰宁启动了“国家有机产品认证示范县”和“全国有机农业示范基地”创建工作。

近年来,该县投入各类资金9亿元,形成了以黄旗小米、奶业、蔬菜和特色林果四大类有机产品为主,以食用菌、杂粮、中药材和其他产品为辅的完整有机农业链条,全县32家企业获得50张有机证书,有机种植认证面积达到12万多亩。

病虫害绿色防控、精准施药、节水降湿灌溉……通过一系列先进种植技术,殷海波租种的70亩地,2021年打了1.5万斤谷子,净赚8万块钱。

虽说有机种植,增加了成本,但一想到把干净水供给北京,殷海波说:“咱庄稼人也懂这个理儿。”

推进有机产业的发展,也反哺了生态环境。根据认证面积推算,仅黄旗镇就可年减少使用化肥310吨,减少使用农药6吨。

坝上的风、洒在大地上的阳光……丰宁清洁能源资源富集。

“‘大力发展县域经济,培育强县富民产业,多渠道增加农民收入’,被写入省第十次党代会报告,让我们找到了发展方向和路径。”丰宁满族自治县县长曾庆鹏说,把资源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丰宁确立了做大清洁能源产业、做活文旅休闲度假产业、做强智能装备制造产业、做优有机农业产业的目标,生态发展追“清”逐“绿”,经济发展追“新”逐“绿”,同步交出生态富县富民两份答卷。

绿美丰宁,未来可期!

责任编辑:王景

相关新闻:

电子报

凡注有“河北新闻网”电头或标明“来源:河北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为本网站与河北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本网为河北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版权管理机构)。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摘编、复制、链接、镜像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