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人物|王庆广:倾情一生 守梦国球

2018-06-21 07:25:18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晚年王庆广在正定乒乓球训练基地。

[阅读提示]

他曾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小学体育老师,后来却成为全国知名的乒乓球训练基地创始人。

他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乒乓事业,被誉为“走在世界冠军前面的人”。

他就是河北正定国家乒乓球训练基地创始人王庆广。

从乡村业余体校到国家级训练基地,正定国家乒乓球训练基地走过的这段不平凡历程,就是王庆广平凡而传奇一生的真实写照。

2018年6月17日18时,84岁的河北正定国家乒乓球训练基地创始人王庆广,因病医治无效,永远地离开了他热爱的乒乓事业。

6月19日8时30分,石家庄殡仪馆内,人头攒动,气氛凝重。

河北正定国家乒乓球训练基地创始人王庆广的遗体告别仪式正在举行。王庆广的亲人、朋友、同事以及体育界相关人士,纷纷前来送他最后一程。

在送别的人群中,有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这位当年的乒乓名将、曾经的乒乓少帅,曾数次率领中国乒乓球队在正定训练、备战。那段不平凡的经历,让蔡振华和王庆广成为了老朋友。

“这里是世界上最好的乒乓球训练基地。”蔡振华曾这样评价正定乒乓球训练基地。这个基地,也是王庆广倾注了一生心血的地方。甚至在生命倒计时的最后阶段,王庆广时时刻刻牵挂念叨的,还是基地建设的点点滴滴。

2000年,王庆广(第二排左四)与第27届悉尼奥运会凯旋的国家乒乓球队合影留念。

1

生命最后仍挂念基地建设

“展览馆搞得怎么样了?”

“基地的工作都安排好了吗?”

……

躺在河北省中医院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84岁的王庆广眉头紧锁,不时用正定口音发问着。

“没问题王主任,都安排好了,放心吧。”听到身边工作人员的肯定答复,王庆广的表情才稍显轻松。

正定国家乒乓球训练基地主任樊志玉告诉记者,在生命的最后几天里,王庆广经常因神志不清而说出呓语。“但他所有的话,都离不开乒乓球基地的建设。”

事实上,不只是神志不清的最后几天,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王庆广最关心的并不是自己的身体状况,而是乒乓球训练基地建设的方方面面。

“80岁以前,王主任身体一直不错,他头脑清醒、记忆力很好、思维活跃,工作中精力也特别旺盛。80岁以后,虽然身体添了一些毛病,心脏不太好、血压也高,但他仍然一直为基地各方面工作操心忙活,几乎每天都往返于基地和石家庄市里的家。2016年老伴儿去世后,王主任更是直接搬到基地生活。”樊志玉回忆,“今年春节前,因为查出腹腔积液,王主任不得不每天到医院治疗,输液后再返回基地。春节后,王主任被确诊为肠癌晚期,这才开始长期住院。”

“起初,我们并没有告诉他具体的病情。其实,他心里多少也清楚。但他并没有过多追问自己的身体情况,每天和我们聊的,几乎都是基地的工作。”谈到这里,樊志玉几欲落泪。

正定乒乓球学校副校长于晓燕说:“最近两年,王主任一直想把乒乓球基地的发展史记录下来,编成一本书,由我具体负责。即便住院后,他也一直挂念着这件事儿,让我每周必须去几次医院,跟他说说编书的进展,或者他突然回忆起什么往事,让我记录下来。有时候基地和学校工作忙,我有几天没去医院,他就会打电话催。每次一谈工作,他就来了精神,谈到兴奋之处甚至会忘了病痛。”

于晓燕至今忘不了那个场景:今年4月初的一天,已经病重的王庆广居然强打精神出院,回到了乒乓球训练基地。那时的他,已经不能独立行走。但他仍坚持在人们的搀扶下走到训练馆,观看了乒乓球女队孩子们的训练,并开心地和孩子们合影。

“王主任特别喜欢孩子,关心基地孩子们的训练、生活。第二天回医院之后,他还提出一个想法,要自己出钱,给孩子们每人做一件训练服,并在前面印上‘明天的冠军就是我’几个字。”于晓燕回忆。

谁也没想到,那竟是王庆广最后一次回到他热爱的乒乓球训练基地。此后,他的病情日益加重,再没机会看到基地的一草一木和他喜欢的孩子们。而那些没来得及做好的训练服,也成了王庆广永远的遗憾。

“这个基地是王主任一手创立,并一步一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建设起来的。基地就像他自己的孩子,倾注了他全部的心血和爱。他在生命最后时间里的这些表现,其实是他一生奉献乒乓球事业的缩影和写照。”樊志玉说。

2

从村小体育老师到乒乓学校校长

9次荣获全国体育先进工作者,先后获得河北省优秀共产党员、河北省劳动模范荣誉称号,被国家体育总局授予杰出贡献奖……

生前的王庆广获誉无数,是蜚声中外的乒坛名人。谁能想到,他乒乓生涯的起点,竟然是村小体育老师。

“容国团获得世界冠军后,我就迷上了乒乓球。我是一个体育老师,我也想培养自己的学生,为国争光。”王庆广生前每谈及这段经历,都难掩激动。

1959年4月5日,在第25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男单决赛中,容国团战胜了匈牙利老将西多,成为新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

“人生能有几回搏,此时不搏更待何时。”不久,容国团这句著名的口号就随着电波和报纸传遍全国,也传到了时任正定西兆通小学体育教师王庆广的耳朵里。

很快,王庆广在学校里发展起了乒乓球运动,通过几年刻苦训练,他成功向省队输送了两名集训队员。

初步的成功让王庆广信心倍增。1970年,他被调到留村小学任体育教师,到留村不久,王庆广就开始着手组建学校的乒乓球队。

虽然王庆广信心满满,但乒乓球队的组建并不顺利。在那个靠种庄稼挣工分维持生活的特殊年代,一个壮劳力辛勤劳动一年也就挣几十块钱。在很多村民看来,不饿肚子才是“硬道理”。

虽已时过多年,原留村小学乒乓球队队员、后来成为专业运动员的成秀玲,对自己如何走上打球的道路仍记忆颇深:“当时王主任看我身体条件好,想让我打球,但我自己没兴趣。他就天天在教室门口等我,并且几次骑着自行车去给我妈妈做工作。就这样,我走上了打乒乓球的道路,后来还凭此走出了农村。”

许多像成秀玲一样的留村孩子,就这样跟随王庆广走上了后来改变他们一生命运的乒乓之路。

天道酬勤,在王庆广和乒乓球教练焦洪斌的悉心指导下,孩子们的球技不断提高。不久,留村小学乒乓球队就包揽了正定县同级别男女团体和单打的全部冠军。

由于成绩优异,1974年6月,在正定县教育局、县体委批准下,“留村乒乓球业余体校”正式成立,由王庆广担任校长。这所学校成为当时全国唯一一所由农民创办的业余体校。

1984年夏,留村业余体校迎来了一个重大变化,这也是这个乡村体校走向国球“梦工厂”的一次至关重要的转折。

对于这次重要转折,本报2014年1月2日刊发的长篇通讯《习近平同志在正定》中这样写道:“乒乓球教学是正定的一个优势。正定留村乒乓球业余体校1974年建校后,培养出全国乒乓球模范教练员王素梅和乒乓球全国少年冠军樊建欣、成红霞等一批优秀选手,为国家、河北省输送了一批体育人才。习近平同志认为,乒乓球体校建在一个村,选拔苗子的面太窄,不如搬到县城,在全县挑选乒乓球苗子。在他的推动下,乒乓球体校搬到了县城。”

能把乒乓球学校搬到条件更好的正定县城,让王庆广兴奋不已。但在县城建乒乓球学校,最大的困难是资金。为了让学校尽快落成,王庆广开始带着会计东奔西跑,筹措资金。

对那段难忘的经历,王庆广生前曾称之为“四处化缘”:当时白天盯着盖学校,晚上骑自行车回家,挨家挨户借钱,“那会儿已经改革开放了,不少家庭都有了些积蓄。我就让这家准备2000元,那家准备1000元,天天晚上就是走街串巷地借钱。”

在采访中,记者看到了一张王庆广生前一直保存的当年的借款单:

吴宝川:2000元,一次借得;

李兵国:5000元,两次借得;

成老八:5000元,三次借得;

……

这张单子只是王庆广借钱中的一小部分。在那个普遍不太富裕的年代,王庆广就这样东拼西凑借了15万元。

后来,随着学校规模不断发展,王庆广又筹划在东侧的空地上修建新的乒乓球训练馆和学生宿舍楼,并于1990年正式把学校名称改为正定乒乓球业余体校。

3

一次午餐结缘国家乒乓球队

正定乒乓球训练基地被称为国乒福地、冠军摇篮。

国家乒乓球队的运动员们,曾一次次在这里备战、训练,并在之后的各项重大赛事中载誉而归。

很少有人知道,正定乒乓球训练基地和国乒的结缘,竟始于一顿午饭。

1990年秋季,河北省体委训练处在刚刚落成的正定乒乓球业余体校举办河北省乒乓球业余教练员学习班,并邀请时任国家乒乓女队主教练的张燮林来讲课。

一天中午,当时的正定县领导和王庆广陪张燮林一起吃午餐。因为年龄相仿,王庆广坐在了张燮林旁边。席间,张燮林沉默了一小会儿,突然伏身在王庆广耳边小声言语了些什么。

短短一句耳语,却如一声惊雷,惊得当时年近六旬的王庆广差点蹦了起来。他马上大声用正定话嚷了出来:“行啊!那还不行?!”

夸张的反应把桌上的人全吓了一跳。

原来,张燮林对王庆广说的是:“我看你们这儿环境不错,巴塞罗那奥运会国家队封闭集训,能来这儿不?”

“您说,我们现在这条件还有哪不行?灯光不行?换灯!还有哪不行?我们都解决!”生前每次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王庆广都兴奋得难以抑制。

王庆广对乒乓球近乎痴迷的热情,也给了张燮林选择正定的信心。1992年5月,张燮林首次率领国家乒乓球女队到正定进行了封闭训练,随即出发前往西班牙巴塞罗那。在这次奥运会上,邓亚萍先是夺得女子单打金牌,又和队友乔红合作摘得女双桂冠,实现了国乒在乒乓球女子项目上的包揽,也让全世界记住了那个个子不高、球风凌厉的“乒乓女皇”。

国家乒乓球女队的集训成功,让正定乒乓球体校声名大振。1995年初,在天津世乒赛前夕,国家乒乓球男女队都选择在正定封闭训练。在那段时间,王庆广结识了时任中国乒乓球男队主教练的蔡振华。

在正定集训后,国家乒乓球队在天津世乒赛上获得7项冠军,实现了世乒赛历史上的第二次包揽,男团更是捧回了阔别6年之久的斯韦思林杯。

当年,中国乒乓球协会正式将正定基地命名为“中国乒协正定国际培训中心”。

从那以后,正定是“国乒福地”的传闻不胫而走。曾长期报道乒乓球项目的中央电视台著名体育解说员蔡猛的说法是:“每次国家队来集训,王庆广主任都尽量让运动员们感觉像回家一样,谁爱吃什么,谁爱喝什么,怎么训练更好更方便,他都安排得特别好。队员心里舒服,就形成了一个比较良好的训练氛围,打出好成绩也就顺理成章了。”

作为曾经在正定集训过无数次的前国家乒乓女队运动员,王楠对正定基地和王庆广的感情则更为直接:“正定就像是我的家,王主任就像我的长辈和亲人。我十几岁就代表辽宁队来这里集训,后来又作为国家队主力在这里集训,正定基地曾经有我一个固定的房间,那个房间我住了8年。在这里我入了党,在这里集训后我拿了世界冠军和奥运冠军。”

从这里出发,国乒队员们出征过四届奥运会、七届世乒赛和多次其他世界大赛,邓亚萍、孔令辉、刘国梁、王涛、王楠、张怡宁、李菊、乔红、杨影、王励勤、马琳、刘国正等队员夺得世界冠军52项(次)、奥运金牌18枚和多枚银牌、铜牌。

这些荣誉,与王庆广和正定乒乓球基地所做的努力密不可分。

晚年的王庆广仍时刻关心着基地的建设。在他亲自参与和推动下,2017年,正定乒乓球训练基地改造升级工程开始施工,一期工程主要包括新建综合训练馆和中国乒乓球运动成就展览馆建设项目。

“基地的改造升级工程,是王主任生前最关心的工作。去年秋天,工程中的综合训练馆落成并投入使用,这让基地的硬件接待能力实现了又一次飞跃。”樊志玉说,“乒乓球运动成就展览馆还在建设中,王主任直到生命中的最后几个月,还一直关心展览馆的建设情况。”

近年来,正定乒乓球训练基地和十几个国家的乒乓球运动队签订了合作协议,并被国际乒联认定为精英培训中心。基地还创办了“乒乓球职业学校”“正定基地乒乓球学院”,办学模式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学生前来学习训练。

王庆广走了,但他的传奇故事将永远被人记住。他一手创办的正定乒乓球训练基地,也将越来越好。(记者王思达)

■相关

乒乓国手心中的“王爷爷”

“王主任去世后,很多乒乓圈内人都发来唁电表达哀思和哀悼,有乒坛老前辈徐寅生、李富荣,还有世界冠军乔红、王楠、张继科……实际上,在很多乒乓国手心中,王主任就像他们的‘爷爷’一样亲切。”正定国家乒乓球训练基地主任樊志玉说。

樊志玉告诉记者,来过正定基地训练的国手们,最喜欢的是这里舒适随意的家庭氛围。他们眼中的王庆广就像一个大家长,细心周到地照料着他们的生活。久而久之,王庆广赢得了“生活上的大管家”“世界冠军的保姆爷爷”等赞誉。很多国手们不称王庆广“主任”,而是亲昵地喊他“王爷爷”。

20年来,正定基地陆续走出数十位世界冠军,而王庆广与邓亚萍、王楠等乒坛名将之间的交往更是让人感叹。

1996年,邓亚萍跟随国家队到正定基地封闭训练。一天,她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你大伯就在石家庄工作,这么多年我们兄弟失去了联系,正定离石家庄很近,不训练的时候,你能不能找一找?”

因为忙于训练,邓亚萍无法完成父命,便试着向王庆广求助。王庆广安慰邓亚萍:“你只管放心训练,找大伯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王庆广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并通过公安系统层层查找,终于查到了邓亚萍大伯的住址。

除邓亚萍外,王庆广和著名运动员王楠还是一对忘年交,他们十多年的友情令人称道。

2001年,王楠随国家队来正定备战世锦赛。训练休息时,她悄悄告诉王庆广:“王爷爷,告诉你一个我个人的秘密,我有男朋友了。等方便了,我把他带过来,你给把把关。”王庆广高兴得眉开眼笑,连声说:“好,好,我相信你的眼光,肯定不错。”

原以为王楠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2003年世乒赛集训时,王楠真把男朋友郭斌带来了。王楠在基地训练,王庆广就陪着郭斌到石家庄等周边景区转。几天下来,郭斌和王庆广也成了忘年交。王楠休息时,她和男朋友陪着王庆广散步、聊天,亲如一家人。

2008年5月,王楠再次随国家队前来正定基地封闭训练。一次,她看到旁边没人,对王庆广说:“王爷爷,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以运动员的身份来这里训练了。打完这届奥运会我就要退役了,这个决定我还没有告诉队里。这么多年,您老看着我成长,我什么时候都忘不了您对我的帮助。以后有机会,我会再来看您的。”

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拿到奥运会女单银牌的王楠果然挂拍退役,并在山东威海举行了婚礼。两年后,她又升格为母亲,人生的每一次变化,她都没忘记告诉“王爷爷”。

斯人已逝,生者如斯。中国乒乓球界会永远铭记王庆广这个温暖而传奇的名字。(文/记者王思达)

责任编辑:张云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