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笔名背后的故事

2017-04-21 13:08:09 来源:河北新闻网

□程应峰

司汤达先生,本名马里·亨利·贝尔。“司汤达”这个笔名,为的是纪念作家本人在佛罗伦萨城和一位美丽的德国姑娘玛丽·司汤达的邂逅。1817年,他完成了旅行游记《罗马、那不勒斯和佛罗伦萨》,首次在作品标题下署了“司汤达”这个名字,名字下面还附加了一行补充说明文字——“法国骑兵军官”。

人们很少知道,塞缪尔·朗荷恩·克列门斯先生的笔名,居然是“马克·吐温”。这是密西西比河上的领航员测量水深时常用的术语,意思是“水深12英尺”,在这个深度,船只就能安全通过。克列门斯起这样一个笔名,是因为他曾经在17个月的见习后,有过一段正式领航员的经历,用“马克·吐温”发表作品,为的是表示对自己领航生涯的终身敬意。

此外,犹太作家希莫尔·优赛福·查兹克斯的笔名“阿格农”,源自他的短篇小说《被遗弃的人》。在希伯来语中,“被遗弃的人”的读音就是“阿格农”。早期的流浪生活,使他常常以“被遗弃的人”自居,因此,他对这个词特别偏爱。后来,干脆把这个有趣的词汇当成了自己的笔名。

法国作家乔治·桑,原名奥罗尔·杜班。最初,她与巴黎青年儒勒·桑多合作写小说,发表时用“儒勒·桑多”的名字。1832年,杜班独自完成了长篇小说《印典娜》一书,儒勒·桑多由于没有参与小说写作,发表时坚决不肯署名。杜班只好保留“桑”这个字,另取一个男性的名字“乔治”。从此,“乔治·桑”就成了她的固定笔名,也成了她反抗传统偏见和陋习的象征。

名气很大的莫里哀先生,原名约翰·巴狄斯特·波克兰。他生于法国巴黎一个宫廷裱糊师家庭。父亲很看重儿子的前程,为他买了法学硕士文凭,弄到律师的资格,又把世袭权利过继到儿子名下,一心想让他跻身上流社会。但是,他在21岁时,因酷爱戏剧,宣布要从事“戏子”这种当时为社会所轻视的“贱业”。这样一来,与父亲的意志发生了强烈冲突。当时,演员为了不辱没家门,每每改用草木器物或乡土的名字作为自己的艺名。于是,他为自己起了“莫里哀”的艺名,在法语里有“常春藤”的含意,意即要终身从事戏剧职业。从此,“莫里哀”成为他发表剧本时常用的笔名。

1971年10月21日,在斯德哥尔摩的办公室里,瑞典文学院的常任秘书与往年一样,向记者们宣布: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给一名智利外交人员,名叫内夫塔利·里卡多·雷耶斯·巴索阿尔托。在场的记者大吃一惊,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何人。当他们终于知道这个巴索阿尔托,就是大名鼎鼎的聂鲁达时,才恍然大悟。聂鲁达不愿用真实的名字发表作品,是因为他当铁路工人的父亲不希望有个写诗的儿子。有一次,他读到了扬·聂鲁达的一篇小说,留下了深刻印象,为了表示自己的敬意和平息父亲的愤怒,他用上了巴勃罗·聂鲁达这个名字。

显然,国外名家笔名的背后,总蕴含着一些难以忘怀的经历和不同寻常的事件。这些经历和事件,以笔名凸显的方式,贯穿在作家不同凡响的生活和生命当中。

责任编辑:高薇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