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十年十记·瓣瓣同心——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一线视角⑥|一条潮白河,三地荡清波

2024-03-03 07:48:11 来源:河北新闻网

扫码阅读手机版

潮白河,是一条属于京津冀的河:发源于河北的两条河于北京合流,再经天津东入渤海。上游两条河,一曰潮河,源出河北省承德市丰宁满族自治县;一曰白河,源出河北省张家口市沽源县。两河南流汇入北京密云水库,出库后汇成一条大河,水流一处、名合一家,名叫潮白河。

曲折蜿蜒400多公里,流域面积近2万平方公里,潮白河滋养着人,人守护着河。前不久,北京日报记者、天津日报记者、河北日报记者深入潮白河流域采访,被一个又一个守护潮白河的故事所打动。

2月1日,何海龙在组培室察看红薯苗长势。  河北日报记者田明摄

■ 潮河人家护水源

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与北京市山水相连,潮河经这里流向古北口汇入密云水库,是潮河入京的最后一道屏障。位于滦平县西营坊村的宇都现代循环农业园就建在潮河边。

2月1日,刚参加完承德市两会,市人大代表、宇都现代循环农业园负责人何海龙便马不停蹄赶回农业园,一头扎进组培室。

组培室内,一簇簇红薯苗在组培瓶里吐着嫩绿的芽,透出勃勃生机。何海龙仔细察看每瓶红薯苗的长势,不时提醒身边的技术人员,调整光照、挑出弱苗、更换培养基,精心呵护着这些幼苗。

传统育苗方法难以避免红薯病毒传播,造成红薯逐代减产降质。宇都现代循环农业园与中国农科院合作,培育出脱毒红薯苗。此苗品质好、成活率高,价格和普通苗差不多,却能让农户增产三成以上。

守着潮河水,吃着“绿色饭”,何海龙庆幸自己当初的果断“转身”。

时间回到2008年,就在宇都现代循环农业园这个地方,何海龙建起一家养猪场。最高峰时存栏2万头,猪舍里肥猪满圈,一年利润400多万元。

可是,潮河沿线养殖场逐渐增多,一些畜禽粪污随着雨水流入河中,潮河水不如以前清亮了,鱼虾也少了。

为了保护潮河水,2017年10月,滦平县积极落实禁限养制度,取缔关停禁养区内的畜禽养殖场。

从小长在潮河边,何海龙对潮河水质的恶化,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每到潮河岸边散步,想起小时候和伙伴们在河里捉鱼嬉戏的情景,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尽管养猪场生意还很红火,2017年底,何海龙还是响应号召,主动关掉了它。他心里有一本“生态账”:为了眼前的经济利益污染了身边的生态环境,还影响下游吃水,不值!

渐渐地,何海龙欣喜地发现,水变清了,鱼变多了,潮河水又欢腾起来,生态环境一天比一天好。

好山好水育出好产品。如今,宇都现代循环农业园已组培扩繁出多个高产、优质的红薯品种,种植面积3000余亩,形成了集鲜食、加工等于一体的全产业链,带动周边500多农户就业。

护好密云水库一湾碧水,潮河治理是个缩影。

河北省生态环境厅的一组数据显示,河北省系统推进潮白河流域水污染治理、水生态修复、水资源保护,2016年以来有序退出白河流域矿山74座,全部取缔关停潮河沿线畜禽养殖场,新建31座污水处理设施;潮河、白河流域森林覆盖率分别达到63.8%、53.38%。密云水库上游潮河、白河出境断面水质保持Ⅱ类及以上,京津水源安全屏障越筑越牢。

■ 青梯翠带保水土

潮白河流域沟沟岔岔的小溪流汇聚成稍大的水面,自然形成了一个个小流域。聚焦潮白河生态保护修复,北京市大力推进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推动农村增景、生态增色、农户增收。

2月21日,在密云水库南岸荆子峪小流域的红香酥梨采摘园,一层一层的梯田果园看上去错落有致,家住北京市密云区穆家峪镇庄头峪村的73岁农民赵常满正在给果树进行冬剪。“10亩梨园,200多棵果树,一年收入10多万元。”老赵高兴地说,是小流域治理工程让他过上了现在的好日子。

以前,这片山头曾让老赵又爱又恨。爱的是,这个山头相对平坦,开垦出的薄田种上玉米,再加上一些时令蔬菜,足够全家的口粮。恨的是,每当进入汛期,进山的土路被冲出半米深的沟,泥土混着雨水流得到处都是,雨要是再大点,就连作物都给冲跑了。

不仅土地流失严重,最重要的是,雨水混着各种杂物直接冲进河道,把河水染得脏浑。“保水不能仅局限于河道内,必须进行山水林田湖草沙一体化保护和系统治理。我们以小流域为基本单元,按照生态保护区、生态治理区和河(沟)道及湖库周边整治区进行分区措施布局,同步配置水土流失和面源污染防治等措施。”密云区水务局水保站工程师杨新乐说。

赵常满家的田地被划在了荆子峪小流域。密云区水务局在此实施的生态清洁小流域项目,让老赵家的山前坡地变成了层层叠叠的梯田,以山间石头为主要材料的硬化路直通山顶,千亩酥梨树种满了整座山。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近些年我们在生态清洁小流域建设中应用了很多生态的手段。”杨新乐解释说,工程更加注重顺应自然规律,河道宜宽则宽、宜弯则弯,减少河底衬砌,护坡尽量采用土石笼箱等生态工法进行防护,种植千屈菜、芦苇、菖蒲等有净化水质功能的水生植物,提高水体自净能力。他们还选择栽种了紫穗槐、山杏等一些兼具保土和蜜源、食源的植物,不仅能够保水护土,花和果实还能够供野生动物食用。

生态清洁小流域的建设,不仅大大提升了生态效益和景观功能,同时也为周边的村民增加了收入。种地的老赵改种树,收入翻了好几番。他家所在的庄头峪村也有了大变化。家家户户的生活污水通过管网,分别流到6个污水处理站,先进膜生物工艺处理后的中水清澈见底,全部用来浇灌花草树木,实现了污水零排放。“田地里禁止用农药,合作社统一供给有机肥料,我们的梨园种的都是有机梨,没有污染。”保护好这里的水土,成了老赵和整个庄头峪村的头等大事。

像荆子峪这样的小流域还有很多。目前,密云水库流域179条小流域全部建成生态清洁小流域。为更好地开展水源保护,京冀的密云区、怀柔区、延庆区、承德市、张家口市已组成“保水共同体”,合力开展密云水库流域联建联防联治,确保清水下山、净水入库。目前,密云水库水质水量达到了历史最好水平,水质保持国家地表水Ⅱ类标准以上,水量常年保持在30亿立方米左右。

■ 风吹稻花香两岸

宝坻区,天津的大粮仓,水稻种植面积达到47万亩,也是北方地区的小站稻主产区。潮白河,宝坻的母亲河,是稻田的主要灌溉水源。蜿蜒三地的河水与供给三地的稻田,几十年相生相伴。

上世纪九十年代,潮白河两岸地势低洼,面对一下雨就积水的大片荒地,附近的村民灵机一动:何不种水稻试试?说干就干,许多村子一起插秧,结果荒滩变宝地,种水稻真让农民的钱包鼓了。

潮白河不仅水资源丰富,也盛产鱼虾。河水种稻让农民富裕了,也让有些人“盯”上了潮白河这个宝。一时间,在河里挖红虫、网箱养殖、捕鱼之风盛行,一通折腾之后,潮白河水遭了殃。

“要想捕捞红虫,河底的淤泥得翻起来,用滤网滤掉泥沙留下红虫。红虫都捞走,不仅水浑了,鱼没了食物,生态也被破坏了。”2月1日,宝坻区生态环境局副局长郭宝立站在潮白河岸边回忆当初,言语间依然听得出痛心。再加上沿河污水、垃圾处理不规范,2016年潮白新河(位于潮白河下游)水质经测评为劣V类。那时候一眼望去,潮白河水常常是“花的”。

水质差严重影响了水稻种植。“那时我们村稻田的水是绿的,都是蓝藻。水不好,水稻就容易倒伏,影响产量,品质也不高。”紧挨着潮白河的黄庄镇小辛码头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洪奉国说。

水务、生态环境等管理部门没放松对潮白河的治理,可是执行起来,难度很大,因为违法者与执法者打起了“游击”:天津管理部门执法,他们就跑到相邻的河北省管辖河段,河北省管理部门执法,他们就跑到天津这边儿。“当时跨省没有执法权,我们也没办法。”郭宝立说。

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明确将京津冀生态环境保护作为率先突破的三大重点领域之一。三地拓展合作领域、落实合作事项,制定联防联控工作计划,常态化开展联合执法行动,让违法者彻底失去了打“游击”的机会。

在三地联防联控工作之外,宝坻区开展了潮白新河综合治理工作,总投资6亿元,潮白新河生态用水达标率100%。2019年,潮白河湿地公园通过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试点验收,正式成为国家湿地公园。2023年宝坻区潮白新河流域,被生态环境部授予第七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称号。

“水好了,我们村的水稻长得也好了,平均亩产提升了300多斤。水好还能套养螃蟹,每亩地又增收400元左右。”洪奉国特别高兴。

脉脉河水润泽三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汤汤潮白水清岸绿,京畿大地美不胜收。

(北京日报记者王可心 天津日报记者耿堃 河北日报记者贾楠)

责任编辑:赵耀光
电子报

凡注有“河北新闻网”电头或标明“来源:河北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为本网站与河北日报报业集团所有(本网为河北日报报业集团独家授权版权管理机构)。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摘编、复制、链接、镜像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